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刚把孩子哄睡着,从楼上下来突然想起来丁世平的闺女来了,就到后院问,“我说老???你闺女到了没有?”

    丁世平发狠,一直和五块砖较劲,咧嘴笑道,“来了,在家呢?!?br />
    他在渔村买了一栋小楼,和李爱军做了邻居。

    “那你还不回去陪着?就留她一个小姑娘在那你能放心,在这耗着干嘛?”李和笑着塞一根烟给他,“把我车开走,好好带她玩玩,什么游乐场,什么动物园,转悠一圈去?!?br />
    他倒是没说请小姑娘来家里玩玩,虽然不拿丁世平当手下,完全是当兄弟处,可是一个懂事的小姑娘,又会怎么看呢?

    她也是有自尊的。

    所以李和不假做这个人情,反正小姑娘来了也不会自在,干脆给丁世平放假得了。

    丁世平也不劈砖了,笑着道,“她这年翻过来,也是十三,洗衣做饭她都会,家里有电视给她看,也不会乱跑,我放心,她很懂事的?!?br />
    李和对在旁边拿着刀刻木头的张兵道,“交给你一个任务,把老丁给我赶走,这三天我要是还看见他,我唯你是问?!?br />
    “这个太没问题了!”张兵起身就要把丁世平往外面推,转而问李和,“要不也给我放几天假?”

    “做你的春秋大梦吧?!崩詈托ψ潘低?,才继续郑重的道,“明天的晚宴的安全还得靠你,喇叭全我还是不放心?!?br />
    “那我就不能走?!倍∈榔阶淼?,“等明天你这边忙好,我向你请几天假,这样成吧?”

    提到喇叭全,他同样不放心,虽然他和张兵手里也没人,但是喇叭全手底下的小弟他俩都能镇的住,在安保的安排上,他们肯定要比喇叭全专业的多。

    而且他们不也光靠喇叭全的人,喇叭全的人顶多也就负责场外的次序,真正的内部次序还是要靠郭冬云请的安保公司。

    “那也成?!崩詈拖胂牖故钦饷醋鲎羁科?。

    他回到书房继续写他的欢迎词,可是写半天,也写不出来什么头绪,写大了,不了解他的人说他吹,写小了,显得他没见过世面,小气吧啦,最后决定还是临场发挥得了,他是做老师的,还能怯场不成!

    香港维多利亚酒店作为何赌王的产业,是香港有名的五星级大酒店,这一天让许多人觉察到出异样,因为这家酒店已经在两天前停止预定和对外接客。

    看到进进出出的人,许多人以为里面在装修,可是最后有消息通的人说里面被包场的时候,懂行的都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对不少酒店来说,视乎人数,既可包下一间餐厅,也可包下全间酒店,亦可包下酒店部分区域,它们是乐意这么做的。

    但是这条在维多利亚酒店行不通,人家一五星级酒店,就算有人付得起钱,那也不可能给随意全包,撑死在一些企业年会或者产品发布会的时候给包一层楼就不错。

    当然也不是完全不可行,但是维多利亚酒店被整栋包场的情况,也是完全的屈指可数。

    一些记者早就嗅到异味,闻风而来,可是他们还没进入酒店的范围,就被一些黑西装黑墨镜的人给拦住。

    如果不撕开这些人的衣服,没人会知道他们身上都有大片的刺青。

    李和有多不喜欢记者曝光**,喇叭全深知,对他来说,他是了解李和的,他今晚要做的首要事情就是对记者清场。

    凡是有不听话的记者和狗仔,他一律都是拳头伺候。

    他本来就是混社团起家的,还要什么名声。

    陆续六点钟开始,酒店的门口就开始出现各种豪华车辆,像办婚礼似得,于德华等人站成一排在门口迎宾,握手然后寒暄两句,自然有服务员把客人迎进去。

    唯一的区别就是没有签到台,更不需要请柬在签到台签名。到场的客人非富即贵,要是让人家签到就是闹笑话,全靠于德华等人的眼力劲。

    但是能到场的客人,都是通过于德华等人的关系才知道李和的,所以于德华等人都是认识的。一会儿于德华上前,一会儿郭冬云,一会儿黄炳新,一会儿是沈道如,一会是潘友林,一会陈立华,谁对客人熟稔就谁去迎。

