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太太,如果六点前搬不完,兄弟们可要亲自动手?!币桓鑫髯案锫牡脑锸狄档母卟?,带着五六个刺青打扮的人看着坐在门口哭天抢地的林家太太。

    “小管,我平常待你也不错吧?!绷忠荒匣赝嘶赝旯镜那?,账户里索性还有钱,佣人都是还在的,搬家不必他亲自动手,他虽然已经落魄,但是他还是能起雄心,他用创业时好不气馁的劲头重新让自己振作,他安慰自己,他还不到五十岁,他还有机会,此刻他一边指挥佣人搬花瓶,一边对眼前的小管和气的道,“你何必这样咄咄逼人,留点面子,大家日后好相见?!?br />
    “林先生,那个花瓶好像也是用公司的钱买的?!惫芷缴勒舛氨鹗亩?,除了杯子和吃饭的碗盘,没有一样不是花的公司的钱,林一南用公司的钱买别墅,买豪车,买昂贵的家具和古董,他冷笑道,“林先生,你是对我很好,很好!”

    他从来没有感觉这样畅快过!林一南也有今天!

    他仍然记得林一南是如何当众甩他巴掌的!他仍然笑脸相迎!他是男人,他要面子,他很生气!可是能熬到上市公司的高层,他又是多么的不容易!

    他只能忍着!

    今天他终于报复回来了!

    林一南皱皱眉头,对佣人道,“放回去吧?!?br />
    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他林一南什么样的委屈没有受过!

    管平生对两个佣人道,“你们的工资一直也是公司发的,我现在通告你,你们被解雇了?!?br />
    两个女佣愣了愣,差点把抬着的花瓶给打碎了!

    她们朝着林一南看过去,林一南道,“以后继续做?!?br />
    虽然养两个女佣眼前稍微吃力,但是他儿子浑身是伤还也需要人照顾,家里也需要人收拾,他相信不用多久,他可以重整旗鼓!

    这样两个人女佣才安心些,该忙自己的就忙自己的。

    林一南见自己老婆还在抹眼泪,呵斥道,“赶紧把calvin从屋里喊出来,我们上车走人?!?br />
    既然许多东西不准他带,他能带的东西就不多了,还不如眼不见心不烦,趁快走人。

    他的儿子就叫calvin,香港人之所以有英文名,只是因为他们的居民身份证是中英文都需要显示,而且用英文照样有法律效应。

    他站在门口,双腿笔直,一只手搭在肚皮上,一只手拿着烟,嘴唇下撇,缓缓吐出烟圈,眼睛狠狠的看着管平生,一句抱怨隐忍未发。

    他正要回屋,好不想再看见管平生,却用余光扫见离他越来越近的一排汽车。

    从第一辆车上先下来一个年轻人,那个年轻人下车点着烟,冲着他古怪的笑笑,接着又下来几个人,让他越来越感觉不安。

    他正要说话,他的老婆却从屋里出来,扒着他的胳膊大喊。

    “就是这个人!他打伤了calvin!”林太太看见李和很是激动,他冲着李和道,“你来干什么!”

    李和带着李兆坤、丁世平、张兵、喇叭全向前几步,瞧瞧旁边的一辆货车和管平生,笑着道,“怎么,你这是搬家?这么好的别墅都不住,看来林先生、林太太是发财了,要往浅水湾还是太平山顶搬?”

    “你们一个都别想跑!”calvin脸上的淤青已经消,但是他的牙齿却是没救,他对李和仍然咬牙切齿。

    林一南看到儿子那漏风的牙齿,对着李和也是很不客气的道,“我想起诉书你已经收到,咱们法庭上见?!?br />
    “欢迎来告!”李和浑然不在意,然后笑着往calvin跟前道,“再让你潇洒几天,不让你坐牢,算我没本事?!?br />
    calvin被这样靠近,吓得赶忙后退几步,而林太太也急忙堵在中间喊道,“怎么就没撞死你们家那个小贱人!你们留着都是祸害!”

    李兆坤听不懂粤语,可是发音清晰的‘小贱人’这个词他是抓的很清晰!

    他问从身后第二辆车下来的张老头,“啥子意思?”

    张老头犹豫了一下,附耳和他说了!

    这一瞬间点起了他的情绪!

    这不就是骂他的小闺女,他小闺女骨折已经够他心疼!

    “丢你老母!”他用仅会几句粤语骂人的话,只能从嘴里丢出来这么一句,他的观念里没有不能打女人的规矩,老娘们不听话就是要收拾,他一脚揣到了林太太的肚皮上,用足了狠劲!

    别说这个女人没有防备,就是防备了又哪里是李兆坤这样大男人的对手!

    她被揣在地上,哎呦一声捂着肚子,痛苦的额头的汗都出来了!

    林一南挺着肚子要拦着李兆坤,也被李兆坤一拳头打倒在地。

    李兆坤再看看面前站着的年轻人,“你撞我闺女的?丢你老母!”

    他更加的发狠,在年轻人转身要跑的瞬间,跳起朝着对方的背踹过去。

    以一敌三,他很得意,高兴的拍拍手,道,“当老子是好欺负的!”

    两个人女佣吓得站在门口不敢吱声,看着门口一大串的人,连过去扶这一家三口的勇气都没有。

    管平生不认识李和,但是看见林一南挨揍,他很高兴和兴奋,他也没有插手的理由。

    喇叭全和丁世平等人,正摩拳擦掌,只要林一南一家子敢反抗,他们就会动手。

    至于于德华和沈道如,正在最后的一辆车里,也没出面,瞧着李和在那里出气。

    林一南一天内受这么多打击,心里的愤怒再也压制不住,于德华他忍了,沈道如他忍了,管平生他也忍了,可是眼前的李和他忍不住了!

    他哪怕卖了制衣厂,卖了开达实业的那19%的股份,他也要让眼前的人好瞧!一帮内地佬凭什么也能欺侮他!

    “你们等着!”林一南倔强的起身,又把老婆和儿子扶起来,对着李和道,“我拼尽家产,也要你一家子坐牢!想敲诈我头上!没门!”

    李和被气笑了,“你们撞了人不该怎么嚣张的?!?br />
    林一南冷笑,“适者生存的道理,你不可能不懂的!”

    “对,适者生存?!崩詈屯赂鲅倘绦?,“所以你不如我,你才有今天的下场。你要和我拼家产?你还有什么家产?你凭什么和我拼?林先生,很遗憾的告诉你一件事,远大集团鉴于开达实业的亏损态势,将对开达实业进行增资扩股,这已经经证监会和股东大会同意,而开达实业目前已经没有未分配利润,没法参与转增资本,所以林先生我很表示同情的通知你,你要么参与增资,要么就只剩下2%的股份。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原来是你!”林一南瞬间明白了一切,“是你在搞鬼!”

    “林先生,适者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