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不管从司机吴师傅还是姜师傅,都得不出什么消息,没有任何结果,只得冲周围的人道,“你们先去忙自己的?!?br />
    于德华和黄炳新等人走了,李与和于老太太等人只得又返回病房。

    老五的左胳膊打着石膏,几绺头发被泪水混着泥土沾在脸上,嘴唇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寒冷变的惨白惨白的,幸好脸上只是擦伤,但是依然显出一片的血痕。

    李和看着她这可怜巴巴的样子,只得压抑住怒气道,“说吧,怎么回事?没事往黄竹坑去干吗?”

    “我去海洋公园也不行??!”老五眼泪水又出来了,索性一下子把被子蒙住头上,一声不吭。

    “我没打你,你哭啥?”李和只是觉得烦躁和着急。

    “都这样了,你还凶她干嘛?”王玉兰一把把儿子推出病房,“有事好好说话?!?br />
    “我哪里凶她了?!崩詈兔话旆ㄓ种坏弥匦抡驹谧呃?。

    他看见走廊拐角的地上还坐着五个人,二个男孩子,三个女孩子,和老五一样,同样穿着一身机车皮衣,不时的朝着病房的门口张望。

    吴师傅道,“他们是五小姐的同学,是他们打电话报警的,并且还打了急救车?!?br />
    “你们好?!崩詈蜕锨昂图父龊⒆游帐?,“我是李琴的哥哥?!?br />
    “你好?!奔父龊⒆右舱酒鹕砗屠詈臀帐?。她们一直在病房门口,自然知道这是李琴的家人。

    李和道,“是什么情况,你们可以说一下吧?”

    “可以,可以?!奔父龊⒆用Σ坏牡阃?。其中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子开腔道,“我们昨天就约好下午去海洋公园玩的,结果在黄竹坑道,一辆敞篷跑车在身后过来,故意开的很慢,跟我们并排。车上五六个人对着我们吹口哨,叫嚷的很厉害。我们就想加大油门,甩开他们,结果他们追的紧。在水坑的时候,还故意溅了李同学一身水,李同学很气愤就追了上去,我们喊都没喊住。等我们追上去的时候,李同学摔在地上,那辆跑车就不见了?!?br />
    “跑车撞的?”这才是李和关注的重点。

    “嗯?!蔽甯龊⒆右黄鸬愕阃?,一个高个子的男孩子道,“李同学尽管车技好,躲的快,只是跑车开的也快,还是擦上了李同学的后车轮,然后李同学就摔下来了?!?br />
    “谢谢?!崩詈偷牧扯家醭鏊?,“我妹妹的机车是自己的吗?”

    五个孩子这次没一个说话,她们不想出卖李琴。

    不过见李和盯着的要吃人的眼神,一个小巧的女孩子顶不住压力,还是道,“是她自己买的?!?br />
    “她从哪里来的钱?”老五的零花钱,李和早就让她存了死期,平常手里顶多就三五百块。

    女孩子小声道,“她没有要利息,就把存款取出来,对不起,我们拦不住她的?!?br />
    李和叹气,早知道如此,就该让她存在自己家银行的。他又问,“可是我从来没见过她把车骑回家过?”

    那个马尾辫女孩子弱声道,“她是放在我家楼下的。我家就在石澳,她把车放在我家这里,每天骑自行车回去?!?br />
    “谢谢?!崩詈涂纯词奔涞?,“天色也不早了,你们回去吧,不然家里该着急了?!?br />
    只是一帮爱玩的孩子,他倒是不会迁怒于他们。

    “那我们明天再来看李同学?!蔽甯龊⒆映挪》靠纯?,就走了。

    李和狠狠的捏紧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