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龚敏脸色有点不自然,她又不是傻子,能不明白付霞的意思?

    付霞笑呵呵的道,“呵呵,都说机会可遇不可求,现在看来也不一定嘛?!?br />
    “付小姐,明人不说暗话?!惫粲械愎也蛔×?,她大概已经明白了付霞的意思。

    “哎呀,我就说你好命,我就从来没这种好命?!备断妓淙挥械愕髻┑奈兜?,但是说的也是实话,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让她肯实心踏地的男人,结果中途还把她给撩了。后来,又遇到一个可以让她为生为死的男人,可是这个男人又太实诚,不肯破戒,她偶尔又感叹自己命苦。

    她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有个孩子,一个可以让她守着的孩子。

    “付小姐,你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去忙了?!惫粜睦镆徽蠓吃?。

    付霞噗呲笑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想问问什么时候喝你和李大哥的喜酒,你们年龄都不小了,可不能再拖了?!?br />
    “付小姐,我先去忙了?!惫粽酒鹕碜砭妥吡?。

    付霞冷笑道,“龚小姐,我是明白了?!?br />
    她不管龚敏的惊愕,也转身走人。

    回到李和家的时候,她气的把包往椅子上一扔。

    李和道,“什么情况?”

    他忙活一早上,终于把所有的猪仔赶到了栏杆里。当然最高兴的就是王玉兰,从深圳刚拉过来的二十多头猪崽,让她感觉到很充实,恨不得一天喂上几遍,生怕它们都吃不饱。

    甚至李兆坤都在那咧着嘴笑,那是发自内心不可抑止不能控制毫无压抑的笑,为此还耽误了游艇的生意。他主动担起了清扫猪栏卫生的工作,这也是他的家业,他的家业越来越大,莫名其妙的成就感不是外人能理解的。

    李和知道这一步干的不错,哪怕去掉了农民的皮,骨子里还是农民,最在乎的还是抓得住看得见的东西。

    他看见付霞气急败坏的样子,大概心思也清楚,“等会我喊老李过来,不行就拉倒?!?br />
    “我是咽不下这口气!”付霞很是气愤,同时又为李爱军不值。

    “给她的也能要回来?!崩詈途龆ㄎ畎Ц霾黄?。

    下晚的时候,李爱军来了。

    李和向他说了下自己的计划,李爱军就摇头,“都是我心甘情愿的,哪里能怪人家?”

    他的脸色很是不好看,那只假肢好像支撑不住力道,站的摇摇晃晃。

    李和慌忙上去扶他坐下,“不要认那么死理了,该为你自己考虑了?!?br />
    “当我求你们了,忘了吧,忘了吧?!崩畎蝗荒沮×?。

    “姓李的!我告诉你!你要是下不来这狠心,我帮你下!”付霞不怕得罪李爱军,她晓得还需要下重药。

    “没事,没事。就当我再求你们一次,不要为难她,她不容易,不容易啊?!崩畎∫』位蔚某隽死罴?。

    他心疼她。

    还不足十六岁的时候,她就偷渡到香港,命差点丢半,其中的苦楚,谁又晓得呢?谁又值得她信任呢?那些饭馆里的男人,她是见惯了的,他们假装义气,打架似得让坐让帐,拼命的猜拳,喝酒,他们不必要而故意的挑毛病,找茬,骂人,甚至有人朝着她喊,“说个价啊,小嫩的?!?br />
    她脸红的冒出火,头低的不能再低,那是没办法。

    她最阔的时候,手里也就一块钱,即使她挣了钱,挣钱的方法也叫人哆嗦,她不敢乱花一分,甚至要饿着肚子,万一老家熬不下去要用钱呢,万一兄弟姐妹要学费呢....

    每一分都在精打细算,哪怕她饿晕了,她也得往老家寄钱。

    她的笑脸总要印到他的心里去,他不是傻子,他要怀疑,便觉得疑心对不起人,她是那么的温和可爱。

    他理解她。她总想着衣锦还乡,可是带个断腿的男人回去,算是衣锦还乡吗?

    她有家庭,有父母,有兄弟姐妹,她不能只顾着自己喜欢不喜欢,恨不恨。

    他想埋怨她,可是想到她背着他啃包子的背影,他就埋怨不出来。

    都不容易,这年头谁又容易呢,人啊,有时当真是不如狗的,狗呢,有个地方便可以躺下睡,有个骨头就可以啃。

    为着所有人,这苦楚他得受着,他是男人是不是?

    付霞要追上去,李和把她拦住,“让他清醒清醒?!?br />
    这种痛,他是体会过的,没有体会过的人永远不会懂,生命中自以为最宝贵的东西突然间没了,那还有什么意义呢?

    但是最后,他还是不放心,让丁世平跟着过去。

    付霞在这里也没住几天,她得趁着功夫,给新厂房找个地址。她前脚刚走,李隆和杨学文已经进了深圳,随行的还有三个孩子,是开学的时候了。

    听说三个孩子进了深圳,不但李兆坤老俩口要跟着去接,汤老头也要跟着去接。

    汤老头见到孩子的第一面,果真先抱起的就是杨淮,虽然杨淮嫌弃他的胡子拉碴。

    王玉兰心疼小儿子去不了香港,还想把儿子留在身边,要不然她养的鸡,养的鸭子就可以给小儿子杀一只吃。

    李和倒是私下里问了下李隆,愿不愿意去香港。李隆头摇的拨浪鼓一样,他的地盘,他自在,他说了算,没比他还潇洒的,现在他的事业的紧要关头。

    李隆回去了。杨学文留下了,他还得和万良友继续做二手木头的生意,经过他的盘算,这是一门大生意,而且在这里留着,他能经常见着儿子。

    李和也带着李览独自回了北方,把张兵和丁世平留在了家里。哪怕何芳再舍不得儿子,可是她晓得她的小闺女必然受不得北方的寒风的,小闺女还未曾受过寒风。

    李览跟着老子回去,也是心不甘情不愿,他老子凶着呢,他怵他老子。

    李和到家门口的时候,发现大门已经被大雪堵住了,他想推开个门缝往院子里瞅瞅,也没办法,冰旮沓很结实。

    何龙拿了一把铁锹铲了半天,又用了几壶开水,才把门打开。

    ps:想飘?。?!给个机会!有票砸哈!甭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