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心里虽然有他的想法,但是还是坚持道,“香港学生的视野观、国际观还是比内地强上不少,你不希望孩子将来没什么见识吧?”

    何芳这次给李和又续了一杯水,笑着道,“你笑话吧,别想来糊弄我,英文只是一个技能,别和什么国际观等同,英语在四十多个国家是官方语言,这些国家的学生都有国际观?英语肯定有用,我也会督促孩子学,这个你不用管?!?br />
    “照你这么说,我把李沛他们带过来就是不对了?”李和心里有点无奈,被何芳这样一说,他对李沛他们的教育方式也有点信心不足。

    何芳道,“当然没问题,不然你以为我凭什么费那么大劲让儿子进棉花胡同去上学?李沛、杨淮又不小了,来香港之前,英语单词一个都不认识,在老家就是耽误??稍鄱踊固?,棉花胡同的学校又不差,等他基础知识扎实了,到这边上学学点语言技能我又不是不能同意?!?br />
    “你可真是挑剔的很?!崩詈托南律晕⒖砦苛艘幌?,何芳的意思是说内地教育教育资源的不均衡,一线大城市的教育水平可能比香港好,但是至于他老家这种地方,哪怕是县城,教育水平都不是太高,特别是在农村地区,就显得尤为不足。

    “行了,睡觉,我心里有谱?!?br />
    “恩,我去洗个澡?!崩詈涂梢圆迨肿约褐蹲雍屯馍逃?,好像对自己儿子的事情上插不上手。娶一个有文化的老婆,要随时做好吼不住的准备。

    大多数男人是有侠义精神的,特别是结婚以后,才晓得什么是牺牲。

    一大早,他就被何芳拱起来了。

    “起来吧,家里来客了?!?br />
    李和刷好牙洗好脸下楼的时候,客厅里已经坐了一大圈的人,王玉兰似乎很高兴家里来客,要不然家里就太孤单了些,她正忙着给这个倒茶那个添水。

    李览正抱着一大袋子的巧克力,心不甘情不愿的全部上缴给了何芳。

    “再吃甜的,牙就没了?!崩詈凸ッ源?。这些巧克力不用说,也是来客带过来的。

    然后他对李爱军等人道,“你们起来这么早干嘛,在家多睡一会就是?!?br />
    付霞抢话道,“老丁拉着我们去渔村吃了海鲜粥,大家吃完就顺便来了?!?br />
    李和见她旁边还有一个小姑娘,就问,“这是老丁闺女吧?”

    丁世平把小姑娘揽在怀里,笑着道,“瞅瞅,你看看能不是我闺女吗?”

    李和果真在父女俩脸上盯了一会儿,然后才松口气,笑着道,“恭喜你老丁,辛亏长的不像你?!?br />
    大家听了都是哈哈大笑,丁世平五大三粗,腿短身长,小鼻子小眼睛,如果闺女和他一样,那才叫糟糕。

    而小姑娘年龄不大,小麦色的肤色,脸面清秀,圆下额,大眼睛,只是脸面和丁世平有几分相像。

    丁世平骄傲的道,“孩子随她妈多一点?!?br />
    李和看李老头的孙女李琼也来了,就对在餐桌上的老五道,“去带两个妹妹去玩去?!?br />
    “恩?!崩衔迕挥芯芫?,她一个人待在家里都快发霉了。

    丁世平拍拍闺女肩膀,“出去玩会?!?br />
    老五见小姑娘还在犹豫,用完好的左手拉着她道,“走吧,不跑远,咱们去海滩上捡贝壳去?!?br />
    小姑娘对于这热情不好拒绝,还是跟着一起出去了。

    宅子内外的树木绿的不能再绿,连厚实的水泥墙上,水泥地上都能被顽强的小草逮着机会窜出一点绿。

    李和没有和寿山、李爱军等人多说,把伊万诺夫、铁木耳等人喊到了外面的一个凉亭边上。

    他点着一根烟,就迫不及待的问道,“马蒂奇是什么情况?”

    “抱歉,李先生,事先没有和你通知,但是你知道我们和马蒂奇的友谊,他向我们求助,我们不得不帮他?!币镣蚺捣蛩淙灰丫诿拦?,可是他的英语水平还是一如既往的糟糕,还是依靠铁木耳用英语翻译的。

    李和寒着脸问,“如果他后面继续要钱,你们还继续帮?”

    战争的事情,他早就决定不掺合了。

    伊万诺夫这次没说话,却是铁木耳开口,他笑着道,“据我所知,北约部队已经介入波黑战争,但是米舍洛维奇是不肯接受调停的,这场战争还会继续。马蒂奇不会差钱的,他已经在塞尔维亚种了大片大片的罂粟。这个利润可就高了?!?br />
    “罂粟?”李和不觉得惊奇,因为南欧地区本来就是罂粟的发源地之一,他在捷克的时候就见识过大片的罂粟花,不过大多是观赏罂粟。

    经世界卫生组织批准,全世界只有六个国家可以合法种植罂粟,中国是合法种植药用罂粟的国家之一。

    但是仅限于腾格里沙漠南缘的条山农场,是全国公开的唯一指定合法罂粟种植基地。

    那么排除中国、印度、西班牙、捷克、法国和荷兰这六个合法种植罂粟的国家,其它地方肯定都是非法的了,包括最有名的金三角、阿富汗和马蒂奇所在的塞尔维亚。

    伊万诺夫补充道,“他还参与了走私团,他带人打通了巴尔干半岛的通道?!?br />
    “走私?”李和笑着道,“是门好生意?!?br />
    铁木耳认为李和是误会了什么,解释道,“是人口走私?!?br />
    “蛇头?”李和是用的中文,因为他不晓得这个英语单词怎么翻译,他突然发现有时候英语就是这么点烦人,英语词汇的记忆量太大?!坝形幕钡挠⒚廊舜驶懔孔艿迷谌蛞陨?。汉语有三千个字就足够用,哪怕中国人也需要学词组,但是大部分词组完全可以望文生义,没有英美人这么重的词汇负担。

    汉语就像周围的空气,虽然看不见摸不到感受不到它的存在,但无时无刻不在它的怀抱之中。但是英语呢,李和很精通,在遇到一些生僻词汇的时候,照样需要去翻字典。

    语言没有高低之分。汉语古老、灵动、优雅,但是这不代表中文就是高贵的,其他语言就是低级的。觉得某一种语言不好用,只是因为它不是母语。

    从个人偏好和私心来说,肯定是母语最优秀。从李老二的角度来看,荷兰话、阜阳话、信阳话这些方言甚至比普通话要优美的多,他从来不欣赏那种阴阳顿挫,只在乎亲切不亲切。

    伊万诺夫不理解这个中文单词的意思,但是依然继续道,“每年都有上百万人想通过地中海进入欧洲,这给了马蒂奇这家伙机会,每个人他至少能挣到5000美金!这是一笔好生意!我都有点心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