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我把洗衣机给你换了个新的?!毙⊥低暌槐咚狄槐叱逋饷嬲惺?,“快搬进来?!?br />
    两个人抬着一个大纸箱子进来。

    李和摆摆手,“不用搬到堂屋,搬到卫生间吧,然后赶紧过来吃饭?!?br />
    “哎,那就搬到卫生间,记得给安装好?!毙⊥宰攀值紫碌牧礁鋈朔愿劳?,然后笑着道,“哥,小日苯新出的全自动洗衣机,好用的很?!?br />
    “行了,自己拿酒?!崩詈投哉庵忠坏愣疾幌∑?。

    安装完洗衣机的两个人站在门口,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

    李和道,“傻站着干嘛,进来喝酒?!?br />
    “哎?!绷礁鋈艘炜谕?,欢天喜地。

    张家和何家一旦敲定买房子的事宜,第二天就到风风火火的办理了过户手续,一个急着拿着房子,一个急着拿到钱。

    “张师傅,你给个具体的日子,我们也有时间准备准备,你这房子有年头了,要换要修的地方多了?!?br />
    一办完手续,吴春燕就急吼吼的问张家什么时候搬,哪怕这套房子她们自己不住,可是租出去一个月也能拿下100多块钱。

    “你们暂时不住,不要这么着急?!崩詈筒坏貌辉诶锩娲虿?,毕竟跟张老头他们处了这些年,互相的情面是有的。

    张老头不在意的笑着道,“没事,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我自己去买套房子去?!?br />
    手里有大笔的巨款,哪里还能瞅没地方去。

    李和道,“不着急,你即使现在买好房子也要装修吧?装修一个星期可不成?!?br />
    张老头的儿子道,“不瞒你说,在六里桥,47万够买四套了!刚好那里离我单位也不远,我先买上两套房子,先住进一套,扯上水电,二天的功夫,剩下的一套我再慢慢装修,等装修好了我再搬进去,刚好能轮流着装修?!?br />
    他好为这庄交易得意。

    “成的?!崩詈退闼?,张家也是不吃亏的,六里桥好歹也是丰台的中心位置,将来有几套房子,也是价值好几千万的。

    而何龙更不会吃亏,这样的胡同里的老宅子,处于市区地段的优势先不说,就光凭这个面积,将来少说也要卖上几千万,更何况这里是学区房的地段,虽然何芳看不上这里,但是不妨碍这一片是四九城里数得着的学区。

    张家的效率很快,实际上根本没用等上一周,在第三天就开始搬家,一家老小齐上阵,用三张板车给一股脑的拉走了。

    “张师傅,没必要这么着急的?!崩詈透芯跤械悴缓靡馑?。

    “给你钥匙?!闭爬贤酚指死詈鸵桓?,笑着道,“给你说实话,这鬼地方我是一天都不想住了,早搬早了。我还得谢你呢?!?br />
    “房子买了?”李和想不到他们会弄得这么利索。

    “买了,现款拿现房,哪里有那么多麻烦?!闭爬贤泛俸傩Φ?,“水电弄齐,屋里打扫干净,说句实话,比我这老房子宽敞透亮的多,住着那叫一个好。要说不好,那就是暖气没接上,可这不是事,马上就翻春,挨挨也就过去?!?br />
    一家七八口人挤在这个阴暗潮湿的老房子里,早就让他不耐烦了,现在新买的房子虽然住不下家里这么多人,但是那股新鲜劲,那种崭新的感觉让他前所未有。

    这是逃离桎梏。

    李和笑着道,“那张师傅,你忙吧,我也不耽误你,但是有一点,新家装修好,咱们一定要热闹一下,记得通知我?!?br />
    “那是必须的?!闭爬贤芬患胰司驼庋吡?。

    张家人一走,何老太太比何龙夫妻俩还积极,忙前忙后的帮着打扫卫生,咕哝着哪里要换,哪里要修。

    何龙夫妻俩的意见很统一,要租出去。

    “这房子租高了没人来,租便宜了不划算?!崩詈筒幌M喑鍪裁茨涿畹牧诰永?,他笑着道,“春强大哥是不是还在饭店住,让他搬过来得了?!?br />
    “我大哥他一个人哪里住的了这么大的?!蔽獯貉嗟弊藕卫咸拿孀焐锨?,可是心里还是高兴孩子姑爷能考虑到她哥,她哥千里迢迢的从老家过来这些年,一直都是挤在饭店的后厨杂物间住呢,弄得她一直脸上挺没光的。

