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是因为生气被这样羞辱,而是因为他意识到,他果真败了!

    他辛辛苦苦创立的基业没了!

    于德华整下领带,笑着蹲在林一南的面前,对着一份报表念道,“这两年中,开达实业主营业务收入一直处于下跌的趋势,其1990、1991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23亿元和2.04亿元,对应的净利润则为1500万元和1859万元。然而,及至1992年,开达实业营业收入突增至3.61亿元,且净利润增速明显高于同期营业收入,居然有2800万。业绩的大幅增长,确实与公司扩大业务收入有直接关系,但作为开达实业的短处你是知道的,你们总共只有美国六家大客户,实际上对大客户依赖度很低,风险集中,毛利率一直很低,仅靠业务规模的扩大不足以实现净利润暴涨。而净利润增速远高于营业收入背后,可能源于拆借资金带来的高毛利贡献?!?br />
    林一南的脸色阴晴不定,他发现这才是真正的狠招。

    沈道如点着一根烟,把一份文件丢在林一南的面前,然后示意安保松开手,“年报资料显示,1989年开始,你把在丹拿道卖地的4.5亿收入以通道公司身份向控股子公司辉煌塑料公司提供2亿元拆借资金。老实说拆借不算拆借,高利贷不算高利贷。1992年辉煌塑料向开达公司分红2800万元。该笔分红则比开达的主营业务利润还高?!?br />
    林一南摇晃着站起来,却是没有捡起那份文件,只是深吸一口气,闭着眼睛道,“有什么招,尽管使吧?!?br />
    “可是很蹊跷的是,1992年辉煌塑料公司营业收入总额为1.01亿元,仅实现净利润2521.81万元。按开达公司持股48.78%计算,分红最多不过1200万元。那么,辉煌塑料公司为何要多分给鑫亚4000多万元,多出的分红款从何而来呢?”沈道如步步紧逼,这些话说完,又踱步回办公桌旁,弹了下烟灰。

    林一南冷笑道,“给上市公司多分红也有错?我这是为股东谋福利?!?br />
    于德华阴阳怪气的笑道,“辉煌塑料拿的可是从开达实业拆借的本金给上市公司分红的,最关键的是其中1.6亿元拆借资金流向不明!林一南,你能说你不清楚吗?你当我们没查辉煌塑料的账目吗?除业绩虚增和存货管理漏洞外,存在应收和收入对不上账的情况,明显账务混乱问题。也就是说,你作为实际控制人,避开上市公司董事会决策程序,利用公司管理上的漏洞,肆无忌惮。这笔钱被你们这些大股东给侵吞了!”

    “胡说八道!完全的胡说八道!”林一南很是激动!

    于德华不屑的摆摆手道,“你现在不谈没关系,自然会有人找你谈,到时候不止名誉扫地,还会牢底坐穿?!?br />
    沈道如叹口气道,“当然,我们也知道,这钱肯定不是你一个人拿了,只是你一个人替这么多人背锅,冤不冤?可惜啊,可惜,你这年龄也不大,要是没了名誉,再坐个十年八年的监,也没翻身的机会了?!?br />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林一南好像瞬间苍老了几岁,说话有气无力。

    于德华也不怕他暴起,大着胆子拍拍他肩膀,若无其事的笑着道,“有多少退多少,大家好说话,要不然咱们就按规矩办事!”

    “给我两天的时间!”林一南服输,要不然他明白,真被起诉,他的这些钱不但保不住,还会蹲监。

    于德华竖起一根手指摇摇,“你只有三个小时的时间,如果三个时间到不了帐,后果自负?!?br />
    “你再给我上套?”林一南不可能用自己账户的名义回退资金,不然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沈道如笑着道,“我已经对会计交代了这一笔应收款,你用大林制衣的名义汇进来吧?!?br />
    “好!”林一南不得不安慰自己,哪怕没了上市公司!哪怕他不是董事局主席!可是他还是有开达实业19%的股份,还有一家制衣厂,他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失去的,他会再亲手夺回来!

    因为,他还有本钱!

    今日胯下之辱,他日必将双倍偿还!

    他就这样跌跌撞撞的出了开达实业的大厦,像是无声的舞台剧,他觉得匪夷所思,看不明白,他的意识一直处于一种混沌的状态,像是喝多了酒,脑袋里晕晕的,整个人都在飘浮……

    他眼神里透露出的那股狠戾之气,也让本想做些什么的人望而却步。

    他在门口,果然再也没有看到他的车子。

    他刚想在门口拦一张出租车,可是凭着他的身份,他不愿在一个保安面前丢脸。他走了好几步路,在一个路口,拦了一张车。

    司机看着这个穿着体面,但是头发、脸色乱糟糟的男人,问,“去哪?”

    “大林制衣?!?br />
    三个小时,他居然只有三个小时。

    而李和,此刻在医院的走廊里,听着于沈二人的汇报,六家,没有一家,逃得了他的报复!

    让他想不到的是,何赌王居然会给他面子,担着损失信誉的风险,也把孙家在澳门金沙赌厅的承包权给取消了。

    也许在此刻,他才意识到,他的地位比他自己想象的要高。

    他转身回病房。

    老五整天躺在床上,除了睡觉就是把耳塞塞进耳朵里,很少和人说话。

    李和觉得她失了活泼,看着有点心疼,坐在她床头问,“那个王八蛋我给你找到了,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揍一顿?”

    “不去?!崩衔逵植嗌硭?。

    “找到了?”李兆坤激动的很,“龟儿子!老子不揍死他,就不姓李!”

    李和笑着道,“你要去?”

    “废话!”李兆坤显得比李和还要气愤,“老子的酒坛子不能让人这样欺侮?!?br />
    “走吧?!崩詈妥钪栈故前牙钫桌ご帕?,身后跟着丁世平、喇叭全五六张车子。

    九龙塘是香港传统的豪宅区,九龙城和九龙塘,位置上紧挨着,都属于九龙城区的范围内,但是却是一天一地的差别。

    林家的独立大宅正是位于九龙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