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小华,我儿子叫古小华!古人的古,大小的小,华丽的华?!苯愫ε吕詈吞幻靼?,接连着重复好几遍。

    “古小华?”李和默念一遍,然后对着她道,“只要他人还在,我尽力帮你带回来?!?br />
    他没有说的太满,但是他很有信心从九龙城寨带人出来,这是以往从来没有过的自信。

    “谢谢李先生!谢谢李先生!”姜姐喜极而泣,她也知道李和从来不是乱夸口的人。

    “你这情况不好,先回去休息几天吧,留个电话给我,我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你?!崩詈凸兰扑裁欢嘈乃脊ぷ?,便善解人意的要求给她放几天假。

    “不用,不用的,李先生。我先去忙?!敝挥写粼诶詈图?,她才能得当最快的消息,她尽管慌乱,可没丢这个分寸。

    待姜姐走后,李和想也不想的先给喇叭全拨出电话。喇叭全一个劲的拍胸脯,保证没问题。

    真如于老太太所说,李老头来了,刚下车就把一个粉嫩嫩的小丫头从车里抱出来。

    小丫头被他牵在手里,及看到在墙根儿扒着桶撅着屁股的李览,就要挣脱过去。

    李老头就把她松开,交代道,“好好带着弟弟玩,不准欺侮他?!?br />
    “我不欺侮弟弟?!毙⊙就犯瓿信?,直接跑过去李览那边。

    “你小孙女?”李和不待李老头过来,就迎过去,对着小丫头的背影仔细看了看,倒是不曾见过。见两个孩子在一起玩的开心,他也懒得训斥在玩水的儿子。

    李老头穿着短衣,蹋拉着鞋片,只是鞋底厚的不自然,一看就是换过掌儿。他乐呵呵的点点头,“看模子你还能瞧不出来?当然是我孙女,接过来才没几天,和你儿子挺是玩的来?!?br />
    李和盯着李老头冒油的尖脑壳瞅了半晌,才笑道,“真看不出来,不过中文是挺不错的?!?br />
    “废话!老子可是下了功夫的!这丫头一生下来,就是我整天抱着教说话的?!崩罾贤匪低暧植唤究谄?,“不过老大是没辙,我前天才送到深圳?!?br />
    “送到深圳干嘛?”李和很不解,现在一家子聚在香港,子孙满堂养在膝下再好不过,“不是已经在香港读书了吗?”

    李老头习惯性的掸下石座上的灰尘,这才坐下道,“那孩子本来只会泰语和英语,中文呢,只会‘你好’、‘再见’,这可把我急的,跟着我根本就学不会几句,今天学明天忘得。我刚好就给接来香港,真没想到这边呢,课堂上是粤语,亏得还识得几个字,会几句粤语,可是中文还是半句不会,我没点子想,给他送到深圳的学校读去,就辛苦点,每天接送?!?br />
    他很顽固的要孙子学中文,他不反对外语,只是单纯的认为,他是中国人,他的孙子也不是外国人,没有不话说自己家话的道理。尽管他在泰国已经在孙子身上下了很多苦功夫,可是孙子还是没有长进,不是他教的不好,也不是他缺耐心。而是他的孙子在心里就有抵触,祖孙俩显然又没什么感情,能信服才叫怪。

    这要是别人家的孙子,李老头肯定不会手软,可是这是自家的嫡亲孙子,他是亏欠儿子、孙子,根上就不对,没管教的理由。

    他只能由着、惯着,而不好实行棍棒教育。

    但是呢,眼前,他的孙子已经越来越大,他不得不着急,他最怕孙子变成什么半生不熟的东西,既不完全像中国人,又不完全像外国人。他只能跟儿子商量,要把孙子送进内地读书,读不出技能没关系,可必须要会讲中国话。

    儿子媳妇肯定是不能同意的,许多人逃出来都来不及,哪里还有肯往火坑里跳的。

    李老头好说歹说,都没招。

    他一发狠,把之前从儿子那里拿来做生意的本钱都还了,自己的钱收拢收拢,自立门户!

    自立门户后,他手里除了一个珠宝铺子,还有上千万的结余!还有他儿子不可能有的人脉!

    他撂下狠话,为了孙子,他敢跟儿子断绝父子关系!

    李家声一看这样不行,他来香港的目的,就是为了做好子承父业的准备!他老子中途来这一出,简直要是鸡飞蛋打的节奏!

    他媳妇说这是开玩笑,这家业除了给儿子还能给谁?

    他虽然不是从小跟着李老头长大,可是跟他老子处了这么多年,这老头子的脾气!

    一个字!

    倔!

    他还有一个妹妹呢?

