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在过于无聊,他就带着大黄到后山开始侦查地形,养猪的事情还搁在他的心里呢,他总不能忘,谁让他就好红烧肉呢?

    他没走远就看中了海边上的一处滩涂,蓝天碧水白云绿树,这样的坏境竟然用来养猪,真是高大上??!

    而且最妙的是,他不需要盖猪圈,因为再往北边走不了几步就是一长串陡峭的崖壁,崖壁的下面都是空的,挺宽敞的,完全可以遮风挡雨。

    而且北边崖壁的尽头都是海水,猪也跑不了,只要在南边放几道栅栏就可以了。

    他越想越得意,他就觉得这么做没毛病,他从来不会用高贵或者逼格或者礼貌来表示自己所受过的教育,他的善良,他的宽容,他的教养是骨子里,不是靠教育得来的。

    他看张兵从远处过来,笑着道,“进深圳帮我抓点土猪回来?!?br />
    “杀猪?”张兵听的很疑惑。

    “猪仔,花猪、黑猪都行?!崩詈椭缸叛矍暗?,“再找人拉铁栏杆回来,拉个围墙,不说养个百十头,四五十头总要养吧?!?br />
    张兵笑着道,“养猪这活以后交给我,我在部队养过猪?!?br />
    李和笑着道,“轮不到你?!?br />
    他老娘肯定第一个高兴,照顾的比谁都殷勤。

    “那我现在就去深圳?!?br />
    “等下,等下?!崩詈屯蝗幌肫鹄戳耸裁?,“不要去深圳了,你办通关估计是麻烦事,你和吴师傅一起,联系本地的种猪厂,让他们给你代理通关?!?br />
    “好的?!闭疟詈兔挥性俳淮牧?,抬脚就走。

    王玉兰听说儿子要在这里养猪,果然是很高兴的,她确实是早就想养了。

    工人拉着铁拉杆和砖石的厂子一进来,她就跟着忙前忙后,还把李兆坤拾掇了出来,帮着弄围栏。

    李兆坤虽然懒,可在某些活计方面丝毫不差,他要求工人必须给沙滩上掘一米地基,不然不要下砖,为这还得了工人的不少埋怨。

    李和在旁边看着,也就没插话,只是亲自把家里的水管拉过来一条,用来做清扫和饮用水。

    他回屋的时候,何芳抱着闺女还在和付霞聊天,他隐隐听到她们谈到了李爱军。

    “老李又怎么了?”李和忍不住插了话。

    付霞叹口气道,“还不是和那姑娘的事,我来的时候,李婶子对我是千嘱咐万交代,看爱军大哥能不能和那姑娘有个结果,再拖下去非急坏这一家子不可。你说,这爱军大哥条件又不差,在这里干耗着算怎么回事?”

    何芳也道,“老李这个人挺不错的,那姑娘到底是怎么回事?”

    付霞道,“我也琢磨呢,实在不行,我就做个恶人,去探探底,这样不明不白的,真是没什么意思?!?br />
    “要不要一起去吧?!崩詈鸵蔡孀爬畎拘?。

    付霞摆摆手,“不用,你个男人说话都不方便,还是我去吧,顺便把吴淑屏给拉着?!?br />
    何芳抱着闺女又换了一个姿势,道,“我陪你去吧,那女孩子我应该也见过,倒不是什么凡角?!?br />
    “姐,你当我这么多年的生意都是白做的?”付霞安慰何芳道,“不管她是什么人,我先去给她号号脉,坚决不会打糊涂账?!?br />
    何芳调笑道,“那你自己呢?你也不小了,该为自己考虑了,这么单着也不是办法,你的条件也不差啊?!?br />
    说完又意味深长的看了看付霞。

    付霞被整的满脸通红,“姐,别扯我身上啊,你不知道,我厂子里一堆的事情呢,现在啊,趁着生意好做,我多赚钱才是正经,这趟刚好趁着过来,准备在珠三角地带选个地方重新开个厂子,我已经让人去打听了,我自己脚不沾地,现在哪里有时间谈情说爱的。我是看透了,什么都没这钱亲?!?br />
    见何芳还要继续说,赶忙的跑开去逗弄李览玩去了。

    第二天一早,她就借用了李和的司机吴师傅,让他开着车带着从李秋红那里得来的地址去了九龙。

    她在一家茶餐厅的门口停下,看看门牌号,核对下纸头上的地址,再仰头看看门头,叫龚记冰室,进里间,面积不小,和传统茶餐厅的布局一样,很窄,只有两排桌子,但是很长。

    她没有选择坐下,在点餐台跟前站住。

    “小姐,你要点什么?”一个女孩子穿着制服微笑着问。

    “给我一个菠萝包,一杯奶茶,不加冰,谢谢?!备断级宰排⒆幼邢盖屏肆窖?。

    “小姐?”女孩子被付霞这样盯着有点不好意思,不自然的用手摸了下脸,以为脸上有什么脏东西。

    “你是老板?”付霞终于发问。

    “是啊?!辈皇枪粲质撬??她的脸上比往日白皙了不少,对着付霞露出灿烂的笑容,道,“小姐,请你找个地方坐吧,马上给你送过去?!?br />
    付霞回头一看,后面还有三个排队的,抱歉的笑笑,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龚敏给她端过来点餐的时候,龚敏也顺势在她的对面坐下。

    “小姐是内地过来的?”

    付霞的笑容,付霞的口音,付霞的眼神,总让她感觉到一丝不舒服,她就想借着送餐的机会来问个清楚,她现在是老板,一般情况下不会再亲自送餐。

    “是啊?!备断加蒙鬃咏炼艘幌履滩?,然后笑着道,“我是爱军大哥的朋友?!?br />
    “原来是爱军大哥的朋友,真是不好意思?!惫羲实男ψ诺?,“早知道我该请你的,你看看还想吃什么,我请客?!?br />
    付霞端起杯子抿了一口奶茶,“很不错的,难怪生意这么好?!?br />
    “谢谢,生意还成?!?br />
    “所以我说爱军大哥有生意头脑呢?!备断加痔鹜吩谥芪Т蛄苛艘蝗?,“餐厅赚钱,房子又升值,真的是一举两得?!?br />
    关于这两个人的情况,付霞基本都是从李秋红那里得来的,这间商铺原本是沈道如公司下面的,李爱军舍了脸面最后买了过来,尽管沈道如给了成本价,也花了李爱军200万港币,基本上是他所有的个人流动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