李和端着碗,拿着筷子,不停的哈着气,没费功夫就把一碗粥喝的干干净净。

    “姐夫,还要吗?”

    李和放下饭碗,点着一根烟,笑着道,“不吃了,你吃一点吧?!?br />
    “我吃好了?!狈饺傺怨延?。

    “知道董老板为什么要带你走吗?”李和想想,还要和这个孩子沟通一下。

    “因为家里穷?!狈饺耐肥堑妥诺?,脚不停的磨蹭着地板,“我要出去挣钱?!?br />
    李和笑着问,“比你穷的人家多的是,为什么又不带别人呢?”

    “他是看姐夫面子,没你他不会带我?!狈饺挥幸坏阏谘诘乃盗顺隼?。

    “对,他是看我的面子?!崩詈兔挥蟹袢?,他也很庆幸这个孩子的聪明,“主要是还是你机灵,你要是个不知好歹的,人家再看我的面子,也不会担着干系带你出去,最后你要是歪了,人家还得落一身不是。听明白我的话没有?”

    “我懂?!狈饺刂氐牡愕阃?。

    李和继续道,“乡下和城里其实没啥区别,无非是城里更好玩,更能挣钱,也更阔气,但是这人都是一样的,就是讲究脸面,哪一个不是自欺欺人、掩耳盗铃的?大家心里明亮透彻就好,不到翻脸的地步,就不用揭人老底,不管心里怎么样,表面都是要和气,人敬你一尺你敬人一丈,这方面好好跟着董老板学学?!?br />
    他如今已经不需要去给谁脸面,或者看谁的脸色,他有这个底气,可是不妨碍他去坚信这套哲学,花花轿子人抬人,就是这么回事。

    “恩?!?br />
    “还得学会笑?!崩詈团呐乃绨虻?,“笑一个,年轻轻的,板着苦瓜脸干嘛?”

    “嘿嘿...”方全笑的很勉强。

    “算了,记住我的话就行,不管你现在明白不明白?!崩詈图绦?,“人生一程,山高水长,就是生下来活下去,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今天董老板给我面子,不保证以后就会给我面子,自己多长点本事才是正经,以后想单干了,我借你本钱?!?br />
    “谢谢姐夫?!?br />
    何老太太起床,见锅里已经熬上稀饭,把方全夸奖了一番。

    董进步提着一袋子的大葱和豆皮进来。

    李和给自己卷了一个,笑着道,“挺好吃的?!?br />
    董进步问,“李老板,今天走吗?”

    李和还得看何老太太的意思。

    老太太犹豫了一下,道,“那就回,在这里就是耽误事?!?br />
    李和倒是无所谓,何龙却是跟着松了一口气。

    何老太太对何龙道,“既然回来一趟,你现在趁着功夫去你二伯他们他窜个门子,不吃饭就是了?!?br />
    “那一起吧?!?br />
    李和就同何龙一起,让董进步开车去附近的商店买了不少的烟酒,每家的亲戚都挨个送了。

    他们本来计划送完礼就走人的,可是实在挨不过热情,中午又是喝了一个大迷糊。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近六点钟,却发现方家姑爷也在。

    方家姑爷对李和道,“二和,这一万块钱是你的吧?你看看这样何必?!?br />
    说完还要把那钱给李和。

    “这钱算我借的,行不行?你们家那么多地,开春种子、化肥哪样不要钱?”李和不准备再要回来,对何老太太道,“婶子,收拾了我们就走?!?br />
    说完,就下了楼。

    方家姑爷要把钱给何老太太,何老太太更加的坚持不要,跟着儿子身后就上了车。

    董进步把还在不断回望的方全推上车,“走吧?!?br />
    一行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这一路,没有来时的窘迫,到黑河的时候也就用了四个小时不到。

    黑河大地复苏,万物更新。冰封的HLJ畔已经渐渐撕裂,沿江浅滩冰河交融,大黑河岛上还隐约可见残缺不全的冰雪雕塑群流淌着一道道泪水在向冬季告别。

    这也是是黑河的闲季,江面上车不能走,船无法行,海关暂时关闭。

    到底黑河之后,外面下起蒙蒙细雨,湿润的空气让人很舒畅。

    所有人都为之庆幸,辛亏没有被雨堵在半道上。

    董进步也没带他们去酒店,全部安排到了自己家。

    董家虽然住在城里,可是房子却是农村的格局,三米高墙围成的大院子,前后十五六间屋子,说是别墅确是没有别墅的精致。

    都是平房,没有一间是超过一层的,围墙都跟房顶几乎齐平。

    董进步把李和等人引进客厅,然后就给方全找了一间靠近后院的屋子。

    “大侄子,你以后就住这里?!彼缸抛约合备?,当着何老太太的面道,“你婶子要是在家,你跟着吃一口,她吃啥你吃啥。你婶子要是不在家,你就自己对付,要是会烧饭,家里锅碗瓢盆都是齐全的?!?br />
    他家里尽管地方大,却只有他和媳妇,以及一个走路都要歪倒的老娘。至于两个孩子,他都送到冰城读书去了。

    方全把行李放下,道,“谢谢老叔?!?br />
    “他叔,真是麻烦你了?!焙卫咸醋鸥筛删痪坏奈葑?,也跟着高兴。

    董进步道,“老婶子,你尽管放心吧,只要他争气,在这旮旯,就不能差。老天爷尚且饿不死瞎家雀儿,咱还比瞎家雀强呢?!?br />
    方全在一旁欲言又止,李和大概看出什么,直接道,“有什么事直接说?”

    “我想给屯里打个电话?!狈饺淘プ?,还是提出了这个要求。

    董进步哈哈大笑,“多大个事儿,电话就在隔壁屋子,随便打?!?br />
    方全见李和点头同意,才去了里屋打电话。

    董进步的媳妇是个阔气人,在院子里摆上桌子,放上瓜果糖等零食,又找了一圈人过来陪酒,坐在院子里,吃瓜子、聊天、打牌,小孩则在一旁玩得不亦乐乎,热闹的很。

    酒局散掉以后,只剩下董进步和李和。

    董进步小心翼翼的看着在旁边悠哉抽烟的李和,然后道,“李老板,这边去年就出了招商目录和规划,机会倒是不少,要不要看看?”

    “有机会再说?!痹诙?,除了以重工业为主的国企,李和很难看上什么,木材,外贸,这些小打小闹,他懒得耗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