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眼里闪烁着一股无法遏止的怒火,这种怒火通常只有赌台旁边的赌徒才有。

    愤怒本身并没有过错,它仅仅是处在痛苦之中的一个信号,是一种强烈的情绪,如果不把它转变为行动,他就能够感觉到它。他决定依着愤怒的体验来行动。

    王玉兰给闺女找来清水,终于给她擦洗干净,对旁边的于老太太道,“他婶,你们回去吧,这有俺们自家人呢?!?br />
    “你也别生气,孩子大了,又不是关笼子的,哪能没有一点错处。医生不是说养上一个月就好吗?没大事就是好事?!庇诶咸诹僮咔盎共煌参坷衔?,“丫头,好好休息,不要乱想,想吃什么,明天婶子给你带?!?br />
    她倒是喜欢老五比老四多一点,俏皮伶俐,谁见谁不爱呢?

    而老四对她规规矩矩,好像隔着什么。

    李老头和李兆坤说了几句,也就跟着于老太太一起出病房。

    他看见李和脸上有一种奇怪的笑,很勉强,紧绷绷的,一看就知道是气得很厉害。

    “事情清楚没有?”

    李和道,“已经安排人等在警察队,很快已经会有消息。你不用担心,我自己会处理,你和于婶子忙自己的吧?!?br />
    李老头道,“肇事者能找的到?”

    “找的到,那几个孩子机灵,车牌都记得很清楚?!崩詈退档暮芮崴?,可是道路上有没有监控,他是不清楚的。如果有监控,那就很容易。

    “对方故意的?”李老头觉得没有这么单纯。

    李和点点头,“幸亏老五跑的快,从摩托车后车轮擦过去的?!?br />
    “天杀的东西,这种仗着家里有点钱财的混账二世祖多的是?!庇诶咸捣欠吆薏黄?,这些年她自然没少见“坚决不和解了?!?br />
    李老头嘿嘿笑道,“杀人不现实,可是不妨碍告他蓄意谋杀,必须告到他坐牢?!?br />
    李和道,“对方的五个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br />
    于老太太突然冷笑道,“而且这种有家底的,肯定都是不缺钱,你会花钱请律师,他们也会请,这就会没完没了,跟着耗不起。要我说,釜底抽薪最妥当。你说,能教出这种孩子的,家长能好到哪里去?!?br />
    她慈眉善目,可说话有点阴狠的味道,因其本来就不是善角,一直都是厉害着的。

    李老头给她举大拇指,“这话对,要么不做,要做就做绝,手下重点,千万别再犯心软的毛病?!?br />
    两个人大致都知道李和的家底,在商业上很少有整不动的对手。

    李和笑笑,表示接受这个建议,他做不到让对方家破人亡,可是绝对能让对方破产。有时挨穷,比让人死还难受。

    送走李老头和于老太太,他对丁世平道,“打电话给喇叭全,让他也发动手下找人?!?br />
    他不能完全指望警察队。

    王玉兰让李和爷俩都回去,她一个人留在医院就可以,毕竟媳妇还是月子期间,不能一家人都留在医院,家里要回去人的。

    李和道,“那我让姜姐过来陪你?!?br />
    王玉兰连普通话都不会,更何况是粤语,语言不通,在医院是不方便的。

    “这个中,再让她带给俺们带点换洗衣服?!蓖跤窭级哉飧雒挥幸饧?,医生和护士的话,她是一句听不懂。

    李和对吴师傅道,“你辛苦下,回去接姜姐,然后你也留着?!?br />
    “好的,李先生,应该的?!蔽馐Ω底匀挥?。

    李和回家后,从冰柜中拿出啤酒,拉开,灌下,不到一分钟,整罐子啤酒就喝光了。他把罐子掐瘪,狠狠的朝地上摔过去。

    “等会就睡吧,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出院就好了?!焙畏伎此那椴缓?,也没去劝慰,只是询问下老五的情况,然后扯着李览去给洗澡。

    第二天一早,李和就要去医院,何芳要跟着,他道,“两个孩子呢,在家吧,老五也没什么事?!?br />
    他到医院的时候,喇叭全带着两个小弟在走廊里抽烟。

    喇叭全给李和递过去一根,然后道,“已经安排人在找那张车了,你放心,香港的跑车都是有数的,不会太难找。不过估计对方也可能会躲几天风头,先把车藏起来?!?br />
    李和道,“警察队有消息吗?”

    喇叭全道,“没有?!?br />
    “那就抓紧?!?br />
    李和进病房的时候,老五正侧着身子,趴在桌子上,用那只完好的左胳膊在喝稀粥。她看到哥哥进来,怕挨训,干脆不吭声。

    李和见她腿上也有淤青,就试着捏了捏,问,“还疼不疼?”

    “不疼?!崩衔寮成购?,才敢回答。

    “在床上好好躺着,找到对方,你想怎么揍都行?!崩詈图饪闪?,也没给她摆脸。

    “嗯?!崩衔逍睦锷凉凰啃老?。

    丁世平匆匆进来道,“警察队说找到人了?!?br />
    “现在过去?!崩詈吞Ы啪统隽朔考?。

    喇叭全也带着小弟跟在身后。

    到达警察队的时候,出来迎接的是古小华。

    “李哥,全哥,丁哥?!彼ξ囊桓龈鐾溲蛘泻?。

    李和直接问,“人呢?”

    古小华道,“我在这等了一夜,警察队早上才去提的人,刚刚提讯过来,嚣张的很,我都想过去揍他一顿?!?br />
    警察局里,并排坐着五个人,其中一个穿着花褂子,短平头,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的年轻人连声嚷道,“阿sir,不就是赔钱吗?罗里吧嗦的,很浪费时间的?!?br />
    另外四个人跟着哈哈大笑。

    在一旁站着的也有五六个人,大概是家属,一个打扮时尚的女人道,“律师没来之前,我儿子是不会回答任何问题的?!?br />
    负责审讯的警员看到李和等人,对着对面的五个人道,“事实已经很清楚,你们的车把人撞成骨折,并且肇事逃逸!”

    “阿sir,天色已经很暗了,没看见行不行???”花褂子年轻人依然很嚣张。

    警员指着李和道,“这是受害人的哥哥,你们先协商一下吧?!?br />
    说完收拾起来文件,并冲同事使个眼色,都起身走人。

    “喂,哑巴??!要多少钱!你说!”花褂子见李和只是一个劲的瞪着他,有点不自在,反而不耐烦的先开腔。

    “对啊,这位先生,你开价?!蹦歉龃虬缡鄙械母九?,又指着旁边的几个家长道,“大家都很忙的?!?br />
    旁边的另外几个家长只是笑着点点头,并无附和,毕竟开车的不是他们孩子,连从犯都不算,他们不想沾事。

    喇叭全等人想回骂,可是看看李和,没人敢先说话。

    李和漫不经心的卷起两只袖子,缓缓的搬开面前的椅子,已经走到了那个年轻人的面前。

    “想干嘛?”年轻人见李和已经快挨着自己,被李和俯视,他有点不舒服,不得不从椅子上起身跟李和对峙。

    猝不及防的,他的脸上迎上了拳头。

    他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

    “打人了!”那个妇女尖叫,也拿着包朝李和砸去。

    李和不管不顾,抡起拳头,劈头盖脸朝着那个年轻人砸过去,毫不吝啬的出拳出力气。

    丁世平是最早明白李和意图的,李和出拳的那一刹那,他就跟过去,朝着另外四个年轻人冲过去,一脚跺中一个高个子,跺的很扎实,那个高个年轻人发出杀猪一般的叫声。

    ps:抱歉,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