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竟然发觉,他离普通人的圈子,正常人的社会,已经渐行渐远。

    他的排场,他的地位,他的财富,他的圈子,已经和大部分普通人格格不入。

    事实上,自从离校之后,他的生活圈子也发生了变化,每天接触的人非富即贵,就连昔日最亲近的人,也都因为他的存在,也改变了命运的轨迹。

    李兆坤做了游艇的生意,李梅有了百万的身价,李隆对权利有了渴望,老四出了国,老五都开始玩机车。在上一辈子,像老五这个年龄的时候,李和对她只有一条期望,就是在单位不管是做服务员还是临时工,能老老实实的做上一个月,每个月不求挣多少,只图她安稳。

    李家的第三代也都在受最好的教育。

    他最理想的生活状态就是每天几壶茶水,遛个狗养个花,过着平凡普通的生活,而不是每隔几天,就会出现在电视新闻或者网络新闻里,让别人喊“李爸爸”,事实上即使喊他也听不见。

    他压根就不愿意在任何媒体、镜头面前露面,哪怕在前苏联地区的许多重大场合中,他都是有意躲着镜头,至于记者也不会认识他,不会找他茬。

    他唯一一次的躲不过的,就是从莫斯科回国的后的那一天,在香格里拉酒店,他不得已做了一场大众的演讲,脸当时就是面对着内部机关报的镜头。

    一开始内心就是拒绝的,最后实在不行只能认命接受了。

    也许要是真的有记者帮他去宣传一下,吹捧吹捧,他的内心会膨胀一点。而不会像如今,明明虎啸山林百兽散,却还在拿着机关枪寻屠龙刀。

    他遇事总处于左右摇摆、举棋不定、瞻前顾后的状态,缘由就在于他在做决定的人根本就不知道“做决定”是一种什么行为,这个行为对于自己和别人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他还没有意识到他随便做出一个决定,就会影响到很多人的命运,大的世界性的投资先是不说,光他手底下的工厂、企业直接或者间接雇佣的人员已经有十几万人甚至二十几万之人多,影响到他们的工资收入、生活水平,甚至一定程度上决定着他们的人生转折。

    他刚回到医院,古小华就上去,递给他一封信函。

    “真他娘的该死?!崩詈筒鹂豢?,居然是林家向法院提交的传讯令状。最令他气愤的是,不是因为起诉他人生故意伤害,而是起诉老五诈骗。

    他撕掉送达认收书,直接对丁世平道,“告诉老于他们,我一天都不想到,现在就给我搞!往死里搞!赔多少钱我认!”

    开达实业的股票和香港接连几天的天气一样,“霉雨”绵绵未尽时。

    第一天,本来是晴朗的,结果由阴有小雨转为大雨,继而下起了暴雨。

    于德华光明正大的在港交所二级市场大资金做空开达实业。

    继而市场上传出开达实业举债亏损、资不抵债的传闻,而且于德华在市场上打败刘大雄后,早就被封为传说,市场出现恐慌性的抛售。

    股价在一个早盘半天的时间里飕飗地一下跌了40%%。

    这也就意味着100万进去,不到4小时变成40万元。

    那一头,沈道如又不惜本钱的在最低价的时候,一口气吃入开达实业超过15%的股份,同时直接向开达的股东发交易邀约,公开通告举牌。

    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他直接开战了!

    老子发出收购你手上股权的要约,你卖不卖?

    当然价格肯定要比这个时候的市场价格高一些,要是愿意谈,可以比今晨开盘价高一点。

    要是不卖,就是废纸。

    而林一南自始至终都还没怎么反应过来,早上股价异常,他正准备趁低吸纳,可是之后,连续的大跌,让他明白,他遭遇了敌意收购,可是他从来没得罪过于德华??!

    两个人除了在成衣业务有竞争以外,很少有交集。而他的成衣业务很难和金鹿集团竞争,如果有怨恨,也是该他怨恨于德华,可是成衣不是他的主业,他懒得结仇,所以双方基本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局面。

    正当他准备筹措资金准备抵御时,却发现远大集团旗下的三家子公司,大张旗鼓的吃进了开达的股票,股价又在逆势上涨,他实在无力回购,对沈道如这个香港现在已经算不上新贵的富豪,没有多大的厌恶,平常见面也是客客气气。

    他本以为这是个来拯救他的白衣骑士,想不到却是和于德华一路的。

    他给沈道如打电话的时候,沈道如只是冷冷告诉他不要乱得罪人。

    得罪人?

    他想不起来自己得罪了谁!

    他儿子昨天才被人揍的现在还躺在医院的病房里!他才是被欺侮的那个人!

    他无力想儿子的事情,只能赶紧的约谈开达实业的各大股东,希望他们不要卖出手中的股票,不过这套煽情牌并不奏效。

    开达实业的第二大股东看在远大集团提出的股票购买价格之后,就一口答应了将其持有的9.62%股份全数卖出,而其他股东亦是如此。

    远大集团正式对外宣布持有开达实业享有投票权的27%的股份,外界哗然!

    只用了三天不到的时间,开达实业易主。

    纷纷猜测,这林一南到底是有多糊涂,能同时得罪香港两大亨。

    于德华虽然是金融圈外的人,却自从掰倒刘大雄之后,金融圈就有他的传说。而沈道如,明明主业是地产,却被业界视为金融大亨,他太平绅士的勋章就是因为他以一己之力在香港股灾中力挽狂澜。

    这两个人是没有一个人可以轻易得罪的。

    气愤自难掩的林一南,眼看就要被赶出开达实业,他正准备向香港金管局、证监会投诉,远大集团对于开达的收购是不符合相关法律的!可是金管局出来接待他的只是普通的办事人员,办事员问投诉什么?

    恶意做空?

    做空就是做空,哪里有什么恶意做空!

    敌意收购?

    投机都是合法的,何况人家对你公开收购!

    办事员自然不理会,给他添了一张表格,就把他打发走了!

    他林一南何曾被这样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