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年边贸生意怎么样?”李和脚底下都是泥巴,站的时间越长,陷得越深,看见旁边有个稻草堆,就把脚从泥地里拔出来,道,“去那边吧?!?br />
    董进步也跟在李和后边,边走边道,“说好做也好做,说不好做也不好做,主要还是看怎么说,今年黑河封冻,还有人从那边开坦克车过来的,军队后勤和装备就直接接收过去,大家都不少赚钱。黑河大大小小的外贸企业有五百多家,可是有出口权的就三家,我们这种绝大多数是搞边贸代理。前些年,边境二级行政地区无权结汇,我们还得大老远往冰城跑,货款从俄罗斯所在地银行到俄罗斯外经银行,再转到京城中国银行,再到冰城中国银行,再到黑河的支行,等到我手里,也是小半年时间没了,压款太厉害,做的确实难。这两年结汇倒是容易多了,可是这卢布贬值厉害,有2000万卢布的顺差存款,根本拿不回来,在当地也买不到合适的货物,就是拿回来也是废纸,赔过好几笔。而且现在结汇只大部分情况下只认美金,前些年那么吃香的瑞郎反而让人厌了。原来我们合作的许多苏联时期的国营企业的也发生了变动,或撤销,或者找不到人,或者改成了股份制企业,不认原来的债务货款,即使债务人家也承认,可是就是不给解决?!?br />
    “你啊,也是不容易?!闭庑┗?,潘松也未曾和李和说过。

    董进步继续道,“黑河港五公里不到,可是过河运费以前最高的时候是18块一吨,现在哪怕物价局协调降价,也还要接近十块钱,再加上**块钱的卸货费,有时候就是白忙?!?br />
    “国内统一定价5公里以内是3.3吧?”李和开过厂子,对运费是不陌生。

    董进步道,“是3.3,卸货费1.7,所以这差的不是一星半点?!?br />
    他接过李和的烟,点着后继续道,“再比如说这个季节,国内化肥缺口大,正是做化肥生意的最好阶段,可是咱们省里挺操蛋,说1—5月份是用化肥旺季,不准出省。而且铁路部门还规定,从俄罗斯进口的化肥不能运过山海关。结果每年不知道有多少化肥积压在黑河口岸,甚至板结变质?!?br />
    “你就不做了?”李和不信董进步这么老实。有些事情,眼看就是孬熊,干起来就是英雄,全凭着胆量。

    董进步嘿嘿笑道,“我记得你以前说过一句,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鸪挡荒茏?,求告下运输公司,才偷偷摸摸的走个百十吨,但是现在不一样,趁着潘老板的人情,我张口要多少车,他给我多少,出省的通道,畅通无阻?!?br />
    “有什么困难尽管说?!彼械氖虑槎疾怀隼詈退?。

    “李老板,我认真的说,想弄个进出口的资质。要是省里有权给这个资质,我倒是不麻烦,现在都是外经委控的严实,我就没办法?!倍叫ψ诺?,“我听说那个什么沈老板和于老板都有这个资质?!?br />
    对于沈道如和于德华,他也只是耳闻。

    “这个我给你弄?!崩詈退档闹卑?,“但是有一点,能做的就做,不能做的就不做?!?br />
    “李老板你放心?!倍降?,“没你就没我今天!”

    小姑爷借过来的烤羊炉子,已经在飘阵阵的香味。

    又借了四张大桌子过来,在泥地里铺满干草,一溜排的摆下,布上白酒,盘了点花生米,该坐的就坐上。

    董进步得了李和的保证,彻底的??诵宰?,嚷道,“你们今天谁不把我灌倒,我就跟谁恼!”

    他带过来六个人,见老大发威,不能跌相,也跟着闷喝。

    何家和方家的亲戚极其左领右舍更不愿意丢人,陪不到你,他们不算人!都一个劲的发狠,谁怕谁!及至碰完几杯,越发的酒性上来,谁也不让谁!

    说话喝酒越发无顾忌!

    方家屯子的大队书记更是对董进步直言,“你喝不好,说明咱们西山口的男人没本事!”

    人家撂话,他就得接。

    就是胡乱喝了,不把你喝的爬着出去,算他们没用!而且这年头谁也不比谁好,日子乱糟糟,借着酒劲发挥心里那么点不痛快!

    不少人甚至连那点买酒钱都没有,趁着这个机会,好好过个酒瘾。

    十一个大男人,轮换桌子,轮流碰杯子,三坛子,三十几斤的白酒都快不够!

    李和尽管酒量不差,也被整的冷汗直冒!

    最后他实在喝不下,何龙替他抵挡了不少。

    实在没办法,李和只能去尿遁,认熊,东北的爷们他惹不起。

    他赶忙回到屋里抽完一根烟,偷偷在枕头底下塞了一万块亲啊,就躺到床上迷糊了。

    及至他醒来,发现已经四点钟,这帮人还在喝,女人们都加入了,五坛子的白酒没了。董进步已经趴在桌子上,眼睛通红,一个劲的摆手。

    李和笑着道,“回屋躺会?!?br />
    “不了,不了,得回去?!倍郊负跬?,现在还是泥巴路。

    “那就趴着吧?!崩詈偷阕叛?,笑嘻嘻的看着他,你狂,看你怎么狂!

    六点钟的时候,大家的酒劲都醒的差不多,冷风刮起来,只等着路面结冻大家走,一直到八点钟,喝了芋头粥,大家才准备出发。

    方家大小子在方家老太太的做主下,愿意跟着董进步走。方家老太太是白内障,眼睛都不怎么中用,但是说话有狠劲,比方姑爷和姑姑有决断,“出去,待家里一辈子不要有出息?!?br />
    方家姑爷要把李和下午给得钱都给大儿子带走,却被董进步拦住,“你放心吧,什么都不用带,有我一口,就少不了他一口?!?br />
    眼泪婆娑中,方家大小子带着一双新鞋,跟着李和等人一起走了。

    何家在城里的房子不小,但是董进步等人死活不愿意在何家住,到旁边的旅馆去了。

    没人的时候,何老太太才对李和道,“这次真是耽误你了?!?br />
    女婿分寸的拿捏,做事的敞亮,让她心生感激。起码没给她这门子丢人。

    “婶子,你拿我当外人了?!崩詈兔惶嗨?,洗了一把脸,就和何龙挤在一张床上睡去。

    他从来没有睡过这么安稳的觉。

    他心安。

    第二天一起床,第一个看到是方家的大小子在厨房熬稀粥,老太太也还没有起床。

    “全子,不多睡会?”大小子的全名叫方明。李和见锅里的米粥泛着黄点,大概米在家里放的时间太长,有点发霉。

    “姐夫,我给你盛,你喝点?!?br />
    “谢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