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彻底没法管,要是亲老娘他还能不给点面子,可是丈母娘是必须给面子的。

    余摇接送李览上下学每天都形成了规律,早上六点半到门口连着何老太太一起送到学校门口,下午四点左右再同老太太一起去接。

    李和中途跟了一次车,毕竟是女司机,他还是要观察一阶段,女司机被称为“天生的马路杀手”,虽然形容有些夸张,但足见女司机开车是多么的霸气。

    女司机伤不起,新手女司机更加无敌。女司机就不知道有手刹这个东西,在香港,他亲眼见过都快追尾了,不踩刹车而是捂眼睛的...

    在马路上狂按喇叭的80%都是女司机!靠边、转弯等不打转向灯,突然减速。从小路口杀出不看左手边有没来车。高速加塞超车、超大车后压超车道或速度明显降低,简直是马路杀手的节奏。

    不过余摇还是不错的,属于女司机中的异类。

    虽然不如何芳,可是车技比老四好多,有一次李和让老四开车,老四在红绿灯口,绿灯亮了一直没敢走,李和就没好气的说:咋地,没有你喜欢的颜色???

    老四一紧张,当时就熄火。

    李和那个气??!

    李和来回跟了两趟车,他才对余摇彻底放心。

    这样他就可以他趁着这阶段有时间把地产业务整顿一下,毕竟他是注定要成为世界大地主的男人。

    cctv开通了第二频道,李和闲着没事打开电视找找回忆,新闻正在循环播放世界上跨径最大的斜拉桥——杨浦大桥合龙。

    他晓得浦东开发的速度再是耽误不得。

    他躲在何芳的书房,拿着笔和纸在草稿上准备正儿八经的理点思路出来,电话响了,他也没去接,因为何老太太在客厅里。

    可理出来一点头绪准备下笔,何老太太却紧张的推门进来。

    “婶子有事?”李和感觉到了何老太太的不安。

    “哎,你老姑爷刚来电话,你老姑发病,一头焖进淤泥地里,这在医院里抢救呢?!昂卫咸究谄?,“你在家带着孩子,我去跟你弟回去,这不回去不行啊,万一以后见不着面,心里亏得慌啊?!?br />
    李和惊道,“怎么会往淤泥地去呢?”

    他去开过荒他是知道的,那个沼泽地都是极深,一不注意就能陷进去。而且何芳的姑姑有羊癫疯,一般也不会走远,做什么事都是何家姑爷跟着的。

    “这开春一化雪,都是烂泥沼子,哪里不能陷,人踩在上面都埋小腿肚子。关键她是有这病,要是利索人,跌倒爬起来就是,她就没爬起来,这泥巴都灌进了喉咙嗓子?!崩咸故且桓鼍⒌奶酒?。

    “我陪你回去吧,你一个人哪里行?!弊魑渭业某づ?,何芳不在,李和必须得伸头,“何龙店里生意忙,他不回去也行?!?br />
    何老太太左右为难,道,“那是他亲姑姑,他怎么能不回去。要我说,你别回了,可芳子一时回不来,孩子也没人看着,那也不行?!?br />
    “她妈不去,我再不去像什么样子,我现在就去买票?!崩詈吞靼琢死咸囊馑?,虽然嘴上不要他去,可是心里还是想着他去的,毕竟他与何芳都是独门立户出来的。

    要是不去,何家那边可就很难看的。

    李和打电话给平松让他去买到冰城的机票。

    “咱们在冰城有熟人或者办事处没有?”

    “哥,你把董进步这家伙给忘记了吧?”平松继续道,“他现在靠边贸和倒木材彻底的发了,在东北那一片说话好使,你有什么事,我打电话给他?!?br />
    “托他再从冰城买火车票?!崩詈筒畹惆颜饧一锔?,想当年潘松北上去苏联打前站,就是这家伙带的头。

    “冰城到黑河的航线已经开了,只要买到黑河的机票不就行了?然后再从黑河转汽车,这样省下多少时间?!逼剿筛詈吞岢隽私ㄒ?。

    “这样更好不过?!弊鸪等肥凳呛苄苋说?,李和道,“抓紧,越快越好?!?br />
    他挂完电话,才想起来要把李览安排给谁?

    余摇开车行,可是带孩子估计够呛,而且李览和她也没什么感情,认不认还在两可之间。

    至于吴春燕,何龙要是跟着一起走,那就是带着三个孩子,加上饭店的生意,根本照顾不过来。

    想来想去,只有常静最合适,他去找常静,常静一口应下,答应在李家住一阶段看着李览。冯老太太已经不在,儿子闺女都在外地,孙子又不需要她带,她一个人在家里也闲得慌。

    冯磊提过几次让她去香河和他们一起住,她都没有同意。她要是回了香河,那她娘家兄弟,侄子侄女离她岂不是更近?

