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愣着干嘛!”喇叭全见身边的小弟还在发呆,训斥之后,一窝蜂的加入了战团。

    古小华见那个妇女还在拿包砸李和,他上前一把把那个妇女推开。妇女一屁股坐在地上,看清古小华的样子后,站起身,又拿着包朝着古小华抡过去。

    古小华不好意思打女人,只能一边躲一边用胳膊一个劲的挡着。

    五六个家长,见着儿子被打,肯定不依,有两个男人也上前朝丁世平和喇叭全等人扑过去。

    女人们却是扯着嗓子喊警员,机灵的赶紧往外面跑,喊自己家的保镖。他们哪里能想到,在警察局里会挨人打!

    “滚蛋!”喇叭全对着一个胖子就是一脚。

    “跟你拼了!”胖子气愤的刚举起一把椅子,又被喇叭全的小弟一脚踹爬了。

    短短的几十秒内,警局彻底乱作一团。

    反应过来的警员已经吹起响亮的哨子,可是呢,这个时候,从外面的走道又跑进来**个人,不过却是慌张的无所适从,乱糟糟的情形,让他们眼晕。

    “傻站着干嘛??!给老子揍??!”一个领带已经被扯掉的男人指着丁世平等人狂吼。

    “快点??!”有人见自家的保镖来了,信心大增。

    保镖毫不犹豫的听派自家老板的指挥,对着丁世平等人就打。

    而三个司机和秘书,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冲过去,当看到左右躲闪的古小华的时候,眼前一亮!连个女人都躲的,这不就是最好的软柿子吗?

    三个人一起围着古小华挠!而那个妇女却是停手,对着自己家的保镖,指着李和喊,“打他!打死我负责?!?br />
    喇叭全见有人冲李和过去,急忙把李和护着,好让他安心揍人。

    古小华都有点傻眼,看他好欺负吗!

    遇到男人他不客气了,踹到一个就跑,陪着几个人兜圈子,偶尔逮着机会再打一拳。

    警员们见不但没有消停,反而越来越乱,都急忙的上前了。

    两个警员上前先是扯李和,没扯动,李和的拳头继续朝着地上的人揍。

    最后三个警员一起才把李和架走。

    李和临走前,又重重的朝着地上的那只手跺了一脚。

    年轻人又是一阵杀猪叫。

    “行了,放开我?!崩詈痛泳笔掷镎跬芽?,扯了下衣领,解开一粒衣扣,心里才算爽气一点。

    丁世平等人见李和住手,不需要警员拉,自己也就停手了。

    地上的五个年轻人,被各自的家长扶起来,脸上都已经没好地方了。

    那个花褂子年轻人被扶起来之后,用已经肿起来的眼睛愤恨的看着李和。

    他的母亲见儿子身上都是血,鼻子血还在淌,慌忙的用包里的纸巾给擦拭。

    儿子从嘴里吐出来一颗带血的牙齿之后,更是把妇女吓得慌神,她指着李和的鼻子道,“你??!你??!你等着坐牢吧??!我要告你!我要让你知道,我们林家不是好惹的!”

    “你算什么东西?让你儿子洗干净屁股等着坐牢吧!”喇叭全冷笑道,“走着瞧!”

    李和坐在椅子上,浑然不在意。

    “你知道老子是谁吗!你....”那个被喇叭全揍过的胖子中年人,看到喇叭全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掐死他。

    “老子管你是谁?”喇叭全道,“你又知道老子是谁?”

    “你们警长呢!我要见你们黄警长!”见李和等人不受威胁,那妇女开始找关系压人。

    “对!让你们黄警长出来!”旁边的几个家长这一次终于和那妇女站在一条线,而且对着李和等人也是一副不死不休的态度。

    他们从来都是认为自己是上流人,何时受过这种气!

    “住口!”一个警员终于忍耐不住大吼,“把这里当做什么地方了!”

    他尽管知道这些人非富即贵,可是也不得不装着胆色维持次序。

    那个妇女厉声道,“你们还不抓他!他在警局里面揍人,你们是亲眼看见的!”