    “大哥不是说今年把嫂子接过来吗?那就刚好不用租外面的房子了?!焙瘟⒙砭桶炎×讼备镜穆?,再说,虽然他是给他大舅子工资的,可是他大舅子是实心踏地的帮衬他的,免费给他大舅子住,他不亏。

    从另一方面来说,他是李和的小舅子,吴春强是他的大舅子,李和没有对他差,他就不能对吴春强差,出于榜样的力量,他就不能认熊。

    吴春强听说有免费的地方住,自然欢喜,可是还是在何老太太的面前假意推辞了一番,直到何老太太三番五次的情真意切的劝慰之后,才‘勉为其难’的接受。

    都是套路。

    何老太太打扫的也就没那么认真了,吴春强趁着饭店不忙的功夫,一个人提溜着水桶在屋里屋外的清扫。

    李和笑着道,“吴哥,要使什么东西来我家拿?!?br />
    “不用,不用,我都买了,这些都要长久使的,借用不算事?!蔽獯呵磕米拍ú剂偶鞫济环殴?,他打定主意等抽个空把媳妇和娃娃接过来。

    他很庆幸有小舅子,又很庆幸小舅子有个顾家的姐姐,要不然他这样的人早些年早就被当做盲流给遣返了。

    如今京城里,外地人虽然很多,十个人里面,必定有一个人是操着外地人口音的,但是肯定是以女孩子居多,因为适合女性的工作远远比男人多,比如女孩子可以做保姆,做销售员,做服务员,也可以进厂做女工,而男人是以手艺人、生意人,或者在建筑工地打短工。

    统一被称呼为“暂住人口”或者“盲流”。

    “要是需要帮忙的,你尽管开口?!奔涝谀峭姹蹲?,冰锥子都快化开了,袖子都湿掉了,李和也没管,孩子没那么娇气。

    “哎,他姑爷,孩子上学到时候还得麻烦你一下,这季是来不及了,秋学期能入学就行?!蔽獯呵恐勒馐禄沟每坷詈?,索性李和开口,他就厚脸皮求一下,一事不烦二主,要是跟他妹子说了,他妹子一样是找李和。

    “多大个事?!闭庵中∈虑?,李和现在根本不需要找谁,小威熊孩子就能随手办的。

    “那就谢了,有什么花使人情的,你尽管说,我能拿的出来的一定拿出来?!备⒆影焐涎Ь鸵胰?,要找人就要花钱,吴春强打定主意不要李和亏这个钱。

    “说这些就客气了?!崩詈筒辉谝?。

    何芳的电话也来了,生怕李和忘记带李览去幼儿园报道。

    果真,要不是何芳提醒,李和真的怕把李览开学的日子忘记了。

    开学这一天,德胜门一带算是被挤的水泄不通,自行车,摩托车,汽车,拖了一长串,李和前面的吉普视线挡了一干二净,他什么都看不见,不知道前面的交通状况怎么样,他才发现开小车有时候就是这点吃亏。

    李和没办法,在前面的路口拐了一个弯,把车子停进了铜铁厂胡同,然后把李览从车上抱下来,“跟老子走路吧?!?br />
    李览浑身穿的臃肿,咧着嘴想哭又不敢哭,明显不乐意走路。

    “哎呀,不远一段路呢,我来抱着走吧?!焙卫咸飨阅绨坏?,不管三七二十一要抱着李览。

    “那我来吧?!崩詈臀弈?,直接把李览送到自己肩膀,让他骑着,“扶着老子的头,别掉下去了?!?br />
    李览果真把李和的头抱得紧紧的。

    “别捂住老子的眼睛,看不见路?!?br />
    李和纠正好李览的坐姿,然后一只手拉着李览的腿,还腾出了一只手抽烟。

    他大踏步的走在人行道上,看着被堵在路上的车,感觉自己做了一个英明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