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敢说要做全行业第一,但是一小部分行业,他要努力做到第一!

    他现在有庞大的基业,首选的是稳,但是只要不作死,在这个大时代,能做到10%的增长,在巨大的基数面前,也是非常吓人的增长!

    成败在于细节,要从每一个细节做起,小到一个螺丝钉都要做到最好!

    而眼前最容易实现第一的就是地产,那就从地产开始吧,谁让他阴差阳错,一不小心修建了一栋中国最高楼呢?

    他的这栋楼不但成为浦东,而且也成为了中国的标志性建筑!

    接下来半导体行业,计算机行业,互联网行业,机械行业,汽车行业,他都要去争一争气!

    越想越多,他几乎是欢喜的。

    午饭已经开了,李兆坤心满意足的下了牌桌,攒着唾沫把票子数了好几遍,这一小会他赢了四五百,钱多少对他现在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成就感,他好久都没做过这么有成就感的事情了。

    一张大桌子是坐不下这么多人,直接院子里拼成了一张长条桌,这样才能堪堪坐下。王玉兰是大气的,这一次光鸭子就杀了五只,老母鸡杀了八只,没用盘子,全部是大的粗瓷大盆,装的满满的,全部摆在了桌子上。

    李兆坤数好钱后,趁着还没开饭的功夫,招呼付彪帮着把烤架搬出来,架上羊肉串、海鲜,这活他现在已经是熟的不能再熟悉了。

    何芳出来笑着问,“大家都喝什么酒?”

    有的要红酒,有的要白酒,有的要啤酒,意见不同意,总归都是存着拼酒的心思,要按照自己的强项来选择。

    李和指挥喇叭全和古小华把车库旁边的一间小屋子打开,搬出来一箱箱的啤酒,不征求大家意见就直接道,“别争,女士随意,但是男同志们,咱们先是喝啤酒簌簌口,啤酒喝完要是不行,咱们再喝白酒,白酒还是不行,咱们还有红酒开胃?!?br />
    众人也就欣然同意,至于伊万诺夫和铁木耳这几个老外还是需要翻译的,一直光看李和嘴型不知道他在说什么,至于江保健愿不愿意翻译,就看他心情了。

    江保健现在也是大咖,李和在东欧的许多产业都是他在掌管,地位远在伊万诺夫和铁木耳等人之上。

    他现在明白了,不辣到底,不狠到家,他是治不住这帮人的,特别是马蒂奇的擅自离守,让他至今恼怒异常。

    啤酒一瓶接着一瓶,古小华开瓶的速度都有点跟不上。满场三十多号人,无论男女,都没几个酒量浅的,付霞和吴淑屏坐在一起,两个人形成了战略同盟,只是正轮番着找于德华对吹。

    于德华有苦说不出,忍不住白了吴淑屏一眼,这娘们现在已经不和他一条心了。

    李和没敢吹瓶,知道要碰杯的人多,只敢一小口一小口的喝,可是后面实在架不住怂恿,一口一杯。

    到第九瓶的时候,李和绷不住,赶忙去了一趟厕所放水,洗了一把脸,才算清醒了一会,德国黑啤还是有点劲道的。

    他没立即上桌,在旁边看伊万诺夫和付彪在对吹,两个人拿着瓶子鼓着腮帮子,一瓶接着一瓶的往肚子里倒,每个人面前都至少放了二十个空瓶子。

    旁边的人都看的目瞪口呆。

    李和没去拦着,直到付彪先忍不住去跑厕所的时候,这场战役才算分出了胜负。

    平松见付彪落下风,感觉有点丢人,本来想去复仇,可是看到伊万诺夫已经喝了那么多了,再去拼酒就没多大意思了。

    他把目光顺到了铁木耳身上,铁木耳书生气比较多,哪里是平松的对手,喝完一瓶就认熊了。平松感觉好生没意思,给他顺顺背,就这么草草结束。

    喝的差不多的时候,仰勇和张先文会来事,要求李和说的什么,其他人也在后面纷纷鼓掌。

    “没什么好说的。对很多人来说,在任何方面取得一点成就,超出社会平均水平,都太难了。哪怕是多读几本书,或是把菜做好吃一点,都太难了?!崩詈陀值贡【瞥蠹揖俦?,“总之我是希望大家珍惜眼前的机遇,努力赚钱,努力努力再努力!实现共同富裕。谢谢?!?br />
    他向来都是宽以律己,严以待人。

