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世平点点头,就到隔壁的楼上去喊张兵。

    上楼刚开门,却不想一把飞刀瞟过来,他不慌不忙的把门合上,待听见飞刀在门上扎实的声音才重新推开门,飞刀还在门板上微微颤颤,拔了飞刀,瞧瞧门上斑斑点点的小坑,数落躺在床上的张兵道,“早就跟你说不要朝门上甩,你怎么还不听?”

    张兵嘿嘿笑道,“这个门本来就要坏了,我给他提前报销,让老万刚好给打副新的?!?br />
    家里有现成的木匠,他有恃无恐。

    “赶紧的穿衣服,出去办事?!倍∈榔剿低昃桶逊傻度拥酱采?,下楼开车。

    他的车子刚出车库,张兵就拉开车门钻进,很兴奋的道,“什么事?”

    “别废话,手提电话在你屁股底下,给喇叭全那小子选地方碰头?!倍∈榔郊峋霾豢疟幕跋蛔?,要是说起来,这小子可以整天整夜的唠个没完。

    张兵依言给喇叭全打了电话,挂掉后才道,“青衣大桥入口碰头?!?br />
    “他怎么说?”

    张兵嘿嘿笑道,“真打架???我听他说他也在召集人,旁边也是乱糟糟的吵闹。咱俩要是去,他高兴吧,凭他手底下那帮软脚虾能成什么事?!?br />
    丁世平冷着脸道,“你忘记我们见过的那群越南人了?社团中可不少越南人,很多都是战场上退下来的,都是跟美国人和咱们交过人的,别这么马大哈,不然你怎么死都不知道!”

    “放心,我会注意?!闭疟聪愀鄣氖奔湟膊凰愣?,想到那群凶悍的越南人,终于严肃起来,毕竟他和这群人在战场上较量过,了解的非常深,他不怕死,越南人又岂会惜命?“要是遇到,还真麻烦?!?br />
    这倒不是他涨他人志气,而是他记忆中的东西太深刻,他是尖刀兵,尖刀兵得带头冲,依然记得他用刀戳出一个越南人的眼球,还连着筋,那个越南人只是大喝一声,把眼球塞进眼眶,然后继续悍不畏死的朝他扑。

    他在那一瞬间恍惚了一下,要不是有战友救场,他会死在那个越南人的手里。

    退伍后,他经常做梦,且是噩梦,经常性梦见那个血呼啦擦的眼珠子,空爆弹、榴弹、燃烧弹这些他都不怕,他就怕那个眼珠子时常瞪着他。

    战争已经结束,可是他心里的煎熬依然在继续,常常在深夜被惊醒,但是他窃耻于向任何人诉说。

    丁世平道,“过去机灵点,先下手为强,这话不错?!?br />
    “晓得?!闭疟白鞑辉谝獾呐呐某得?,“汽车果然比坦克车舒服?!?br />
    丁世平白了他一眼,“你尽说些不靠谱的,坦克没空调,夏天五十度至少,我呆十分钟就想死。你回去问问老万,他是做过坦克兵的,夏天那是怎么熬的。我宁愿朝着机关枪上撞,也不想往坦克里坐着?!?br />
    高速公路上,汽车在浓重的夜色中飞驰着,因为车速过快远远望去犹如穿梭在黑夜中的幽灵。

    喇叭全等人一早就到了,见到丁世平的车子贴近,他就急忙挥手。

    “丁哥,还得麻烦你?!崩热歉咝说?,他是见过丁世平的身手的,那一圈砸在砖头上,砖头都是稀烂。有丁世平在,他的成功率保障就大大提升。

    “你带路?!倍∈榔矫挥邢鲁?,他虽然不至于瞧不起喇叭全,但是却没什么好感。

    一行人驶进葵涌货柜码头,这家码头位于香港葵青区蓝巴勒海峡两岸,是香港最主要的货柜物流处理中心,是全世界第四大吞吐量的货柜港口,同时也是为目前亚洲最大的集装箱码头。

    深夜的货柜码头,除了货轮的汽笛声,伴随着零零星星的灯光,倒是安静的很。

    继续朝里面行驶,喇叭全的车子带头停下,他后面的几张车子也停了下来,丁世平把车子停好,也跟着下。

    “丁哥,就在里面?!崩热踊邮?,小弟都聚拢过来,俨然唯丁世平马首是瞻。

    丁世平看都没看身后的十多人,只是道,“里面有多少人知道吗?”

    “我让其他人查的,他们跟我说有十几个人,咱们带的人差不多够?!崩热峙呐难?,“有家伙....哎...哎,丁哥...”

    他被丁世平扯着肩膀,兜了一个大圈,等反应过来,那只勃朗宁已经到了丁世平的手里。

    “家伙不错?!倍∈榔剿A烁銮够?,别到了自己的腰上,“能不死人尽量不要死人?!?br />
    他倒是不怕,只要不怕死人,只要不给李和添麻烦,他大不了回内地一躲,照样风平浪静。

    喇叭全无奈,只得道,“这边是新义安的地盘,坐馆是大哥成,去年‘四九升坐馆’一事令其声名大噪,当时他为社团办事率众与和胜和对砍,警方到场都没停手,后来被起诉,蹲了一年监,出狱后马上扎职为红棍,向家兄弟上岸之后,他竞选坐馆而获选上位,小弟十几万,在社团中人员最多,也开始学向家兄弟学做斯文人,养了一大帮子的大学生,门下也有做上市公司主席的?!?br />
    不是他没本事,而是对方很凶残。

    “十几万?”丁世平不屑的笑笑道,“走吧?!?br />
    “你等下?!弊叩揭淮ζ凭傻募跋涠殉〈?,喇叭全听到吵闹声要猫着腰要朝着前面的亮光处先行打探下。

    “跟着我?!倍∈榔胶驼疟ハ嗟愕阃?,然后只见张兵下蹲,丁世平一个助跑一蹬腿,踩着张兵肩膀,直接手扒到了集装箱的沿壁,然后踩在上面走。

    喇叭全一行人瞧得傻了。

    “你上不上???”张兵见喇叭全还在发呆,赶紧的催促。

    “我就在下面走,下面走?!崩热钔飞系暮?,这可是近5米多的集装箱,哪怕踩着人肩膀,他也没有能耐上去。

    “那你蹲下?!闭疟坏壤热从?,直接给他掉转身子,不等他准备好,就学着丁世平的样子,攀上了集装箱上。

    丁世平和张兵两个人就在密集的集装箱之间,来回的跳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