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回到家听见的第一个消息是卖米酒的冯老太过世了。

    他叹口气道,“年前身体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这么快?”

    何老太在一旁抱着李览道,“就是年三十那天,大概吃的多了,年纪大了受不住寒,闹肚子闹了好几天,去了医院,没成想这一去医院就没再出来,一连住了半个月,我还让龙子两口子特意带我去看了几趟,人都不清醒,过两天,这人就没了?!?br />
    “也没通知我们一声?!狈肜咸岳詈鸵恢笔遣淮淼?,李和觉得于情于理他都是应该回来一趟的。

    “不要乱翻东西?!焙卫咸牡衾罾揽樘氲氖?,继续对女婿道,“两家虽然处的好,可毕竟不是抵实亲戚,人家怎么好意思让你们千里迢迢回来,人没了就是没了,你们回来还能有什么用?份子钱我让龙子给你上了,这人情也不差,再有两天就是‘五七’,你去送两刀纸,两挂鞭炮,这礼数就齐了?!?br />
    “那就这样吧?!崩詈兔亲?,笑着道,“婶子帮我弄点吃的吧?!?br />
    “饭煮上了,等龙子的菜送过来就能吃了?!?br />
    何老太太的话音刚落,何龙提着一个大篮子进来了。

    李和掀开篮子上的布,里面还冒着热乎气,“这羊肉真香,水平有进步,你弄这么多干嘛,不一定吃得了?!?br />
    “指着这个本事吃饭呢?!焙瘟言缇退汉玫难蛉馊糠沤俗雷由系呐套永?,“咱俩喝一杯?”

    “缓两天劲,缓点劲再喝?!崩詈透障路苫姑欢啻蠊Ψ?,肚子又是空空如也,没什么心思喝酒,“不用管我,你去忙你的,店里生意那么忙?!?br />
    何龙的餐馆主打的是烤羊肉,但是他与时俱进,在冬季里做起来了羊蝎子,生意在这一片算是做出了口碑。

    “加上孩子他大舅,加上我两口子,店里现在五个人呢,忙得开的?!焙瘟泄伤挡怀龅淖院?,但是他晓得,没有他姐夫,他就没有今天的成就,他现在在这一片,是没有人能欺负到他的。虽然感激,但是他到今天也没法那么流畅的喊出‘姐夫’。

    何老太把米饭从厨房端过来,李和拿着碗自己盛了一碗,然后又给李览卷起袖子,拣了块羊骨头给他,嘱咐道,“慢慢啃去?!?br />
    李览果真抱着骨头在门槛处蹲着啃了,那里是屋里暖气最足的地方。

    何老太也盛了饭,趁他啃骨头的间隙,给他塞一勺子的饭。

    可是饭吃到一半,他就半张着嘴,眼皮子合上,在那冲冷子。何老太赶忙把他抱起来,给他随意洗个手就放回房间睡觉了。

    何龙一个人喝酒喝得没劲,笑着道,“你也少喝点吧,喝的暖和?!?br />
    “来一两吧,不要多?!焙瘟蛇笞旌鹊孟闾?,李和跟着有点馋,他把杯子伸过去,道,“可以了,可以了?!?br />
    他和何龙一碰,一吸溜进肚子一半。

    “这羊汤不错,我熬一天了?!焙瘟忠笄诘母詈褪⒘艘煌胩?。

    李和嫌弃穿袄子不自在,干脆脱了,只穿了一件衬衫,撸起袖子道,“生意还行?”

    “一年比一年强,都是老客带过来的,这些被带过来的尝过一次后就又成了老客?!焙瘟饧改甑亩土?,已经有了自己的生意经,毛茸茸地接地气,活生生地向上长——虽未长成气候,却具气概?!笆偕绞逅档亩?,这做生意是做牌子,牌子作响了,人家认你实诚,认你做的,那生意怎么都不能差!”

    李和笑着道,“要不要扩大个生意?”

