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这一片应该算是中小学校密集度比较高的地方之一,包括空直幼儿园,公安幼儿园,棉花胡同幼儿园,十三中,都扎堆在一片区域。

    一到开学这一天,人头攒动,堵车也是在所难免。

    教室里面家长是不能进的,只能把孩子放到门口,老师拿个考勤表记好名字,就给哄进去。

    李览看看李和,又看看何老太太,始终不想进去。

    李和朝口袋左摸摸又摸摸,掏出一块巧克力,递给李览道,“拿着,进去吧?!?br />
    这个是李览偷偷摸摸藏在口袋里,李和早上给强行搜出来的,这个年龄正是乳牙龋病高发的时期,是不能多吃的。

    李览最终还是被老师领进去了,在一大堆稍微大点的孩子中间站着。

    “人家不能欺侮他吧?!焙卫咸托矶嘌页ひ谎亲琶欧?,猫着腰、眯着眼、想看看孩子们表现。

    但是这些鬼鬼祟祟的身影,要是不知情的人看着像伺机而动的人贩子。

    “那得问你闺女了?!崩詈鸵餐腹盎Э戳艘谎劾锩?,在一群孩子里面显得确实显得个头比较小,因为这里是中班。

    按照按部就班的计划,李览这个学期应该是继续读小班的,可是何芳比较坚持,要求李览升到中班去,然后秋学期可以直接读大班,到五岁的时候就可以读小学。

    中班的孩子都比李览大一岁或者两岁。

    在孩子教育方面,李和没话语权,随便何芳折腾,反正幼儿园都是玩,从小班玩到中班,也没什么区别,虽然幼儿园也有作业,但是跨级的影响不大。

    “给孩子压力太大不好?!焙卫咸餐换坝锶?,她的闺女她也说不通。

    “没事,都这么过来的?!崩詈途醯梦匏?,如果孩子读书没压力,那才叫糟糕。教育,平等的表皮下,一种制造阶层分化和维持阶级固化的极为精巧的隐性工具。

    都在提倡所谓素质教育,学生要快乐,要从兴趣出发,要减负,这些没什么问题,可就不该鄙视应试教育。

    应试教育没有任何问题,全世界任何国家想升学都要看成绩。

    素质教育就像**乌托邦,连个标准和内涵都没有,比起一个真正可靠的教育模式,更像是一个美好的口号。

    不但何芳不屑,李和都懒得看。

    这个世界对穷孩子似乎格外残忍,只有富人才有资格说,孩子你慢慢来。

    有钱有权的不需要靠教育来逆袭,读书懒散就懒散一点,毕竟还能出国镀金。

    当然,李和有钱,可是他的还是和何芳一条心,照样看孩子的考试成绩。

    偏偏许多底层子弟也被忽悠得五迷三道,自我麻痹,自我荒废,欢呼雀跃,而且拿他们臆测的所谓国外天堂般的课堂,为自己的既蠢又懒的人生辩白。

    那真是万劫不复。

    当下的时代,生为穷人,已然不幸。加上蠢,被人卖了尚不自知。懒,则不可救药。无他,既懒且蠢而已。

    李和嘴硬,但是还是在教室门口站了一会,直到学??记霞页?,才出了校门。

    回到家的时候,李和才想起要找个靠谱的人接送孩子上下学。

    接送孩子的好找,可是会开车的人不好找。平松、卢波、小威他们倒是会开车,可是李和不会去做找他们,那是小材大用了。

    李和想了半天,没什么头绪,就把小威喊过来商量。

    小威犹豫道,“合适的倒是有?!?br />
    “谁?”

    “哥,我说出来你可不准多想?!毙⊥詈鸵⒒?,这才急忙道,“是余摇,她会开车,不过哥你放心,我现在和她没联系了?!?br />
    “我记得她不在齿轮厂上班上的好好的吗?人家能乐意?”因为余洋现在一直跟在朱大肠后面搞汽车城计划,李和与他中途见过好几次,对他家里也有点了解。

    小威道,“齿轮厂早就发不出工资了,她天天在家呆着呢,你要是找她,她一准能同意?!?br />
    李和冷笑道,“你不关心人家,能知道人家天天在家呆着?”

    “哥,你真冤枉我了!咱们这住的能有多远,天天从她家门前走来走去的,能不注意吗?你可不能乱说??!要是让姓杨的那娘们知道,她非撕了我不可!”小威说的有点垂头丧气,杨富贵发起狠来,比他狠多了。

    “那你去问问,她要是乐意,我没意见?!崩詈拖胂?,这倒是个合适的人选,“一个月两百块,只要开车接送上下学,其它的不用做?!?br />
    “好?!毙⊥豢谟?,“我现在就去?!?br />
    “哦,对了?!崩詈陀职阉白?,“让猪大肠那家伙给我送辆好车过来,底盘一定要高?!?br />
    这辆灌风的捷达,他也是受够了。

    “晓得了?!毙⊥骱媚?,立马就去办了。

    小威还没回来,猪大肠带着余洋就屁颠屁颠的到了。

    李和没跟他说话,只对着门口停着的车仔细看。

    “这是什么车?”圆鼓鼓的外形,从车标上看是沃尔沃,可是这款车型他没看过。

    “沃尔沃760,全国都找不出几辆。182马力的直列4缸涡轮增压发动机,百公里加速时间控制在8秒以内?!敝泶蟪詈陀行巳?,便开始侃侃而谈,“不仅装备了ABS、气囊等,还有独一无二的电子牵引力系统空调、音响、巡航控制系统、天窗?!?br />
    “钥匙给我?!崩詈徒庸砍?,试了一把回来,才笑着道,“好车?!?br />
    从本质上来说,这是一款旅行跑车,李和想着等道路条件合适,他可以开这种车回老家。

    “哥,你喜欢就好?!?br />
    “多少钱,我拿钱给你?!崩詈椭苯影言砍状Ы丝诖?。

    猪大肠笑着道,“哥,哥,打脸呢。咱们汽车公司就是你出的钱,你拿自家东西哪里还需要花钱?!?br />
    李和道,“这样账目能对的上?”

    猪大肠讪讪笑道,“能,能?!?br />
    对不上不就得他出钱吗?

    “别废话,多少钱?!?br />
    “75万?!敝泶蟪詈鸵荒头?,赶忙说了出来。

    李和进屋,不一会儿就出来把一塑料袋扔到猪大肠怀里,“自己点一下?!?br />
    “不用,这....”李和的神色最终还是逼的猪大肠把钱仔细点了一遍,“对的,哥?!?br />
    “汽车城搞的怎么样?”李和丢给他一根烟,问起了正经事。

    “卢波哥帮我出的面,东城区政府基本同意项目规划,总共是12万平方,在姚家园那一片,目前有十几家家汽车公司愿意入驻,像东风,一汽,吉普,丰田,田野,夏利,都肯定是没问题的?!敝泶蟪τ惺焙蛞哺刑久宋蕹?,想当年卢波这种人,他都不带正眼瞧的,可是呢,现在人家八面玲珑,威风凛凛,自己是落毛凤凰不如鸡,“只是,哥,这钱得花不少?!?br />
    “田野?”李和没听过。

    “保定田野汽车厂,也是国企?!彼灯鹌?,猪大肠比李和懂的多了。

    “钱不会差你,事先做好,你没事先走吧,有事就去找卢波商量?!崩詈退低?,又对余洋道,“你留一下?!?br />
    李和单独把余洋留下,猪大肠走的有点心不甘情不愿。

    “李哥,你找我有事?”余洋也很忐忑,他生怕猪大肠起疑心他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