    当然,这是双重标准。对比我穷的人,我要求自由。对比我富的人,我要求平等。对比我闲的人,我要求人权。对比我努力的人,我要求“公平”。对比我偷懒的人,我要求竞争。

    双重标准谁都能,大概是国际惯例与中国国情的关系。

    中国式过马路那叫闯红灯,但是美国人,那估计叫“情怀”,或者叫“观察能力”、“独立思考能力”。

    某些人会说:刘邦、朱元璋、洪秀全有一个出身高贵的吗?不都是贼王八出身吗?

    某些人还会说:民主国家的伟大,就在于英雄不问出身低!你看人家美国总统林肯!

    所以说,“某些人”不是大脑有问题,而是屁股坐错了地方,屁股指挥脑袋嘛,是不是?

    所谓的贵族,不是看他有多会装逼,而是看他有多牛逼。

    在掌声还没起来之前,他赶忙补充道,“一切在不言中。干杯?!?br />
    这一顿酒一直喝到了下午三点多钟。饭后,他把付彪、平松、吴淑屏、沈道如、伊万诺夫以及指定翻译江保健喊到了他的书房里。

    他向几个人表达了他想在地产业上有一番作为的心思,最激动的就是伊万诺夫,美国地产业有多火爆,没有比他更清楚的了!

    只要肯投钱,没有不赚的道理!

    “李先生,我非常有信心在五年内成为纽约最大的地产商!”

    李和冷笑道,“五年?如果五年内你做不到美国前五,你就准备回白俄罗斯挖泥煤吧!”

    江保健有点犹豫,不知道李和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没直接翻译,而是看了看李和。

    “直接翻译?!逼玖夹乃?,李和待他们都是不差的,再拉?;挂趺蠢??做事业不是做慈善,一股和气是成不了事情的。

    过往的渺茫,混乱,金钱,**,拘束,自由,野蛮与文化,残忍与漂亮,青春与老到,捻成了一股邪气。

    邪气,没有这股邪气,他活个什么劲?

    伊万诺夫听到江保健的翻译后,直接低下了脑袋,他的酒劲醒了大半,他觉得大概是自己太放肆而惹起了李和的不满,诺诺的道,“李先生,五年内是很难的,一个项目的建设周期平均需要45个月?!?br />
    “这不行?!崩詈鸵∫⊥?,“先了解一下什么叫亚洲速度,什么叫中国速度,什么叫新加坡速度,什么叫日苯速度。建设速度我不求你有亚洲速度,但是起码要比同行业快30%以上?!?br />
    用接近四年的速度盖一栋房子,他是不能忍受的。

    “我会努力的?!币镣蚺捣蚣嚼詈偷奶?,知道没有缓和的余地,也就不再多说。

    沈道如要说话,李和直接打断,“你我不担心,守住香港和英国,这是我最低的要求?!?br />
    沈道如笑着道,“你放心,一定不会有差错?!?br />
    李和又挨个点评了付彪和平松,一个以深圳为中心,辐射全国,一个以华北为中心,沿海城市发力。但是对于内地的房产企业,他目前是以囤地、物业出租为主营收入,至于卖房子?

    那才有几个钱!

    散场的时候,何芳谁都没留,唯独留下了付霞,笑着道,“陪我好好唠唠,多住几天?!?br />
    两个人在一起那么多年,说没感情那是不可能的。

    “哎?!备断几咝说挠α?,可能是碍于李和的地位或者长久的不见,她突然感觉对他们陌生了许多。

    李和留着她和何芳在那聊天,他本想上楼睡觉,可是酒劲早就散了,睡不睡都没多大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