    “如果不给个交代,我一定投诉你们!你们就别想干了!”那个被扯掉领导中年人摸了摸眼眶,义愤填膺,再加上自己儿子被揍,更是想李和等人去死。

    “我的律师马上就到??!”一个戴着眼镜的妇女刚挂掉电话,就大声的开始骂,“你们这群警员也是饭桶?!?br />
    “各位,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币桓鲋心耆舜永锛渥叱隼?,他金鱼眼,一字眉,前额微秃,脸有横肉,一出场便道,“各位要分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

    警员们熬不住,把警长找出来了。

    “黄警长,你可是好大的威风!”那个戴着眼镜的妇女讥诮道,“有人在你们警局逞凶你也不管吗!”

    “朱小姐,你消消气,管,当然管!”黄警长对着喇叭全诈唬道,“喇叭全!你在我这里是不是没待够!太张狂了你!”

    至于李和,他只是瞄了一眼后,就装作视而不见。

    他自己都没想到,这件小小的交通事故的居然可以同时让五个立法会议员过问!

    从昨晚开始,他的电话就没停过,从立法委员到太平绅士、各大上市公司主席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

    他就知道受害者的家庭不简单。

    所以此刻他很好奇李和。

    他不认识李和,可是李和居中坐在椅子上,他毒辣的一眼就能看的出,这里是以这个人为首。

    “黄sir!话可不能这么说,你看看他们多少人,我这边才几个人?”喇叭全闭着眼睛说瞎话,他做混混的时候,那是这里的???,他很明白,事情真假不重要,重要的是理要站得住,“他们开车撞伤了人,人现在还医院躺着呢,他们现在还敢出言不逊,张狂的可是他们?!?br />
    “胡说八道!”那个林家的妇女对着喇叭全大骂,“这边所有人都不是瞎子!明明是你们先动手的!”

    “他,他,都给我拘起来!”黄警长胡乱一点,警员们开始上前拘人。

    那些家长见自家的孩子也要被拘,纷纷不乐意。

    “黄警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对啊,我们才是受害者!”

    黄警长严肃的道,“一码事归一码事!肇事逃逸?怎么可能轻易走人!”

    “那他呢?”有人指着在一旁优哉游哉抽烟的李和,“为什么不抓他!他也打人了!”

    “这个要做伤情鉴定?!被凭そ翱戳丝茨羌父瞿昵崛说纳耸?,然后道,“等伤情鉴定后,如果构成轻伤或以上,需承担刑事责任的。如属轻微伤,只需进行民事赔偿。我的建议是各位及时委托律师维权。什么都要依法?!?br />
    这些家长他不好得罪,要是平常,他会给个面子,可是呢,眼前他不能惯着。要是把李和拘起来,他就是得罪李和,他也感觉得罪不起。

    光凭一个黄炳新就够他应付了。

    眼前既然不能得罪李和,这些家长要埋怨他,他也是没办法的。

    “很好,很好!”那个林姓女人气的胸口一起一伏,“我会亲自给警务处长打电话?!?br />
    黄警长笑着道,“各位请尽快找律师来处理吧?!?br />
    话他说的客气,可是还是照样把那五个年轻人全部收押。如果是林家的男人过来,他还会考虑给对方面子??墒且桓瞿锩?,他还是没怎么放心上。

    而那些家长,只能坐在里面打电话催律师赶紧来,好利马办理保释,带儿子去医院。

    “李先生,可否借一步说话?!被凭ぬ詈推叫姓咀?,可是眼睛没有对着李和,好像不是在和他说话一样。

    李和笑笑,跟在他后面到了里面的办公室。

    “李先生,请坐,咖啡?”

    “随便?!崩詈驼飧鍪焙蛎挥行那榧平险飧???Х榷说剿?,他动都没动,只是问,“麻烦黄警长把这几家的资料给我?!?br />
    他直接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我的意见是大家以和为贵?!被凭ひ才履切┮黄鹗┭?,他夹在里面为难,他道,“按照我们以往处理这类交通事故的惯例,都会希望大家尽量协商?!?br />
    李和坚定的摇摇头,“没有任何协商的余地,这几个人我会一个个起诉?!?br />
    “李先生,可能李先生不了解林家,林一南是香港有名的玩具大王,全港两千多家玩具厂,他家做的最大,开达实业也是香港的上市公司,影响力非同一般?!被凭せ故窍M詈椭讯?。

    李和冷笑道,“可能你也不了解我?!?br />
    说完站起身道,“谢谢黄警长给面子,后会有期?!?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