    他老子一狠心,绝对会给他妹妹。

    他虽然也非常疼他的妹妹,他妹妹也是他一手带大的??墒悄?,他没有便宜妹夫的道理。

    最终还是李老头赢了,他的孙子他给亲自挑了学校,送进了深圳的学校,每天由司机接送来回。而他只是很当然的,把他这几年挣得家业都给了儿子。

    也是双赢。

    “挺好?!崩詈拖氩坏嚼罾贤坊嵴饷淳?,不过这也是他的性格。

    “我是不是挺那啥的?”李老头说完都有点不好意思,可是呢,为了孙子,他能有什么办法呢?

    “你这一步没错?!崩詈退档暮芸隙?,既使是他老李家的几个孩子,他也是决然不会让他们放弃中文优势的,他开起玩笑道,“全世界每五个人当中,就有一个人是说中文的,将来不会说中文怎么行?!?br />
    “说的对?!崩罾贤芳詈腿贤?,心里很欣慰。

    两个人之后,不知道怎么的又聊到朱老头。

    “人啊,终归是要到这一步,尘归尘土归土。不过呢,他一辈子也不亏,年少成名,英气勃发,没受过大罪。哪里像我,虽然是出生大富大贵,可是家道中落,只剩一辈子穷折腾。我就叹我那哥哥,也是大彻大悟之人,只可惜沾了烟土,哪怕后来戒掉,可是毕竟掏空身子,在泰国也没活过几年?!崩罾贤诽究谄?,“等我清明回去一趟,给烧上几刀纸?!?br />
    “你说,他给我的那些东西怎么处理?能不能见光?”这是李和担心的问题。

    “你缺钱?”

    “当然不缺?!?br />
    “不缺就自己留着,为什么要见光?”

    李和笑着道,“玉器瓷器先不说,就单说他留下的几个孤本,不见天日挺可惜的,总要留给后来人研究吧,万一有什么史学价值或者文学价值也说不定?!?br />
    “收藏是给自己看的,不是显摆的,何必拿到人前。至于那几本书,你随意拓印几本,找个地方一扔,懂的人自然会留着?!崩罾贤房吹暮苊靼?。

    “那听你的?!崩詈拖胂?,这是最好的办法。

    晚上,李老头在这吃饭,不过陪酒的主角是李兆坤。李兆坤喜欢李老头,唯一的原因是喝酒爽气!爽气!特爽气!

    而李和的酒量,跟这二人相比,简直不是个,不管是突击战,还是持久战,照样不行。

    只有丁世平可以在酒桌上和这二人相拼。

    汤老头也不差,李和突然想起来了这老头,自从杨淮回老家后,这老头基本就没怎么来了。

    “湱,湱酒!”一沾上酒,李兆坤就把普通话给忘得很彻底,再也不用刻意压嗓音。

    李老头的小孙女李琼和李览坐在小板凳上,头对头的端着饭碗,两个人没一个仔细吃饭的,你往我碗里夹一块,我往你往里添一块,倒是客气的很。

    一屋子人看的好笑。

    李和给李老头启开一瓶啤酒,笑着道,“给我做儿媳妇挺中的?!?br />
    李老头嘿嘿笑道,“想娶我孙女可没那么容易?!?br />
    “你矫情吧?!崩詈筒灰晕?。

    “都什么年代了,扯这些有的没得?!焙畏几詈吞砩弦煌敕?,她有点不高兴李和乱说话,虽然两家人熟悉,可也不能这么说。

    她尽管不高兴,却没显在脸上。

    饭局散干净,李老头和于老太太的车子都走了。李和刚要上楼洗澡睡觉,喇叭全的电话却响了。

    收拾好厨房,一直焦急的呆在大厅门口装作擦门框的姜姐也侧着耳朵,好像努力就能听到似得。

    “找到人了?”李和一听到喇叭全的声音就直接问。

    “找到了,不过不是在九龙城寨,被人绑在葵青?!崩热祷岸加械愦?。

    “能带回来吗?”李和的这句话问完,姜姐终于崩不住了,大着胆子站在李和的身边,显得很焦急。

    “能!”喇叭全说的很肯定,不过却是道,“只是新义安不给面子,刚刚把他们封杀的几个演员和编剧给过档,正气头上,还得来武的?!?br />
    “只要不死人,随便你折腾,我只管明天见到人?!崩詈退低昃凸业舻缁?,然后对姜姐道,“你放心吧,人尽快带回来?!?br />
    “谢谢李先生!谢谢李先生!”姜姐除了感谢,也不知道做什么。

    丁世平问李和,“要不要我去?”

    阿姨平常给他洗衣做饭,虽然是花钱请来的,可是对他的感情是真的,有必要他还是要帮衬一下。

    李和点着烟,在屋里来回踱步,道,“你带着张兵去吧?!彼岳热值紫碌睦米谢故遣环判?,毕竟论打架砍人,丁世平和张兵才是专业的。丁世平刚出门槛,他又补充道,“我不需要给任何人面子,安全第一?!?br />
    ps:求个票??!大爷们!逃票可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