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倒是能耐?!崩詈拖胂胍簿兔靼?,塞尔维亚是偷渡欧洲的黄金线路中的必经之路,只要有路子,做蛇头是稳重不赔的生意,向每名偷渡者收费1000到5000美元,一艘船能坐200人,一周入手上百万美元根本不是难事。

    何况又是马蒂奇这种军阀性质的人物亲自参与。

    地中海蛇头不是大家电影看到的那种的渔民或船夫单打独斗的营生了,这是聪明人才能做的生意,必须废寝忘食,读报纸,研究欧洲法律,钻研欧洲边防局动向,才能想方设法要把偷渡船弄进欧洲。

    早就形成了一条有组织的跨国产业链条。

    偷渡是一场祸福难料的赌博。

    相对来说,地中?;顾闶窍琳头缙嚼司驳暮M?,一些非洲和中东地区的偷渡客都是不易,但是往往也只需要几天时间。

    而中国人要偷渡出去更是要命。

    偷渡去美国此刻还在风靡,他们从陆路或水路,辗转大半个地球花费数月时间到达美国,路子宽广的会通过假签证借道香港、泰国、缅甸、甚至非洲光明正大的坐飞机进入美国,然后低调的隐藏起来。

    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不管男女老少就开始一波一波的往外走,只要有一个两个成功的走出去,后面的亲戚朋友就以传帮带的形势沿着老路继续走出去。

    有的人为了生存,有的人为了理想,也有的人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很难说清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侨汇不但是国内侨眷的主要生活来源,也是国家非贸易外汇的重要收入,一度在外汇总收入中占有很重的比例,其中以胡建和广洲最多。

    在李和的心里就是,只要有本事,有更多的人走出去才好,凡事都靠争。

    “是的,李先生?!币镣蚺捣虻?,“这是很好的一门生意?!?br />
    李和沉声道,“铁木耳翻译给他听,不准占毒品的生意?!?br />
    他越说越阴沉。

    他早就知道伊万诺夫不是什么好东西,尽管他不想管,可是伊万诺夫是他在美国重要的棋子,他不能让他做坏事。

    看着李和的脸色,伊万诺夫也能大概感受到李和的阴冷,不等铁木耳翻译完,就急忙摆手道,“李先生,得益于你,我现在是上等人了,我不会做那种下等人才做的事情!你放心吧!我绝对是不会碰的!”

    他是纽约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地产大亨,怎么可能去做那些自毁前程的事情呢?

    令他没想到是,前一秒的李和阴晴不定,后一秒立刻就笑了。只见李和蹲下捡起一块王玉兰晒在地上的青萝卜干儿往自己嘴里塞了一个,呱唧呱唧嚼完,然后又捡起一块递给伊万诺夫,“尝尝,味道不错?!?br />
    伊万诺夫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可是见李和喉咙有下咽之后,才敢大着胆子吞井了自己的肚子。

    中午的午饭本来是寿山和周萍想下厨的,可是实在抵不住王玉兰的殷勤劲,没机会一展身手。

    在王玉兰的观念里,那没有让客人进厨房主厨的道理,不过她最后还是留下了周萍和付霞给她打下手。

    院子里和客厅里都摆了好几张桌子,搓麻将的搓麻将,打牌的打牌。出于客气,仰勇把李兆坤也拉上了麻将桌。

    李兆坤毫不犹豫的,他早就手痒了。

    柳联想笑着道,“老叔,咱们怎么玩,点炮还是不点炮?还是全靠硬自摸?”

    每个地方的麻将玩法都不一样,他还是想问清楚一点。这次来香港见李和是其次,主要还是想通过沈道如的路子,想在香港融资上市。

    昨晚的宴会之后,沈道如已经给他打了包票,此刻他的心情大好。

    “当然点炮?!币坏┥狭伺谱?,李兆坤的气势就不一样了,他把烟吊在嘴上,双手不停在桌面上搓来搓去,道,“5块的?!?br />
    说他这不好,那不好,他认了。但是说他搓麻将不好,打死他也不认。

    “那就是包庄30,庄家带明杠45,暗杠60?”仰勇也在一旁求证。

    “多一杠就多一番?!崩钫桌ぢ牒门仆耙煌?,骰子一抖,掷出个三,指着下家苏明道,“快点,到你了?!?br />
    李和在旁边站了一会,见他们玩的高兴,就没去打扰他们,只是和吴淑屏在一边聊天。

    “大厦的主体已经全部完工,底层大厅装饰竣工,电梯设施和主体照明系统投入运转?!本饷炊嗄甑睦?,吴淑屏从气质上来看,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眼睛不大,可是有神;长头发齐肩,乌黑发亮?!巴耆度胧褂靡谖逶路葜?,到时候会有一个竣工仪式?!?br />
    她嗓音很小,可是吐字清楚,她的唇,腮,手,眼睛都在帮着她表达。

    她只是给了李和一个询问的意思,但是又没直接问。

    “我会尽量过去?!崩詈托ψ诺?,“不过还得靠你,我不会出面?!?br />
    吴淑屏点点头,笑着道,“李先生,你猜对了,浦东已经进入了大开发的时期,不少人要从我们手里拿地,包括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都询问了意向,我都没有同意?!?br />
    “不过原则上我们还是要配合市委的规划?!背嗽诙矫髦榈牡乜樯?,李和松过口,其它的单纯的卖地的建议,他是全盘否决,他不差钱,他还是想把陆家嘴按照老路子建设成金融cbd,“可以走合作开发的路子,合资筹建陆家嘴开发公司的事情我也没意见,但是卖地,那是不行的?!?br />
    到时候地是他的,楼是他的,做他预想中的包租公,一天不收个十几亿的租金,出门都不好意思说他是做地产的!

    先把地产做到第一!

    这是他眼前紧要的想法,他害怕刚起个想法,等会就忘掉,就迫不及待的道,“帮我记着,我先把地产做到第一,先是中国第一,后是亚洲第一,最后一定是世界第一!”

    “这个.....”吴淑屏陡然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也被李和突然冒出的天马行空的想法给惊呆了!虽然她眼前也对金鹿地产有了一点信心,可是眼前还是亏损状态呢!

    “不怕!”李和信心十足的道,“这地产行业一旦爆发出来,会超过你的想象!”

    何况,他还有向阳地产、远大地产、地大地产,不止有金鹿地产,还有伊万诺夫在美国操作的达美地产,他的鸡蛋也没放在一个篮子里,兄弟姐妹这么多,总归有一个能出头吧?

    至于富华地产,不属于他完全控股,他就给直接忽略了。

    这事,他越想越靠谱,先从地产入手!

    没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