    “这个生意就已经忙不过来了?!?br />
    “店面再弄大点,多请点人手就是,地方我给你找,本钱要是不够,我再借点给你?!彼淙恢皇歉鲂【俗?,但是也是名义上的弟弟,可是这点身家和李隆一比,差的不是一星半天,李和也不好厚此薄彼。

    “不用。我已经担了你那么多人情了,欠你的钱才刚还清没一年呢,不能再借了?!焙瘟峋龅牡?,“你和我姐已经帮我这么多了,说个实话,就是本地人想要我这气运都没呢,我还有什么不知足呢?我要是还拿不起来,还不如找块豆腐撞死呢?!?br />
    “那就加点油?!崩詈途倨鸨右豢诤韧?,又不自觉的给自己添了一杯,酒是越喝越香。

    这样越喝越有感觉,他停不下来。两个人喝了一斤半酒。

    喝完酒后,他没工夫收拾桌子,洗了一把脸,泡了个脚就径直回到房间。

    他用手摸摸梳妆台,一层不染,看来何老太是勤来打扫的,再看看被子,也是新换的。

    他没再多想,挨着床就睡着了。

    回来的一两天,他每天都是吃吃喝喝,今天不是平松请,明天就是潘松请,甚至冯磊都学起了场面,在香格里拉里拉酒店给他摆了一桌。

    谁他都不好退却,每天就是这么过,以至于他想去找赵永奇和高爱国、蒋爱国等人都没多少时间。

    好不容易他得空一天,正准备带着李览去赵永奇那里,李秋红却过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个红色的请柬。

    李和笑着道,“秋红,结婚了?”

    李秋红不客气的的道,“李哥,你别拿我开玩笑了,我年龄还小呢?!?br />
    “那这是给谁送的?”如果是共同认识的人,李和没有理由比李秋红晚知道。

    “我哥?!?br />
    “谁?”李和好像没听清楚。

    “李爱军!”李秋红提高了声音,“是我哥李爱军!你没听错!”

    “这么快?”李爱军只比李和早回来一天,这速度也忒快了。不过他很快又反应过来,问道,“你哥结婚好像你不高兴啊?”

    “他....他...找了个......”李秋红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表述。

    “找了个什么样的?”李和紧着追问。

    “找了个带拖油瓶的!“尽管‘拖油瓶’这个词不雅,或者有点侮辱人,但是李秋红还是气呼呼的说了出来,”你说我能高兴吗!”

    “什么情况这是?”李和好奇居多,他不管李爱军找什么样的,关键是李爱军自己要喜欢。

    “一从香港回来,他除了工作就是工作,我们也没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崩钋锖旒绦?,“可没两天我们就发现他和以前不一样了,具体怎么说呢,反正也是有说有笑,就是不对劲。后来付霞姐回来又和我们说了情况,我妈忍不住,说了几句酸话,让我哥再去相亲?!?br />
    “然后呢?”李和觉得没什么问题啊,“去相亲了?”

    “没相亲!我哥说,要让他结婚可以,得让他自己选,我老妈自然一百个同意??!可是没想到会这个这么样的女人,我妈都气死了?!?br />
    “你爸妈这就同意了?”

    李秋红道,“不同意能行吗?总比我哥一辈子打光棍强吧,他们还有机会抱个孙子,还有个盼头,要不然这辈子他们都没机会抱着孙子了。我哥这脾气,谁不理解?脾气好归好,可是撅起蹄子来,谁都按不住,要不然我们早就找你去帮着劝劝我哥了?!?br />
    “他自己喜欢就好,他自己要过日子的,外人倒是没有必要管那么多?!崩詈椭兰词顾敫缮胬畎氖虑?,李爱军也不会听他的。他只是不理解,从现实的角度来说,一般人都不会找这种拖累,因为从物质的条件来说,李爱军在满四九城是绝对数得着的,一大堆的姑娘愿意排着队让他挑,他得挑花眼。

    “哎,谁说不是呢?!崩钋锖煳弈蔚奶究谄?。

    “十五号,就这几天吧,这么着急?”

    “是我妈着急,好不容易有个说定的,要是中途再出幺蛾子,她这小心脏可受不了,她就要眼前给板上钉钉,让我哥没得反悔才行?!崩钋锖熘苯涌嫉髻┳约豪夏?。

    “理解,理解?!崩詈图堑美畎乖谛扌氖焙?,李家老娘就给李爱军找过哑巴,找过残障,就这样的,当年她们都轮不上,一个断了腿的男人,失去了行动能力的男人,比残废还残废呢!

    哪怕再偏远乡下的姑娘,也不会为了一个城市户口把自己给轻易断送,这是很现实。

    这几年李爱军已经发迹,又补了假肢,李家老娘的眼睛已经往上翻,择媳妇的标准一高再高,真真的选花了眼,选中的姑娘人家没有不带乐意的,可是呢,她儿子就是个糊涂蛋子,没有一个中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