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把他要聘请余摇的事情和余洋说了,“回家也商量一下,她要是乐意最好?!?br />
    余洋松了一口气,笑着道,“这多大的事,我等会就让她来,只要她愿意,我没二话?!?br />
    他正要回去找余摇,余摇和小威已经到门口了。

    “李哥,你找我?”一身宽大的羽绒袄尽管掩住了余摇的身材,可是腿长,身长是看的出来的,脸上的俏皮和可爱也掩不住。

    李和笑着道,“小威和你说了没有?”

    “说了,可他又没正经话,谁知道哪句真哪句假?!庇嘁∥?,“李哥,真的要问接送李览上下学啊?!?br />
    李和苦笑道,“我也找不到合适的人,你先帮李哥这一阶段,后面要是有更好的去处我也不留你,顶多也就二个月时间,等你嫂子回来就行?!?br />
    “你要是不觉得我笨手笨脚,我觉得我能试试?!庇嘁∷闶谴鹩α?。

    “那行,下午可以吗?开我的车?!崩詈图阃?,就把车钥匙甩开她。

    “是这个车?这么漂亮的车,我还没见过呢?!庇嘁∫焕淳涂醇嗣趴诘恼饬境?,开心的围着转了好几圈?!罢飧龌姑簧吓瓢??”

    “等下?!崩詈突刈斫?,在房梁上掏出一张都是灰尘的车牌,交给余洋,“让猪大肠那家伙下午把手续办好,然后给你妹妹?!?br />
    “我去就行?!庇嘌蟮愕阃?,“那要没什么事,我就先去车管所?!?br />
    他刚出巷口,就看到猪大肠把车停在一边,靠在墙上抽烟。

    “朱哥,你还没走啊?!?br />
    “哦,没事?!敝齑蟪ν铝烁鲅倘?,然后问,“李老板找你有事?”

    余洋道,“没事,我妹妹最近不是在家呆着没事做嘛,他想让我妹妹给他接送孩子?!?br />
    “真的?”猪大肠拍拍余洋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小余啊,平良心说,我对你可是不差啊?!?br />
    “朱哥,我真的没骗你?!庇嘌罂扌Σ坏?,道,“不信你自己看,你回头看下,我妹妹和小威哥是不是都在?”

    猪大肠将信将疑的学着余洋把脑瓜子伸向巷子里,果然余摇和小威都在。

    “嗯哼,走吧?!?br />
    余洋只得跟着上车。

    这边李和安排好孩子接送的事情,刚想回屋,却不想常静来了。

    李和发现她还是那么的漂亮,只是不知不觉,眼睛上已经有了挡不住的皱纹。

    “她叔,中午到我那吃?!?br />
    李和笑着道,“有喜事?”

    “蕊丫头回来探亲,哎,说起来也怪可怜的,她奶过世,她都没机会回来看一眼。冯磊也回来了,付霞也是跟着的,刚好中午够一桌?!?br />
    “这丫头我好长时间没看见了?!?br />
    冯蕊高考考得不是很好,连个专科线都没进,又不愿意继续复读,干脆之后就去当兵去了。

    李和也是好些年没看见她了。

    “婶子呢,中午让她别做饭了,跟着一起去吧?!背>渤鹤永镎磐?,没看见人,又往屋子里找去。

    何老太太抬抬脚底上的棉鞋,笑着道,“不去了,路上在化雪,水沾一脚的?!?br />
    常静知道她说的是实话,也就不再强求。

    李和跟着常静过去,一进门,冯磊就给他让烟。

    “最近还好吧?!?br />
    冯磊腼腆的笑道,“还行?!?br />
    付霞在厨房里又炒又炸的,旁边冯磊的媳妇在打下手。

    一个穿着绿军装的姑娘抱着孩子从里屋探出头,刚缩回去,又探出来,对着李和笑着道,“李叔来了?!?br />
    她抱着的是冯磊的孩子,笑的很灿烂,彰显着只属于青春的骄傲、干练与自信。

    “都快认不出来了?!崩詈透刑九笫吮?,这丫头已经漂亮的不像话了。

    “李叔,你也没变?!?br />
    “哎,没变?!崩詈拖?,为什么小时候喊他叔叔他乐意,为什么长大后喊他叔叔,他有点伤感呢?

    没说几句话,冯蕊又进了屋里,中途出来几次,李和想着和她说几句,问几句近况,毕竟是他看着长大的?!拔蚁衷谠诟栉柰拍??!?br />
    好半会她才回一句。她竟然有点爱理不理,或者说有点心不在焉,无所谓的态度。

    李和不再问,小姑娘长大了,知道自己的骄傲,有了本钱,大概对所有男人都是这个态度吧。

    到饭点的时候,平松、卢波、李爱军等人都来了。

    李和陪着他们喝了不少酒。

    等人散完,付霞要送他回去,家里门是锁着的。不用想,老太太肯定是去儿子那里去了。

    李和朝裤口袋里掏出钥匙,就把门打开,冲付霞摆摆手,“你有事就回吧,我回屋睡一会?!?br />
    暖洋洋的太阳把人照的懒洋洋的,浑身犯困。

    “我给你打点热水,洗把脸吧?!备断甲戆衙殴厣?,把李和落在身后,先去厨房给李和打水。

    李和索性不管,反正他困,他先去睡去。

    酒劲使他更乏,半躺在床上,鞋子也没脱,他睡到一半,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觉得脱了鞋子以后更舒服了,脚热乎乎的,感觉到有人把他脚儿放在软软地床上,又给他盖了一床被子……

    好像过了好长好长时间,他又感觉有人在抚摸着他的头发,那动作,若有若无,非常轻柔。

    突然又感觉身上好沉,感觉被子好重,有些喘不过气来,但是真是滑溜……

    他莫名其妙的想去厕所,可越是想拼命的睁开眼,越是睁不开。不过没多长时间,他一下就感觉整个人轻松了。

    过一阵猛的下清醒了,感觉好累,一身汗。

    他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朝着下身摸,终于松了一口气,什么都没有。

    拍拍脑袋,才算清醒了一下,点着一根烟,总感觉到哪里不对。

    可又说不出什么不对。

    付霞不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何老太太也不在。

    他看看时间,又看看门外,车子也不在了,估计余摇是带着老太太接李览去了。

    电话响了,是郭冬云的。

    “恭喜你李先生,我们已经收购了诺基亚?!?br />
    “谢谢,辛苦?!崩詈兔挥邢胂笾械母咝?,懒得多说,只是道,“全力向半导体和通信业务冲刺?!?br />
    郭冬云也感动李和不对,关心的问道,“李先生,你没事吧,北方比较冷,还是注意保暖?!?br />
    “谢谢关心?!?br />
    说完就有气无力的挂了电话,然后又回到屋里去寻找一点蛛丝马迹,不过蛛丝他是没有找到,只在床上找到了几根长头发,这头发肯定不是他的。

    掀开被子,他又找到了几片黏糊糊的纸屑,他好像发现了什么。

    “这死娘们!”

    肯定的!

    肯定是这样的!

    他有气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

    ps:求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