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摇摇晃晃从证监会出来的林一南,秘书不用猜,都知道是什么结果。

    他上前扶着林一南,小声提醒道,“林先生,你现在还是董事会主席,董事会还在你的掌控之下?!?br />
    “对??!”只这一句话就让林一南醍醐灌顶,只要他还在这个位置上一分钟,他就还有许多文章可做!哪怕最后无法改变结局,但是他现在还有签字的权利!

    而且如果远大集团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并且要求附上更换现任管理层、谋求派董事进公司的提案,他可以选举董事材料不全为由不予审批,公告要求新的大股东补充材料。

    当然,还可以要求远大集团就提名董事人选在诸如“是否和控股股东有关联关系”、“是否具备相应任职资格”等方面作出明确承诺和说明,并提出修改公司章程,在董事会换届选举等方面新增了多项条件以防范外来资本“夺权”。

    他越想越开心。

    有投票权就不代表他们就进的来门!

    这家公司是他辛辛苦苦创建十余年的,他绝不容有失的!

    “林先生,你是否还记得当年美国尤诺卡对美莎进行的反收购?!泵厥榧绦嵝训?,“我记得当时你夸赞过优诺卡的策略?!?br />
    “焦土政策?!绷忠荒贤芽诙?!连愣神的功夫都没,他再也不像往常那样等待秘书去拉开车门,而是自己毫不矜持的拉开,上车后匆忙对司机道,“回公司!”

    为了以防万一,他要隐藏“债务炸弹”,用焦土政策来对付“敲门”的“野蛮人”!

    将公司最有价值资产出售给他值得托付的第三方,或赋予第三方购买该资产的期权,从而恶化开达公司自身的资产和经营业绩,同时通过高价购入大量不良或低价值、无价值资产,提前对外偿债,对外进行长期而高风险的投资等,使公司负债大量增加,财务状况恶化。

    沈道如要么放弃收购,要么就继续接手烂摊子!

    至于公司和其他股东利益,他林一南管不着!他是董事会主席,他现在有权这么做!

    这家公司从初建到上市,都是他林一南一个人的功劳!

    他越想越觉得可行,越想越觉得得意,甚至激动的来回的搓手掌。

    车子已经停在公司大厦的门口,他冷静下来,整了下领带,掩饰一度的失态,他的形象和状态是公司员工的信心良药!他反复在脸上揣摩了几遍胜券在手的表情,就等着门口的安保给他拉开车门。

    可是,他等了好几分钟,又望了望公司十八层的大厦?

    不错,这是他的公司。

    门口的保安也没换,他记得他每次到公司来,车子还没在门口停稳,那个瘦保安就屁颠屁颠的就给他敬个礼开车门,然后他西装革履的下车,很稳重的和保安点个头,以显得他懂得尊重人!

    偶尔高兴了,他还随手掏出两张钞票递给保安:“辛苦,来,拿着,这是给你的小费?!?br />
    TMD整个人都发光了好吗?

    浑身的光芒!

    可是,现在呢?

    那个保安只是朝着他这边张望了一下,遍理都没理!

    可是,他打赌!

    那两个保安是认得他的车包括他的人的!

    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保持镇定!

    秘书也瞧出了不一样,下车给林一南下了车。

    林一南下车,对于门口保安的这样的小人物,他选择不去计较,径直进了大楼。

    他感受到一丝怪异,众人看向他的眼神变得更加诡异了,有的人脸上露出不屑之色,有些人脸上则露出可怜之色,这些神色中,没有他熟悉的那种一种敬畏。

    这一栋的大楼都是他的,要是以往他来这里,都是络绎不绝的,“林先生,早晨!”

    “林先生,早晨!”

    络绎不绝的招呼声,会一直持续到他进入他的专属电梯的那一刻。

    他一直心潮澎湃的,但是表面很淡定??!

    这里是属于他的王国!

    他的独立的王国!

    他是这里的说一不二的国王!

    他像往常一样,要进入属于他的专属电梯,却是被拦住。

    “这里是董事长专属电梯,你不能走这里!”

    林一南一看,这个哪里还是以往对他毕恭毕敬的保安!

    “你个狗东西!你看看我是谁!”