    她已经帮的够多,已经付出的够多,已经尽到最大的义务。她只希望他们知足,可是他们还是那么的贪婪,恨不得要吸完她最后一滴血。

    现在她没有能耐去帮衬他们,她去了只能拖累儿子,她还是不去的好。

    那是回不去的故乡,多看一眼,她都莫名其妙的糟心,尽管她怀念满目青青麦苗,油菜花飘,果树芽出。

    大城市给她的眼界,有时候会让她难以忍受小城市的格局。

    家乡之所以回不去,不在于空间上的距离,而在于内心的距离。

    李和这样安排完还不放心,把大奎喊了过来,“我这出去几天,家里帮我看好,余摇接送孩子上下学你也跟着?!?br />
    大奎拍着胸脯道,“哥,要是出一点差错,你剁我脑子!吴哥现在不就是一个人住吗?我等会搬张床,带两个人睡这里,保证没一点纰漏?!?br />
    他很兴奋,李和把陪太子读书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他,那是对他完全的信任啊!这是他立功的好机会!

    这么简单的事情他都做不好,活该他一辈子老坷垃完!

    没过两个小时,他就安排人把床和被子全部抬进了吴春强的屋子里。

    吴春燕听说何龙要回去,满心有点不高兴,可是当着婆婆和孩子姑爷也没表现出来,只能让何龙跟着一起走。

    李览虽然对他老子不怎么依赖,可是家里没人管他,委屈的眼泪水还是唰唰的下来。

    李和安慰道,“别哭,回来给你带好吃的?!?br />
    当天下午,他就带着何龙和老太太登上了去冰城的飞机。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飞行,一行人下飞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钟,没歇息半小时等吃点东西,又匆匆的上了去黑河的飞机。

    飞机在黑河落到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

    何老太太提醒李和道,“快点把袄子穿着,不然陡然受不住?!?br />
    尽管已经是四月多,冰雪正在消融,杜鹃花开满山,可是昼夜的温差依然很大,有时候零摄氏度以下都不稀奇。

    黑河机场很小,刚到航站楼,何龙就戳戳李和道,“姐夫,那个找你的?!?br />
    李和眯缝眼睛一看,好几个人站在栏杆外举着牌子,上面是他的名字。

    他大概认出那是董进步,还没等他过去招呼,董进步就朝他挥手,“李老板,在这呢?!?br />
    李和示意出口的位置,意思是在那里汇合。

    他一出出口,董进步就接过他手里的行李,笑着道,“李老板,辛苦?!?br />
    李和向他伸出手道,“麻烦你了?!?br />
    “李老板,说这话就是打我脸!”董进步看起来说的很认真。

    “走吧,门口抽根烟,我都憋的慌?!崩詈托ψ排呐乃绨?,径直先出了大厅。

    在航站楼的外面,他还没等董进步的烟递过来,就自己先点着了,“你抽自己的?!?br />
    “李老板,我都安排好了,你们先休息一晚,明天我开车送你们往DXAL走?!倍揭瘟醚?,何龙不抽,他又重新塞进了烟盒。

    李和摆摆手,笑着道,“不麻烦你,我们转个汽车就行,你有事忙你的?!?br />
    董进步摇摇头道,“那不行,你们这几个人往西北方向去,我可不放心,你这几年没来,可能不了解这边的情况,毛不愣的小孩都是虎逼的很,拿着砍刀上街装大爷,个个二虎八叽,大拉乎吃的,你必须让我跟着,跟着我放心?!?br />
    何龙终于有了插话的机会,满不在乎的道,“我就是本地人,谁敢鬼头蛤蟆眼,我削谁!”

    董进步对何龙道,“大兄弟,好汉不吃眼前亏?!?br />
    “那就谢你了?!崩詈涂此娉?,也就不再推辞,转头又问何老太太,“咱们休息一晚,明天早上走?”

    何老太太道,“你姑爷他电话里我听着着急的,不知道你姑能不能挺到咱回去?!?br />
    “那咱们现在吃点东西,马上就走?!崩詈土⒙碜隽司龆?,笑着对董进步道,“你选地方,你请客?!?br />
    董进步哈哈大笑,李和没拿他当外人。

    先给何老太太拉开车门,道,“老婶子,你先上车,咱们吃个温饱,你要是信你这大兄弟,保证夜里就能给你送到?!?br />
    “他大兄弟,你瞧这事整的?!焙卫咸故巧狭顺?。

    一行六辆车径直往黑河的市中心范围去,在一家大饭店门口停下。

    ps:除了找大爷们要票,老帽还能说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