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你妈床边稍迷瞪会?!狈郊夜靡彩切奶鄱?,摸摸儿子的脑瓜子然后对李和道,“你们早饭吃了没有,我去买点?!?br />
    李和道,“吃了吃了,你不用麻烦?!?br />
    这种热情,他不容易受。

    方家姑爷的姑爷的眼神看到了旁边的董进步,李和介绍道,“我一个朋友,从黑河一路送我们过来的?!?br />
    “麻烦,麻烦?!狈郊夜靡诖已?,却是只掏出来一个干瘪的烟盒子,他尴尬的接过董进步递过来的烟,“不好意思,不好意思?!?br />
    李和随意聊了几句,就进了病房。

    掉墙皮的病房摆了挤着六张床,都是躺着人的,其他病人也被这一窝蜂挤进来的人给吵醒了。

    床上的何家小姑脸色苍白,头发乱糟糟的,眼神有点涣散,但是还是盯着俯身站在她床前的李和。

    何老太太开玩笑指着李和问何小姑,“认得他谁不?”

    虚惊一场,老太太很高兴。

    “你们都当我傻的,这不是二和吗?”何小姑也是随着何芳喊的,她不高兴的训斥她男人,“二和来了也不知道给他搬个凳子?!?br />
    “坐了一夜了,不能再坐了?!崩詈托ψ盼?,“好些没有?”

    “好的很,他们都当我傻了?!焙涡」么哟餐钒抢鲆淮笃?,递给方姑爷道,“去给二和冲个麦片?!?br />
    “不用,真的不用,都是吃了早饭的,没有肚子?!彼木癫淮?,李和看着也高兴。

    李和从病房里面出来,把何龙拉到一边,塞一把钱给他道,“去缴费窗口看看,都垫上?!?br />
    “我口袋有?!焙瘟唤永詈偷那鸵?。

    “拿着,你刚买完房,手头也紧?!崩詈突故乔啃腥搅怂诖?,何龙出来的时候,口袋里的钱肯定是有数的,要是回去差的太多,吴春燕也放不过他,李和不想这两口子吵架?!熬退凳悄愕?,不要让他们多心?!?br />
    何家不管怎么算,叔伯兄弟里面何芳是长姐,何芳都该出大头,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何龙是男丁中的老大,李和是女婿,不能抵住何龙的头,还是要靠何龙出来伸头。

    病房里又传来一阵跟吵架似的声音。

    何老太要给小姑2不要,“大嫂子,你瞧不起人了!”

    其他的妯娌劝着她接着,她脾气反而更大了。

    何龙太太没辙只得把方家姑爷拉了出来,强行蓐到他口袋里,“你要再给我推,我可就生气了?!?br />
    李和也把口袋的2000块钱一起给放到他口袋,“什么都花钱的?!?br />
    “可这多了啊?!狈郊夜靡钦娴淖偶绷?。他见董进步也要给他钱,慌忙退后一步,“兄弟,你这又是做什么?”

    董进步道,“李和是晓得我的,记住了大兄弟,咱俩年龄差不多,我也不说什么风凉话,也不是挤兑你,就是个互相帮衬的意思。想当年那是不比你好多少,我家老太太生病,我是求爷爷告奶奶,日子都是这么过来的。风水轮流转,你儿子还小呢,总有出头一天。等将来我混的不如意了,再找你拉饥荒?!?br />
    他也没再称呼李和什么李老板,完全是一副真心实意。

    李和笑着道,“就是这么个意思,你要是再推,我可掉头就走。医生不是说今天可以出院吗?咱们中午回去,你不能亏待我肚子,真想吃你的烤全羊?!?br />
    “那必须的?!狈郊宜低暧旨泵Φ?,“那赶紧趁着太阳没出来,咱们现在就回去?!?br />
    他去窗口结钱,结果晓得何龙已经给了,又把何龙给埋怨了一回,说死也要把多结回来的钱给何龙。

    何家小姑自己麻溜的换衣服,下地也没人让人扶着。

    何老太太道,“要我说,就在我那里住得了,房子空着也是空着?!?br />
    她一套旧房子一套新房子,都还在那空着。她心疼她的小姑子,有病不说,还过得苦,何家大部分亲戚虽然也苦糟糟的,可好歹在城里有个窝,用得上暖气,不像方家还住在不挡风不遮雨的茅屋里。