    林一南终于觉察到不对劲。

    保安看着他一眼道,“你姓林,我知道,不过董事长吩咐,你不能再走这个电梯!”

    “我就是董事长!你说的是哪个董事长!”林一南忍不住歇斯底里的吼叫!长期养尊处优,哪里敢有人逆他的意思!

    他何曾被这样的曾经瞧不上的小人物给鄙视过!

    “李先生?!泵厥樗坪趺靼琢耸裁?,他抓住林一南的胳膊,也不顾上下的关系,把其拖着,“咱们走电梯吧?!?br />
    “你别拦我!我要揍揍这个狗东西!”林一南还没说完话,就被推进了旁边的电梯,等他回转身,已经见不到了秘书的人影。

    他正要说什么,却发现电梯里,围着他一圈的都是人,都是他曾经可以随意辱骂的员工。

    没人和他说话,更不说说招呼他,他陡然掉了刚才的脾气,到了18层的顶层,他的办公室。

    来来往往的人从他的办公室不停的搬东西,文件、柜子、桌子!

    “快点搬!留时间长了,老子怕晦气!”

    他能听见屋里传来的趾高气扬的声音,他对这个声音很熟悉,他没去阻拦那些搬他东西的人,他迫不及待的进了办公室,他只想知道,他现在只想知道,是谁占了他的办公室!

    “呦呵,这不是林先生吗?好久不见?!?br />
    “林先生来了,咱们要做地主之谊,请他坐啊,别让人在那站着跟个二傻子似得!

    “沈道如!于德华!”林一南咬牙切齿的喊出来了这两个人的名字。

    沈道如把身边的人赶出去,朝林一南竖起大拇指,“林先生好记性,就见过那么两面都能记得??!”

    “你们没有经过董事会的授权,怎么可能搬空我的办公室!”林一南看着这两个人恨不得给生吞活剥。

    “林先生,看看,这个是什么?”于德华举起一份文件,“我们刚刚召开过临时董事会,全数通过,我,于德华,正式担任开达实业董事会主席!”

    “他们怎么可以这样!”林一南犹自不信,要抢过于德华手里的文件。

    “别慌啊,还有呢,这是我们从证监会拿到的授权函?!庇诘禄淙慌?,但是在有警惕的情况下,还是轻松的躲开了林一南的扑抓,“股东们之所以同意我的条件,是因为我许诺保留原有的公司董事和高层,当然,前提是让你滚蛋!”

    这话说的是丝毫不客气了。

    “二位,我和你们往日无仇我从近日无冤,你们这是为什么?”林一南恨这二人极,但是依然希望这里面有误会的可能性,好有和解的可能。

    “往日肯定没仇?!庇诘禄芸隙ǖ牡?,“我甚至在以往对林老板还多有钦佩,单打独斗能做到如今的规模,确实不容易?!?br />
    “那闹到如今又是何必,大家两败俱伤而已!”林一南存在一点希冀,这个世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但是?!庇诘禄胺嬉蛔?,“你我却近日有怨?!?br />
    “于先生,你这话从何说起!”林一南心里一惊。

    “林先生,你家里的房子是公司的吧?”于德华没有回答,只是指指楼下林一南刚刚停下的那辆车道,“车也是公司的吧,这个为了股东的利益,你离职我们按照规定也是要收回的,但是呢,毕竟大家认识一场,我也不好逼你太绝,不能让你立刻搬走,这一时半会也不好找地方?!?br />
    “谢谢!”林一南用愤恨的牙齿,逼着自己给自己留最后一点风度。

    他终于认识到,一切都无法再挽救。

    于德华问沈道如,“你是搞房产的,你说半天时间应该够搬家了吧?咱们要不给林先生放宽点时限,让他晚上六点前搬走?你之前说一个小时,一个小时,连张床都抬不走,搬家有多麻烦,我是知道的?!?br />
    “姓于的!”林一南捏紧拳头大吼一声,朝着于德华扑过去,“你欺人太甚!”

    于德华慌忙躲到办公桌的后面,陪着他兜圈子,冲着办公室的门外大喊,“快点喊保安!把这个疯子赶走!”

    “于德华,沈道如!你们不得好死!”林一南被安保摁在地上,依然大声的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