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李和摸摸昏沉沉的脑袋,坐在床上,动都没动,每次宿醉之后,他都要坐上好几分钟怀疑人生。

    人能幸福到什么程度还不太清楚,人能悲伤到什么程度却屡屡刷新,他很确定,他得口腔溃疡了!

    刷牙的时候,都很痛。

    下楼吃中饭,碰到辣椒,嘴都裂出苦水。

    丁世平笑着问,“咬到舌头了?”

    李和指指嘴巴,“喝酒烧的,戒酒三天?!?br />
    他实在扒不下来几口饭,喝了一点汤后就让丁世平买单走人,又回到了医院。

    老五不愿意继续呆在医院,要回家休养。

    李和征求医生的意见,医生自然说没问题,只要到时间来拆石膏就可以。

    他想想也就同意。

    老五破损的那辆机车,李和让吴师傅找到地方给修好,停在进门的左拐角。

    老五回到家看到的时候,欢喜的不能自已,油门被她的那只左手转的轰轰响。对这些声音,她从来不厌烦,因为在这轰鸣中,她听到了自己的兴奋、快乐。

    李和道,“以后只能在石澳这一带骑,不能跑远。听清楚没有?”

    “晓得?!崩衔甯咝酥?,什么都能应好。

    王玉兰却是不怎么乐意,小闺女就是因为这张破摩托出的事,哪里还愿意她继续去碰,可是刚要说话,却被李和拉走。

    李和道,“随便她吧?!?br />
    “一个姑娘家家的,弄这样像什么样子!”王玉兰虽然没有当着闺女面前这样说过,可是背地里早不知道埋怨了多少次,想起老五那身机车皮衣,她更气,“穿成那样,我都不好意思?!?br />
    “她自己开心就好,你别管她?!崩詈偷故翘贫杂谂⒁谎男陆馐?,富应该是丰富的富。

    什么阳春白雪学接触接触,爱好的运动整一个,哪怕学会嬉皮士的叛逆文化也没什么大不了,不要怕学坏。

    什么都见过了,就不稀奇了。

    见有钱人不媚,对弱势者不因同情献身,遇精神领袖不乱追随。至于学术神棍、乐队青年和所谓独立艺术家,搞得太烂姑娘根本不稀罕。

    女人之所以要挣钱,要努力挣钱,是因为不至于一个男人给了她520块钱,就以为得到了真爱。

    李和刚到客厅的门口,看到李览在地上折纸船,他指指远处的一团东西道,“那个是什么?”

    李览站起身,迈着小腿往近前一看,才抬起头回他老子道,“垃圾?!?br />
    然后继续回身坐到了原来的地方,叠自己的纸船。

    “垃圾?垃圾不知道捡起来啊?!崩詈图环从?,只得自己捡起来。

    大部分家长都很容易取得一个共识:父母对1到3岁男孩的爱,来源于基因里的天性;对3到7岁男孩的爱,大部分是来源于“除了我们恐怕这世界上没人会喜欢这小兔崽子”的怜惜。

    何芳把脚伸进床底下,正在缓缓的坐仰卧起坐。

    李和推开门,就吓坏了,把她托起来道,“有病吧,这刀口没半年就好不了,经不起你这么折腾?!?br />
    月子期都没出呢,剖腹产的刀口也才刚结疤,正是新肉增生的时候。

    “别拦着我,我可是立志要瘦成一条闪电的?!焙畏技绦煺顾?,做腰部转体。

    李和冷笑道,“给你普及一个科学常识,一道闪电至少四米宽?!?br />
    “形容!知道什么叫形容词吗!”何芳笑着拍了李和一巴掌,道,“哦,对了,真要给闺女办满月???”

    “废话,我帖子都发出去了?!?br />
    何芳道,“会不会太得瑟?你还包了酒店?”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br />
    他倒是想躲,可是这次真没机会躲。

    突然想起来,他还得写个欢迎词什么的,去书房正准备找草稿纸,抽屉、柜子都是没有,却在书架上偶然翻到了一本英国书摊上带回来的数学教材。

    自从带回来,他都没翻过,就搁书架上放着。

    他翻了几页,反而看不懂,心里不服,不禁拿起笔,找了一个文件,在它的背面慢慢算了起来。

    他沉入进去,文件纸都用了十几张,满头是汗,也没整出几道对的。

    大概是太投入,老五拖着打着石膏的胳膊进屋的时候,他也没有觉察。

    “你在写啥?”老五此时的好奇心大于对哥哥的不满。

    “数学?!崩詈吞芳抢衔?,继续闷头算自己的。

    “我看看?!?br />
    “看吧?!崩詈腿嗡莞逯?。

    “你骗人,这哪是数学,明明是英语,一堆英文字母能算出数学答案?”

