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以后有幸能参观下李先生的酒窖?!?br />
    李和笑着道,“一定,如果这种酒赵小姐有兴趣,可以带走几瓶?!?br />
    他基本很少喝红酒,送人不心疼,如果是他的窖藏陈年白酒,那就是不行了,他自己多喝几口,他都感觉心疼。

    受限于白酒窖藏的技术,陈年白酒是非常稀有,超过150年的白酒简直就是稀世珍宝,像“同盛金”烧锅都可以列为国家重点?;の奈?,存量远比红酒少的多,所以有些时候,一些好东西不是花钱就能买得到的,特别是他喜欢的东西。

    “谢谢李先生,我再敬你一杯?!敝劣谂员叩墓?,赵雅之干脆视而不见。

    郭冬云笑笑,不以为意,只是对李和道,“包先生正在和马蒂奇谈,你要不要过去?”

    李和笑着摇摇头,“江保健呢,让他过去?!?br />
    船运业务他不懂,还是交给马蒂奇比较好,而且在事实上,马蒂奇还是比较有天分的。

    郭冬云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赵雅之之后,转身就走了。

    李和手里的酒瓶子空了,拦住过道的服务员,索性要了一打子啤酒。

    “李先生酒量不错?!?br />
    “遗传?!崩詈退档氖鞘祷?,因为李兆坤的酒量不错,他们兄妹几个的酒量都不错,连最小的老五嚣张起来都敢喊对瓶吹。

    “李先生,你是个特别的人?!闭匝胖蜃煲恍?,“我还猜不透你是什么样的人呢?!?br />
    李和灌一口酒,无所谓的道,“俗人?!?br />
    “在我看来,李先生克勤克俭,不求奢华?!闭匝胖适钡脑扪锪艘痪?。

    “奢华?”李和笑着摇摇头,他们从来没见过真正的有钱人有多奢侈,普通人眼里的奢侈只是土豪正常的生活状态,“我挺奢侈的,喝豆浆吃油条,想蘸白糖蘸白糖,想蘸红糖蘸红糖。豆浆买两碗,喝一碗,倒一碗。吃包子白粥,想蘸醋就蘸醋,想蘸酱油蘸酱油,包子买俩儿,吃一个,扔一个?!?br />
    赵雅之忍不住大笑,“李先生你好幽默?!?br />
    她天生妩媚,眼睛随时都会放电,电得李和浑身发烫,魂不守舍。

    她的一颦一笑足以征服一切。

    李和看电视,里面总会有个长得很好看的狐狸精,导致他特别讨厌那些长得好看的人,没想到长大后他还是变成了自己曾经讨厌的样子。

    他不敢再看。

    所谓人到中年,往玄乎里说就是一眼就看穿了退休前的岁月时辰,按部就班,随波逐流,波澜不惊,往现实里说,就是想吃点甜的都要先掂量下血糖。

    因此他只是随意说了几句之后也去了宴会厅。

    等到宴会厅,马蒂奇已经与包船王达成了合作协议的框架,主要是船舶共享协议,而这种协议的益处是显而易见的,船舶舱位得到了最充分的利用,在服务得到了扩展的同时,降低了营运成本。双方服务自己的客户,按比例装备船舶,并且按照合同的约定,装载和卸载自己的集装箱。

    包船王当场表示,这是一份纯粹的船舶共享协议,是为了更好地控制运力以与市场需求匹配,合作并不涉及销售、品牌或营销方面的合作,更不涉及收入摊配合利润共享,各方的定价、客户服务以及市场等皆像原来一样独立,因此不存在共同盈利与侵占市场问题。

    李和心里好笑,姜还是老的辣,这是提前堵住新闻媒体在明天报道中各种各样的解说。

    “贡献,包先生?!崩詈蜕锨巴跷帐?。

    “李先生,合作愉快?!卑醯?,“中国人不打中国人?!?br />
    “谢谢包先生?!崩詈拖冒踉芫讼@按醯拇肮蚕硇?,而愿意跟他合作,是非常给他面子的,要知道涉及到香港事务的问题,撒切尔都要给包船王发邀约的,不管在香港还是内地,甚至在范围内,包船王的影响力非同一般。

    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李和大概是酒喝多了,突然张口对邵逸夫道,“感谢你对内地教育的关心,这里我正式宣布,向邵氏基金会捐款15亿港币,用以在内地的教育投资?!?br />
    15亿!

    这可是15亿!

    现场的人都发出了惊呼!

    这是多大的数字!

    这是什么概念!

    现场的许多人甚至没有概念!

    但是,他们晓得,15亿不止是普通人挣不来,就是许多上市公司在都挣不来!

    可是15亿!

    只是眼前的年轻人的轻飘飘的一句话!

    邵逸夫眯了眯眼睛,不晓得李和为什么来这么一茬。

    李和左摸摸口袋,右边摸摸口袋,在酒劲的支撑下摸出一本支票本。

    他拿出笔唰唰的写了一张支票,直接在亿元的单位前写了个15,后面又是一串零,递给邵逸夫道,“邵先生,感谢你对中国教育事业做出的贡献?!?br />
    他似乎也不在乎邵逸夫的脸面不脸面了,那张支票直接塞到了邵逸夫的手里。

    邵逸夫没有拒绝,拿起支票,只是简单看了一眼,然后又怀疑的看了李和一眼,一个人的酒话总是不值当信任,即使眼前的这个人再有钱,也不会拿钱打水漂。

    一直在旁边没有吭声的莱茵资本的库托克瞄了一眼邵逸夫手里的支票,笑着说,“我以莱茵资本的信誉和身为李和先生的托管单位的名义起誓,汇丰银行见票必须无条件付款?!?br />
    史威廉在大概也是酒喝多了,为了突出存在感,也在一旁道,“我们高盛也可以做保证?!?br />
    会场上的非常震惊!

    居然有两大投行同时做保!

    “谢谢!”邵逸夫似乎忘记了李和的唐突?!罢飧鑫沂??!?br />
    “谢谢邵先生?!崩詈退档某闲氖狄?,因为他有钱实在不知道把钱捐到哪里好,他自己的慈善事业不成体系,只能依靠他觉得他能信任的人去做。

    “李先生,你放心,你的钱一定会在正当的用处上?!鄙垡莘蛲屏送蒲劬?,给了李和一个承诺。

    李和再次笑着道,“谢谢邵先生?!?br />
    ps:人都有七情:喜怒哀惧爱恶欲。最近真的是家里有事,等家里事情处理好,会恢复正常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