    大部分从内地和在港中资企业过来的客人都是于德华和沈道如接待的,这些人有不少是在京城香格里拉酒店酒店见过李和的,其中也有一部分是通过其它关系过来的,甚至连李和本人都没见过。

    一辆平治轿跑在酒店门口停下,沈道如看了下车牌,对其他人笑着道,“李超人来的也挺早?!?br />
    “沈先生?!崩畛艘幌鲁?,看见过来的沈道如不待他开口,一边同他握手,一边拍着他肩膀道,“好久不见?!?br />
    “欢迎,欢迎,请进?!鄙虻廊缪锸忠牙畛饲虢?。

    “谢谢,谢谢?!崩畛巳词蔷虻廊缟肀叩氖焙虻谝桓鐾票挛帐?,然后同郭冬云等人依次握手。

    这里的人他最在意的还是黄炳新,光他在浦江洋泾港和深圳盐田港的项目就已经从通商银行融资47亿港币,对黄炳新仰仗很多。

    “李先生,你请进?!被票驴纯瓷虻廊绲牧成?,不敢和李超人过多攀谈。

    接连于德华又迎了几个从出租车上下来的客人,无疑都是从内地过来的。这些客人看见门口豪华的排场,为自己乘出租而自感丢人。

    只有柳联想稍微有点样子,好歹有辆车,毕竟他在香港有分公司。

    当郭冬云听见熟悉的v8发动机的声响后,她就意识到这是劳斯莱斯幻影,这款车,全港也不会超过五辆。

    她抬眼看见hk1的车牌。

    这是何赌王来了。

    于德华等人和这位赌王不熟悉,只有她亲自上前迎接。

    从车上下来的男人身材高大,从年龄看,已经是七十多岁,但是仍然仪表堂堂,大概知晓年轻的时候就是个标准的美男子。

    “欢迎光临,何先生?!惫谱钕壬斐鍪?。

    “你好,郭小姐?!焙味耐跻彩且谎目推?。

    长相帅气,加上澳门的华人一直沿用《大清律》,娶妻娶妾是自由,他倒是娶了好几个老婆。

    他和郭冬云随意几句之后,李超人一样,依次同黄炳新、于德华等人握手。

    他倒是挺震惊,想不到他从未蒙面的那个神秘人物,居然手底下有这么多郭冬云似得人物,他一直以为那个人物手底下只有郭冬云、于德华、沈道如三位。

    于德华等人,一直在门口等到七点钟,才一起和最后一批客人有说有笑上了酒店的顶楼。

    楼顶西餐厅的观景台,坐拥无敌维多利亚港的海景,在这里伴着清风,夜晚微风,格外舒服。

    今晚所有的客人都聚集在这里。

    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或者端杯聊天寒暄,或者在观景台的小楼阁玩投币游戏机、麻将,或者在旁边的躺椅上小歇。

    其中最热闹的还是何赌王、李超人、李兆基、包船王等人的聚集处。

    李和带着何芳,让她抱着李怡,由着于德华等人引荐,一一寒暄握手。

    他的气度,他的才华,无人欣赏,从来未和他见过的人只是惊讶于他的年轻。

    “李先生,何先生,包先生?!崩詈鸵灰煌俏帐?,然后何芳跟在后面抱着李怡含笑点头。

    何赌王等人倒是不忘形式,没和李和多说话,倒是真真切切的夸赞了李怡的眉眼几句,像妈妈漂亮,顺带赞了何芳。

    人来的不少,李和不好厚此薄彼,每一圈的人都打了招呼,到差不多的时候,他心疼姑娘,赶紧让何芳把闺女抱回家,哪怕平常他抱着闺女出门,都不会超过十分钟,也是捂得严实。

    “少喝点酒?!焙畏疾煌淮?,“你口腔还没好呢?!?br />
    “没事,我心里有数?!?br />
    万良友带着吴师傅和姜姐把何芳护送回家。

    ps:厚脸要票,深夜更新,请大家看得见老帽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