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是谁?”

    恰巧的时候,林一南看见了从车上下来的沈道如和于德华,他终于确认了,这不冤!他果真得罪了人!他糊涂他怎么不去调查一下对方的背景,能在拔萃女校读书的家庭能是简单的吗?

    他此刻只想知道眼前的人是谁!

    居然可以同时使唤香港的两大亨!

    “我是谁?”李和直视着林一南道,“我是你惹你的人!我不让你坐牢,但是我要让你儿子坐牢,我要你永不翻身!我要你的后半辈子在悔恨中渡过!我要教你学低调!”

    “凭你?”林一南不假以颜色,他林一南要是肯轻易服输,哪里能建立如此庞大的基业。

    “你还在想你的成衣厂?”

    李和的话刚落下,林一南的电话响了。

    他当着李和的面接起了电话,然后陡然浑身炸起,“厂子怎么了?”

    当他听说厂子被查封拍卖的时候,整个人恍惚起来,筋肉横起,表情僵化,任电话里的人在说话,电话却已经掉落在地上。

    他的愤怒也通过胸口的欺负,拳头的一展一握表现出来。

    大东财务?

    他从来没有听过一家叫大东财务的公司,而更是没有从那里借过钱!

    怎么可能因为债务纠纷向法院申请查封他的厂子呢?

    迷惑或者是愤怒让他此刻心里挣扎的厉害。

    林太太见林一南在那跟傻了一样的站着,过去给他捡起电话,扯下他胳膊,“老林?”

    啪!

    很清晰的巴掌声!

    林太太捂着脸,朝着林一南尖叫道,“你疯了!你打我!”

    “老子打的就是你!”

    林一南的另一巴掌刚要过去,这次却被林太太不要命的抓住,失声痛哭道,“老娘跟你拼了!”

    “祸害!??!”林一南的手被林太太发狠的咬住,他不禁发出惨呼。

    “爸,妈!”calvin不忍见父母在仇人面前这样丢人,他上前拉架。

    林一南刚摆脱林太太的纠缠,就给了儿子一巴掌。

    calvin捂着脸不敢置信,他爸爸从小到大都没舍得给他一句重话,怎么可能打他呢?

    “都是你们!都是你们!”他呆呆的看着李和,他之所以有今天,都是因为李和!他的跑车没了,豪宅没了,最重要的是将来可继承的亿万家产也没了!

    他大叫一声,跑回屋子的厨房,找到一把砍骨刀,转身就朝着李和的方向过去,还没近前,就被丁世平一脚蹬在膝盖上,他一下子就跪在地上,刀也被夺了。

    “说三年待十年监,就不会让你待五年?!崩詈湍闷鹉前训?,重重的拍在他的脸上,“有没有想过会有今天?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这是你活该,你说我要是真是普通人,你会不会也是这样待我?彼此,彼此罢了?!?br />
    说完,又狠狠的朝着他的脑瓜子上踢去。

    年轻人的一声痛叫,引得林太太痛心不已,她慌忙抱着他道,“calvin,你没事吧?”

    “这位先生,咱们是否可以自此揭过?我服输,我道歉?!绷忠荒吓Φ谋3忠坏惴缍?,认真的道,“我为我儿子的所作所为表示羞愧,如果我事先知道是如此,绝对不会让他如此胡来!”

    沈道如在旁边冷笑道,“如果不是你授意,林太太是指使不了集团律师的吧?林一南,敢作敢当吧?!?br />
    林一南一声不吭。

    沈道如说的是实话,没有他的授意,公司的律师,是不可能给别人乱发起诉函的。

    李和再次点着一根烟,笑着道,“你也不用感觉冤,因为这次会有人陪着你,朱家,孙家都会陪着你一起倒霉。心里安慰了吧?”

    “你!你!”朱一南第一次感到惊恐!是的,这个男人既然能轻描淡写的掰倒他,也自然能轻易的玩弄另外五家。

    李和拍拍他肩膀,“如你所愿,咱们法院见吧?!?br />
    李和转身就走。

    其他人自然跟在李和身后。

    管平生见于德华要走,慌忙跟上去道,“于先生,你放心,我一定会盯好他的?!?br />
    他从始至终的站在旁边,亲眼瞧见、听见,一位他以前没见过、没听过这样的超级大人物!这位大人物只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不但玩倒了香港闻名的玩具大亨,而且还需要于沈两大亨仰其鼻息!

    要知道,于沈二人在他眼里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大人物了!

    眼前的超级大人物他攀不起,但是于德华这样的大人物他先攀着再说。

    于德华见李和的车子已经走了,没耐性应付管平生,随口道,“好好干,有成绩,我会向董事会给你提名一个总经理的位置?!?br />
    “谢谢于先生,谢谢于先生!”管平生兴奋异常。

    在车上,喇叭全小心翼翼的问李和,“李先生,其他几家要不要去?”

    李和摇摇头,“你去吧,不用客气,但是记住,我不要死人,我不要那么麻烦?!?br />
    “一定,一定?!崩热型鞠铝顺?,朝着另外的五家过去。

    李和回到医院的时候,李兆坤绘声绘色的向小闺女高声道,“那个龟儿子,被你老子一脚踹的不分东南西北了!”

    “真的?”老五脸上的高兴只闪了一会,就对李兆坤发出了质疑的神色,她亲爹爱吹牛的毛病她当然是很了解。

    连王玉兰都不信,对李兆坤道,“少吹牛?!?br />
    “王姨,李叔叔说的是真的!”古小华用蹩脚的普通话对王玉兰道,“我亲眼所见,李叔叔一个大鹏展翅,以一敌三!”

    他主要是跟着李和过来看老娘的。

    “嗯?!崩钫桌じ斯判』桓鋈孀涌山痰难凵?。

    得到鼓励,古小华越说越起劲,事实经过他艺术的加工,最后有点走味,王玉兰和老五等人越发不信了。

    李和在旁边笑着道,“阿爹确实是打人家了?!?br />
    这是他对李兆坤表现的最满意的一次,亲闺女挨欺侮,要是再无动于衷,那就是真不像话了。

    老五高兴的道,“真的啊,爹!”

    这可能是他对着父亲,喊的最响亮的一次。

    “废话!也不看看老子是谁!谁祸老子闺女!老子宰了谁!”李兆坤得到闺女崇拜的小眼神,更加的不可一世!

    ??!

    他原来也不是那么不中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