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城区低矮的平房已经被拆迁的差不多了,被整齐的居民楼、商业广场所取代。

    连李和家门口的二庙门前路边都贴上了拆迁的标语和公告,上斜街西头的会议中心的已经建成,李和抬头就能见到。

    紫金寺街的东段是新建成的三庙街小区,离李和的家门口不足1000米。

    开杂货铺的张老头现在对拆迁的事情是彻底放弃希望了,看着离他不足500米的老邻居欢天喜地的的搬进新房,他悲从中来。

    “小李,你怎么还笑???”

    李和乐呵呵的表情,让张老头不解,按说他家这么大的宅子至少能分五六套房子的!

    拆迁补偿款更是不会少!

    “张师傅,你信我的,不拆迁是好事!”李和真心喜欢现在是真心喜欢现在这个格局,他们宅子附近的建筑基本都在,但是不远处的道路基本都打通了,胡同的最西端是长椿街,旁边就是在建的停车场,这可是解决了他的停车难问题,而且环境比以前好多了。当然,这些张老头是不在乎的,他换了另一套说辞,“你算算这些年房价涨了多少?十年前一套房子也就几千块,现在呢?几千块就够买个一平。物价涨了多少?是不是拆迁款都在涨?你现在手里拿那点拆迁款有什么用?”

    虽然国家还没有结束福利分房,可是这房价还是往上涨了,二环以内的房子一般都不会低于2000一平,高价都在四五千,这还是政府限价的结果,防止地产过热。

    但是对地产商来说,房产开发依然暴利。

    “我孙子要结婚,总得有房子吧?”张老头气愤的道,“你看看我这屋子,哪里能娶到新媳妇!”

    李和想想也对,张家的宅子虽然加上20平的院子也有100平,但是三代同堂确实有点小,“咱们看长远,张师傅,我给你打个包票,你这院子加上屋子将来要是能低于500万,我付全责!”

    张老头用怀疑的眼神道,“我都土埋半截的人了!我还看什么长远儿!别说500万!就是50万!我就卖!”

    “张师傅,你确定卖?”

    “你买?”

    “你要是卖,我就让小舅子买?!崩詈妥约悍孔右丫欢嗔?,他不在乎这一套两套了。何况他现在就是大开发商,他哪里还能差房子。

    “何龙不是买了新房了吗?他要那么多房子干嘛?”张师傅有点不解,但是何龙他也是熟悉了,一个外地人在这里开羊肉馆都能发财,让他好生嫉妒。

    李和笑着道,“他自己也有儿子的,他儿子要是结婚,他们将来住哪里?”

    “你能做他主?”

    李和肯定的道,“能?!?br />
    “我可是要现钱的,不能拖拉不清的?!闭爬贤钒殉蠡八翟谇巴?。

    “那不能,你要是诚心卖,下午就能签合同,我让他给你现金?!崩詈托ψ诺?,“张师傅,咱们处了这么多年,你还能不信我?”

    “成,我回去跟家里人商量下?!闭爬贤芬彩抢夏鄙钏愕?,50万比拆迁还划算的多,到别处差点的地段买完二套房子还能剩下钱的!

    何老太太一直带着李览在旁边没说话,此时见张老头走了,才忍不住道,“他有一套就够住了,要那么多干嘛?孩子还小呢,不着急的?!?br />
    老太太不心动是假的,隔壁的房子要是买了,等于儿子闺女就都在跟前了。但是呢,听到50万的价格,还是让她心发抖,她儿子不一定拿的出来呢,肯定又是麻烦女婿的。

    “没事,我来办?!崩詈退低昃突匚莞瘟姆沟甏蛄说缁?。

    何龙在电话里听说李和让他买房,他心里有点犹豫。

    “那是50万呢?!?br />
    李和道,“过来再说,没让你一定买?!?br />
    挂了电话,他就对着家里大门口的牛皮癣小广告发愁,不但两面墙,就是门上都被人给贴满了。

    内容包罗万象,有租房、刻章、治病、美容、**的、修漏、开锁、水电疏通、祖传老中医……

    乱七八糟的,红的、绿的、蓝的、黑的……

    他没辙,拿着小铲子整了半天,也没弄下来几张,浆糊的质量太好了!

    大奎在一旁道,“哥,要不我来吧?”

    “那你弄,不要泼水?!崩詈桶研〔痈舜罂?,地面是不能泼水的,泼水后上冻,地面会很湿滑,家里进出都不方便。

    大奎拿着铲子在那暗自发狠,晚上不睡觉也要安排两个人堵在这里,他会抓住那帮乱张贴的龟孙子!

    何龙夫妻俩都来了,涉及到买房的大事,吴春燕是不可能不来的。

    “姐夫,他家这宅子也太旧了吧?!蔽獯貉嗟淖彀捅群瘟鸬亩?,她对张家的宅子也很熟悉。

    李和笑着道,“不算旧,他们家的房顶前年才做的翻修,不漏风不漏雨,漂亮的很?!?br />
    “房子差是不差,可是没那么多钱?!焙瘟盗耸祷?。

    李和笑着道,“你自己能有多少钱拿多少,不足我给你补。我跟你说,这宅子买了不会亏,这两年房价窜的这么厉害,哪怕将来自己不想住,转手就是翻几倍?!?br />
    “真能翻几倍?”何龙有点犹豫。

    大奎在旁边插话道,“你自己买的新房现在不也涨价了吗?你们买的时候时候总价才12万,现在多少了!没三十万都不用想?!?br />
    他对何龙只有羡慕的份,这么有权有势有能耐的亲戚不知道用,还磨磨唧唧个什么劲??!

    他只恨李和不是他亲哥??!

    何龙嘿嘿笑道,“那是真涨了?!?br />
    这很令他得意。

    吴春燕把何龙拉到一边,夫妻俩好生嘀咕了一阵。

    好半会何龙才大气的道,“那就买吧?!?br />
    李和问,“你自己手里有多少?”

    何龙道,“我自己凑凑,先不找你借?!?br />
    “那成?!崩詈兔磺壳?。

    还没等李和带着两口子去找张老头,张老头老俩口和他儿子就来了。

    吴春燕要和张老头砍价,李和也没去阻拦,自己回屋抱着茶壶喝茶去了。

    等李和喝完一壶茶,两家人已经达成了共识,总价47万。

    吴春燕硬是砍下了三万块,交了两万块定金,双方约定明天早上去房管局办手续。

    何龙夫妻刚走,何老太太便抱着李览,怀里鼓鼓的跟着后面去了。

    这些年,她过得满意又知足,从来没有过过这种舒心的日子。女婿女儿今天给几千,明天给几百,从来就不断,她平常就没花钱地方,攒下了有五万块钱,既然儿子要做事,她忙不迭的给儿子送去。

    李和也就装作没看见。

    天下做老娘的不都这样子吗?

    谁又能免俗?

    大奎一个人铲了一个多小时,整出了一身汗,只把门给清理干净。

    他最后急的没办法,打电话又喊了几个人过来,李和家门口的场面弄得很大,七八个人拿着小铲子在门口埋头苦干。

    而李和呢,就抱着茶壶在旁边监工。

    最后有些浆糊形成的斑斑点点,他找出抹布,让大家用抹布沾水使劲戳。

    大奎这些人这些年因为李和得道,他们在后面也是鸡犬升天,他们现在也是分分钟钟一块钱上下的人!哪里花过这种耐心搞这种事情!

    可是李和要求了,他们哪里能拒绝!

    不但不能拒绝,还得高兴!

    高兴有了巴结李和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