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站在顶楼的天台上,飘逸的眩晕里带有那种轻微的兴奋,瞬间豁然开朗,仿佛是一睁眼,就看到这些动辄四五十层的楼房昨天才细细密密地栽种在城市的田野上,是遮蔽也是阶梯。

    非常契合这个巨变的时代,不用几年内地的许多小城也会在一夜间长大的,平房和小院一夜间被楼房取代,而最高六七层的多层楼房也很快就被小高层和摩天大楼超越。

    看着何芳等人的车子远去,大约也是这个城市真的太过拥挤,车和人川流不息,特别是在这个夜间,霓虹的招牌和灯光汇成光鲜迷离的繁荣,哪怕眼前是最开阔的街道,他的目光也无法穿越鳞次栉比的楼房,慢慢的瞧不见了何芳车子的影子。

    “李先生,客人还在那边等人,要不我们过去吧?”于德华见李和还在发呆,赶忙上前提醒。

    “走吧,其他客人你也帮我照顾好?!崩詈驮谟诘禄呐阃?,继续在全场游走,在场的每个人他都需要照顾到,使每一个人都很舒服。

    果然如郭冬云所说,这场宴会以内地和中资企业的客人居多,港澳两地的客人包括李超人、何赌王在内,也就十几个人,而老外大部分都是来自他的股票托管行和有业务关系的单位,比如高盛的史威廉,莱茵资本的库托克,当然也包括他手底下的伊万诺夫、铁木耳等十几个人。

    当他在墙角发现李爱军、付霞等人的时候,他是无奈的。

    仰勇笑着道,“我们也是趁着这个机会,也到香港来见见世面,不然可真的成土老帽了?!?br />
    “行,自己家里人,我也不跟你们客气了,玩好喝好,随意一点?!崩詈团呐乃绨?,道,“晚点到我家里,咱们再细说?!?br />
    转头又对江保健道,“帮我看好伊万诺夫等人,别让他们惹事?!?br />
    江保健点点头,“你放心吧,我会叮嘱他们的?!?br />
    “哥,你去忙你的?!彼彰饕舱驹谝慌?,端着一杯红酒。而付霞、寿山、平松、付彪等人,自始至终就没开口。

    “那我就先去那边?!崩詈统枪肮笆?,又在另一波人群里面打招呼。

    “非常感谢大家的光临?!崩詈驮僖淮握驹诶畛?、李兆基、何赌王的面前,同他们再次握握手,同时向他们举杯道,“招待不周,请见谅?!?br />
    “李先生,要不是郭小姐,我们大概也是没机会见识英雄少年的?!焙味耐鹾苡衅鹊暮屠詈臀帐?,然后杯子里红酒轻轻的抿了一口,“好酒,好酒?!?br />
    “哈哈....”李和爽朗的笑道,“不年轻,不年轻,人到中年。何先生要是喜欢这酒,那就多喝?!?br />
    “说年轻有为是恰当的?!崩畛嗽谂员呦仁浅爬詈团霰?,然后杯子又周边绕一圈,笑着道,“李先生的大格局让我们深受震撼?!?br />
    “客气,客气?!崩詈屯畛伺鐾瓯?,又朝旁边的李兆基笑着道,“你我三位同属本家,随意,随意?!?br />
    “那我们这些外姓人是不是要回避一下?”一个清瘦的高个老头这个时候也从旁边过来加入了谈话。

    “招待不周,邵先生?!崩詈屯矍暗娜宋樟讼率?,这是他进门之后,于德华带着做第三个介绍的。如果是无名小卒,李和听听也就忘了,可是眼前这个人太有名,他没法子忘。

    楼主邵逸夫!

    生意场上极其“吝啬”的邵逸夫,在做教育慈善时,却一掷千金。

    八十年代以后,邵逸夫以“奔跑”的速度在内地源源不断地援建教学楼、图书馆、科技馆……

    有人可能不知道邵逸夫的长相与生平,但不可能没有听过“逸夫小学”、“逸夫楼”。

    来自五湖四海的中国学子都能找到一个共同话题,那就是在他们就读的小学、中学、大学,都有一座“逸夫楼”。通过在线地图搜索逸夫楼,得出结果近3万座,密密麻麻几乎遍布中国。这些地图上密密麻麻的坐标,见证了邵逸夫慈善为怀的一生。