    李和抬起头,叹口气道,“你还小,不懂数学的凶恶啊?!?br />
    “阿娘喊吃饭了?!?br />
    “行了,我不吃了,你去吃吧?!崩詈头⑹囊欢ㄒ蜒矍暗恼獾乐っ魈飧隼?。

    他坚持要死磕到底!

    何芳抱着李怡推门进来问,“你还不吃饭想干嘛?”

    “你来帮我看看这题,好像哪里的思路不对?!倍潭痰恼庖簧衔?,一道数学题就让李和有被掏空的感觉。

    何芳一手抱着李怡,一手翻李和面前的书,然后神色古怪的看着李和道,“李老二,我很佩服你的勇气!”

    “什么意思?”李和不解。

    何芳噗呲笑道,“这是费马大定理,自然数有无穷多个,所以将所有可能的情况验算下来需要无穷的时间,怎么能断定对所有的数组都不可能,因为比如哪怕验证了一千万以内的所有xyz,也不代表一千万以外不存在一组数对某个大n成立。对不对?你要是真能证明出来,今年的菲尔兹奖肯定是你的,要是有诺贝尔数学奖项,也肯定是你的?!?br />
    李和气的一捂脑袋,“难怪我说这么眼熟呢,Fermat这个单词一时没注意原来就是翻译成费马,以前就在一些书上看过?!?br />
    一想到那么多顶尖的国际数学家都证明不出来,他一个数学小扑街证明不出来也不算丢人,很高兴的直接把书抛开。

    不会数学,他依旧是一个土豪,有一种淡定从容之感。要是会数学,有一种傲视群雄的既视感,有什么不开心的呢?

    刚想抱着闺女亲亲,却被何芳挡开。

    “让着点,我怕你脑袋上的水贱到我闺女身上?!?br />
    李和还是笑嘻嘻的把闺女给接过去,“要是大旱就派上用场了?!?br />
    “为什么?”

    “可以喝我脑子里的水啊?!?br />
    李和说完就抱着闺女下楼去了。

    吃了点东西,就继续抱着她到后院看丁世平练劈砖。

    丁世平对着五块砖算是下足了狠心,但是掌上无论如何用力,都是纹丝不动。

    张兵在旁边一边嗑瓜子一边嗤笑道,“老丁,你功力退步了!”

    “滚你娘的蛋!”丁世平无奈改成三块砖,在李和面前丢人不是他本意。一声狂吼,这次终于成功,好半晌才骂道,“香港的砖质量太好了?!?br />
    李和笑笑不以为意,抱着闺女到海滩上溜达,后面跟着大黄。

    郭冬云给李和送来关于宴会的具体安排的计划,李和出于对她的信任,只是简单看了一遍,没有多余的要求,只对宴会的形式作出了自己的看法,“搞成开放式的酒会,几条条大长条桌就行,不需要用筵席?!?br />
    “这次从内地和在港中资企业的客人最多,许多人的地位都不低,这样不是太好吧?!惫贫蓟骋商砹?,因为在她的认知中,李和对西餐一直是比较排斥的,怎么这次会转而支持。

    李和笑着道,“就因为担心这个我才提议用自助酒会的,不然这个座位怎么排?”

    中国人是用长桌开会,用圆桌吃饭;西方人则是用圆桌开会,用长桌吃饭。就算是圆桌,国人的智慧也创造出了上座下座之分,至于谁坐哪里,不言自明。

    但是李和不好安排,宴请名单上出现了不少让他熟悉的名字,眼前看着是涨势的,说不定将来是下沉,眼下是不得志的,说不定不用多久就要一飞冲天。

    他最好的做法就是不排名次。

    “我会安排?!惫撇恍枰詈徒馐?,就很快的明白,然后笑着道,“李先生,我对你也有一个建议?!?br />
    “恩?”

    “请刮干净你的胡子?!惫扑低?,莞儿一笑,看喇叭全进门就转身走了。

    喇叭全对着她的背影送出好远,才依依不舍的收回目光。

    “没事赶紧滚蛋?!崩詈投岳热⒊霾宦?。

    “李先生,李先生?!崩热泵Ψ从?,点头哈腰的道,“我是来汇报成果的?!?br />
    “怎么样?”李和斜着眼问,“都办好了?”

    喇叭全笑着道,“五小姐的事情早就办好,那五家全被沈先生提告了。我这次来主要是汇报关于宴会的事情的,我已经从两岸三地请了一些明星过来助演,名单你要不要看一看?”

    “这个你和郭小姐商量吧?!崩詈桶牙钼号目┛┬?,没时间和喇叭全多说。

    “那我现在就去追郭小姐,还赶得上?!崩热缫谎呐芰?,他恨不得和郭冬云再多一些的接触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