    “大嫂子,开春就要翻地了?!毙」霉镁芫撕卫咸暮靡?。

    医院门口,都要往张马车上坐,董进步都给一把拦下,都往自己车上推,他可是开着六辆车来的。

    “那麻烦你了,开车稳当一点?!崩詈托ψ排呐亩郊绨?,这次真的是欠他人情了。

    “放心吧?!?br />
    都钻进了轿车,马车倒是成孤零零的了。

    李和对方姑爷道,“咱们三个坐马车吧?!?br />
    二伯道,“外面寒气大,你上车多好?!?br />
    “没事?!崩詈鸵丫鹦渥由狭寺沓?。

    马车没有跟着汽车直接出城,反而是转了好几个弯,在路边的菜场停了下来。

    方姑爷下车买了两条活蹦乱跳的大鱼,一袋子的豆腐,李和没去拦着。

    “羊家里有,我这两年都养的羊?!?br />
    回到家的时候,太阳刚刚出头,可路面上都成了稀泥窝子。

    董进步从车上抱下一箱子的胶鞋,放在了屋子里,先给自己换上,然后道,“这些是必备的,不然就不用指望出门?!?br />
    李和也找了一双换上,这样也不必一直呆在屋子里。

    方家的三间小屋子已经挤满了人,除了一大圈的亲戚和董进步带过来的六个人,还有旁边过来凑热闹的邻居,方家停在门口的六辆小轿车,着实让许多人看着新鲜,同时还在暗自呐罕方家来了什么阔亲戚。

    方家的大小子把羊从圈里牵出来,还没等方姑爷上去给羊绑腿,就上去先给结果了,他笑着道,“论吃,我也是行家?!?br />
    方家的大小子也是麻利,拔出连接肠道的管子,打上一个结,然后又把竹管着插进羊皮里,鼓着腮帮子吹气。

    然后拒绝任何人帮忙,凭着吃奶的力气把百十斤的羊肉挂到了钩子上,剥羊皮、掏内脏。

    董进步反而什么都不做了,洗了手,抱着胳膊在一旁看着。

    他掏出烟递了一只给方家姑爷和李和,然后问,“你家这小子多大了?”

    方姑爷呢,“刚刚才15?!?br />
    董进步问,“初中了?”

    “初中了,成绩不好,估计今年也就到底了。家里那么多地,他能给我搭把手了?!狈郊壹业牡乜啥嗟暮?,不但有自己家的,还有何家的几十晌开荒地,都是她们在种。

    董进步摇摇头道,“在家可惜了。大兄弟,你要是信得着我,这孩子我带走?!?br />
    “他这么小能做什么?!狈郊夜靡幻靼锥降囊馑?。

    董进步笑着道,“嘿嘿,这孩子有韧性,脑子灵光,做大事的料?!?br />
    “就是闷不吭声的?!狈焦靡灿械阈〗景?,他的两个儿子还是很满意的。

    董进步道,“不说话,但是心里有,这样的人才能成大事?!?br />
    “水开了,我去搞水?!贝笮∽右灰阶?,方姑爷也没准确话。

    李和问董进步,“怎么想的?”

    他至始至终就没插话。

    董进步肯定的道,“这孩子将来能出息?!?br />
    “真要带着就带着,我没意见,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崩詈鸵裁靼?,方家要想改变,必须有一个人先出头,而方家大小子是最合适不过的。

    既然董进步不先说,李和也会最终开口。南下未免太远,方家未必放心,就近去黑河是再合适不过。

    “你放心吧?!倍嚼挚嘶?,他走对了这步棋。

    他知道能得李和的承诺是有多么不容易,何况又是让李和欠人情。

    凭着李和今时今日的地位,还有谁能让他欠人情的呢?

    董进步和许多人一样,不是太清楚李和到底有多大能力,有多少身家,但是他是在俄罗斯见识过江保健,在浦江见识过潘松、在京城见识过平松和苏明这些人的场面的,而这些人的幕后大老板都是李和。

    当然,这些人里面他最知根知底的无疑就是潘松,他跟着潘松后面混了有五六年,亲眼看见他随便扔一两千万跟玩似得,无疑给他很大的震撼。

    他如今也有上亿的的资产,在东北这一片虽然也是说一不二,可是远远没有潘松的规模,没法做到像潘松那样拿几千万不当钱。

    他连潘松都没得比,就遑论和李和比了。

    据说光在浦江的摩天大楼的项目就砸了五六亿的美金!

    那可是美金!

    而且人家是完全不当一回事。

    所以李和这根粗大腿,他是必须紧抱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