    不管巴菲特、比尔盖茨吹多大的牛他们在慈善投了多少钱,李和都懒得去问,一不是投在中国,二是因为这些人不可能同邵逸夫一样,把慈善资金落地的。

    李和见识过很多名人、政客、富豪,但是很少能有让他找到激动的感觉。

    看看李超人,人家那么厉害,看看弗拉基米尔,不得了,再看看包船王,牛逼,其实,他现在跟他们熟悉以后,他感觉人都差不多,比他老点,还没他钱多呢。

    就好像别人说李和厉害,但是王玉兰、李兆坤妈爸没觉得他厉害,何芳、老五更没觉得他厉害,远看都很好,近看都差不多。

    但是,遇到邵逸夫那就不同,这是李和遇到的为数不多的能在教育理念上能产生共鸣的人,尽管对方不是教师,不是教育工作者。

    “李先生今年在电影上颇有斩获?!鄙垡莘蛐ψ磐詈图捌渑员叩娜伺霰?。

    “不敢和邵先生比?!崩詈驼饣暗故侨险娴?,喇叭全的电影公司他都懒得问了。

    “谦虚,谦虚?!鄙垡莘虻?,“付先生也是十年磨一剑,如果不去意外,《家有喜事》有可能就是年度票房冠军?!?br />
    “那不能,随便玩闹罢了?!崩詈团卸喜怀錾垡莘虻幕暗恼婕?。

    “如果我没认错,那个是Abbi先生吧?在布鲁塞尔举行的国际航运大会上,我倒是见过?!币恢痹谂员吆椭TM祷暗陌?,此时忍不住朝李和问。

    Abbi?

    李和哪里知道这货是谁?

    但是,他顺着包船王的目光看过去,一张长条桌上,横七竖八的坐着十几个俄罗斯人、白俄罗人,格鲁吉亚人,其中伊万诺夫和铁木耳的嗓门最大,而巴芙拉的笑声最是灿烂。

    “包先生,有机会可以一起合作?!?br />
    “求之不得?!卑跣ψ诺?,“波罗的海船运目前基本已经垄断了北冰洋地区冬季石油运输,马士基、达飞海运想分一杯羹都不得?!?br />
    “如果包先生没意见,等你有时间,我们可以谈一谈?!崩詈椭沼谥繟bbi说的是谁了,除了铁木耳那货还能有谁?马蒂奇跑去参与波黑内战之后,铁木耳就正式接管了波罗的海船运。

    他倒是比马蒂奇有头脑的多,掌控船运公司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从俄罗斯达美银行借贷,陆续购进了新旧石油运输破冰船六十多艘,收购哈萨斯船运公司,规模瞬间扩大好几倍,成为远大地区最大的航运企业。

    “不知你和Abbi先生是?”包船王心里隐隐有点感觉,但是又不确定。

    李和笑着道,“不瞒包先生,波罗的海船运也是我名下的产业?!?br />
    “想不到??!想不到!想不到!”包船王一连说了三个想不到。

    而旁边的人也是非常的动容,他们想不到李和的生意不但坐到了前苏联地区,甚至还能在远东形成垄断。

    李和正要说什么,突然音乐响起,灯光变得五光十色。

    “夜幕低垂红灯绿灯

    霓虹多耀眼

    那钟楼轻轻回响

    迎接好夜晚

    避风塘多风光

    点点渔火叫人陶醉....”

    这旋律,这声音,这歌词,李和都是熟悉的,可是一时半会没往那边想,因为可能性不大。

    “原来真的是邓丽君小姐?!?br />
    “李先生,请了邓丽君小姐,大家有眼福了?!?br />
    “.......”

    李和仍然不敢相信,直到抬头看见舞台灯光下那张珠玉圆润的脸,他才敢确定,这真的是邓丽君!

    褪去青涩和稚嫩,留下的只有成熟和优雅,而且周身散发出一种温柔和妩媚,这种观点恰好在邓丽君的身上得到了印证。

    台下的人都安静了下来,一边品酒,一边看着台上那道靓丽的声音。

    李和却是没有高兴起来,因为他想到了喇叭全的前科!

    这邓丽君不能是喇叭全给绑过来的吧!

    他四周张望,没有看见喇叭全,有事情他要暂且压在心里。

    许多人沉醉在邓丽君的歌声中还没醒,一只四人乐队又上台了。

    李和一直盯着台上,眼都没眨,他很确定,这是Beyond乐队,不到30岁的小黄还在台上活蹦乱跳。

    一首《光辉岁月》让台下的许多人忍不住开始跟着打节拍,一些客人带过来的家属和女伴,差点就没忍住要尖叫。

    李和忍不住捂着脑袋,这不能又是绑票过来的吧?

    ps:哎。。。以身相许,py交易会有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