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哥,你坐着,站着多累?!庇谢榈幕够匚莞詈桶崃税岩巫?。

    李和大咧咧的在那坐下,不时啜几口茶,还有人帮着不断的续水。

    “喂,干嘛的?”

    有三个人提溜着大的编织袋站在门口左看右看,大奎不得不大声的质问。

    “请问这里是李和先生的家吗?”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人没有气恼,对着大奎依然是笑呵呵的。

    大奎没有再回话,只是向李和看过去。

    李和把茶壶放下,站起身看着眼前的几个人,然后笑着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周主任吧?”

    “李先生的记性真是好?!敝心耆思泵ι锨凹覆缴锨耙屠詈臀帐?。

    “屋里坐,周主任?!崩詈屯胀晔志鸵阉轿堇?,这家伙其实他也是不陌生的,正是县里驻京办的。他见几个人还要把编织袋提进屋里,就笑问,“这是做什么?”

    “哎呀,县里的一点特产,不成敬意?!敝苤魅涡ψ湃蒙砗蟮牧礁鋈税讯魈峤宋堇?。

    “大奎,帮着拎一下?!崩詈图永锘褂卸髟诶锩孀怖醋踩?,心想大概是牲口类的东西,也就没拒绝。

    进了屋里,周主任客气的坐下,接过李和的茶杯,笑着道,“哎呀,喊我老周就成。我们联络处已经改名了,现在改成招待所,统一归省计划委员会管。李先生离家久了,可能对家里的情况不是太清楚,之前阜阳撤县改县级市,吴市长和何副市长是第一任。而最近又有消息传出来说,原来的阜阳地区都要撤销,设立地级阜阳大市。现在我们阜阳地区行署在这里的联络处只有利辛一处,其它县市就要特批才能设联络处?!?br />
    他虽然是笑着的,但是笑的很尴尬。

    “哦,这倒是不知道呢?!崩詈筒恢涝趺雌兰?,但是他对阜阳的行政变动倒是很清楚,阜阳变成地级市至少要在96年之后了,全国各地正处在一个撤地设市、县改市的**中?!罢馐怯泻喂蟾??”

    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

    “哎呀,真的是没事,听说你回来了,我就来看看,大家乡里乡亲,理应互相关照一下?!敝苤魅沃缸琶殴盏拇拥?,“这些都是何部长让我带过来的,李先生的捐款已经收到,他要代为全县父老乡亲表示感谢?!?br />
    他说的很是恭敬。

    李和不在意的摆摆手,“客气,客气。何军升了?”

    从对何军的称呼里,李和发现了变化。

    “何市长现在是省组织部副部长?!敝苤魅涡ψ诺?,“何部长才刚刚四十出头,前途无量啊?!?br />
    “都是为人民服务?!崩詈兔蝗ジ僮笆炻?,不过何军的发展却是超乎他的意料,原来的副市长只是个正处级,上面还有阜阳地委和行署的领导压一头呢,而现在从正处级到厅级,算是真正的顶破天花板。

    周主任见李和谈兴不浓,就随意闲扯几句就要走人。

    李和不好让人空手走,作为礼尚往来,就从柜子里拿出来两瓶红酒放进袋子硬塞给周主任。

    “哎呀,这可贵重了,使不得,使不得?!敝苤魅我彩亲犯铣绷鞯娜?,这两瓶红酒可是价值不菲。

    “要是认我这老乡,就别客气?!崩詈突故乔啃懈怂?,反正红酒留在家里他也不喝。

    “那恭敬不如从命了?!敝苤魅位故墙幼帕?,笑着道,“李先生返乡机会少,不一定能给我做东的机会,我是马上要调回县工商局,待我回去跟李隆老板一起喝,他酒量是不错的?!?br />
    “那真是恭喜,那就该称呼你周局长了?!崩詈偷故橇⒙肀涞萌惹榱?,“以后也请你多关照他,感激不尽?!?br />
    “哎呀,李先生,你是客气了?!敝芫殖さ矫趴诹?,要阻止李和继续相送,“留步,留步?!?br />
    李和的殷勤还是让他脸面生光的。

    “慢走?!崩詈桶讶怂妥?,回到屋里拆开编织袋,除了两只野鸡、两只野鸭、两只活蹦乱跳的野兔,还有半扇野猪肉。

    大奎在一旁渍渍称奇道,“哥,好东西啊?!?br />
    “晚上你炖锅,吃野猪肉,其它的给我放到笼子里?!崩詈图渌囊盎醵际怯泄心傅呐涠?,显然送礼都是花了心思的。

    他起了养着下崽的主意,至于能不能下崽,他是不清楚的,先养着再说。

    “得令了哥?!贝罂豢推陌阎砣饬喑隼?,然后招呼其它人重点清除猪头上绒毛。

    等何老太太回来,一帮人已经把肉炖了一大锅,米饭都是煮好的。

    “你们就会糟践吃,咋没用料酒泡个十几分钟?!甭凵找拔?,何老太太是行家,她心疼道,“要是有腥味,你们啊捏着鼻子吃吧?!?br />
    “婶子没事,我生姜放的多?!贝罂雷约鹤龃砹?,但是在李和面前还是要辩解一下。

    “加点粉条进去?!焙卫咸膊缓煤痛罂?,从墙上取下粉条,用开水泡了一遍,直接加进了锅里,“这才好吸腥味?!?br />
    又熬了半个小时,猪肉被捞了出来,厨房弥漫出的烟雾中全是香味。

    李览挨着锅台耸着鼻子闻。

    “去啃吧?!崩詈透蛹辛丝榕殴?。

    李览对带骨头的东西情有独钟,欢天喜地抱着啃了。

    到开饭的时候,人人兴奋,不是因为菜有多好,实际上只有一盘子大白菜,一盆猪肉,主要是因为有机会和大大大大老板碰杯并且谈笑风生。

    要知道他们平常和小威说话,小威都是爱理不理,要是骂起人,简直拿他们当龟孙子。现在能得大大大大老板客气谦让敬酒,让他们有一种成为人生赢家的错觉。

    酒喝到中途的时候,小威一边哼着歌,一边甩着车钥匙进门。

    “干事的时候你不来,这会还来干嘛?”李和逮着小威就不客气,这吊儿郎当的样子也是让他生气。

    “哥,哥,你别生气?!毙⊥桓壁泼牡难?,“我真不知道,你放心吧,哥,明天哪个王八犊子再敢乱贴,我非给他煽了?!?br />
    “看他小威一副吃瘪样,许多人心里莫名其妙的开心,包括大奎在内。

    ps:有人说老帽水,这个真是冤枉,老帽每一章节基本都要花费二三个小时。如果真的水,老帽自己都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