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闹吧你?!焙畏急ё殴肱?,见她睡着了,就抱着上楼去了。

    李和不以为意,把正经事做得不正经,又效果更好,怎么是胡闹?

    他灌一口啤酒,夹一口菜,突然觉得脚底下钻进来毛茸茸的一大团,继而脚脖子上黏糊糊的,他退后低头一看,高兴的道,“阿才,还算有良心,还认得老子?!?br />
    阿才是很好认的,兄妹俩干仗,脖子的一角被阿旺挠下来一大块,至今都是秃的,没一点毛。

    自从李和把它带给于老太太以后,他是甚少见到阿才的。

    阿才的爪子已经爬到桌上上了,眼睛对着红烧肉不肯离开。

    “下来,只给你一块?!崩詈透幸豢榉旁谧辣?。

    阿才舌头一舔,都没见它喉咙动,肉片就滑进了肚子,还是趴在桌子上不肯下来。

    “阿才,下来,没规矩?!庇诶咸丫蒙狭斯照?,她进门后就训斥阿才,“再不老实,以后留你在家里?!?br />
    阿才被一顿训斥,从桌子上下来,围着老太太转了一圈,然后又转身跑了。

    “老婶,我这有的是地方住,你家里也没人,不如这里常住。这来回跑,给自己找累?!崩詈透咸嵘弦话岩巫?。

    “你吃你的饭,我哪里还算客,一天跑几趟的?!毕备竞退镒佣荚诠?,于德华又常年不在家,于老太太家里一待不住就喜欢往李家跑,她也没坐下,只是把拐杖拄实,笑着道,“我住这像什么样子,又不是没家的,有司机,阿姨也在的,我什么都方便?!?br />
    “那麻烦你了?!倍院畏甲伦诱夥矫?,李和有时是不信任老娘那些土办法和老迷信的,许多事情,他还是指望于老太太帮衬着一下。

    于老太太能说会道,又会花哄人,许多方面王玉兰都很信服于她。

    于老太太道,“你家这小丫头真不错,不哭不闹的,吃喝睡觉都安稳,真心的省事?!?br />
    她也是很喜欢李怡的。

    李和咧着嘴笑道,“还成,还成?!?br />
    转而又问道,“李叔最近在做什么?”

    于老太太道,“昨个还来呢,听说你今个回来,指不定等会就要来。那她铺子的生意还真好,他儿子家声索性连泰国的生意也弃掉了,一门心思在香港立业。他干脆也全部把店子给了儿子?!?br />
    “那刚好可以好好休息?!崩詈秃苄湃卫罾贤纺嵌纠钡难劬途鞯哪源?,由他来做生意,不发家才是没天理的。只用一点儿子的本钱,短短几年就超过了他儿子一辈子的家业。

    据说,前门大街李家的名声在香港老派人物中也是很吃香的。

    他自个儿又讲义气,真本事不含糊,臭毛病虽然倒是有一串儿,没把女人当回事儿,活得特矛盾,又特憋屈。?

    他只是被时代耽误住了。李和依然记得第一次见到他时的那寒酸样。

    于老太太道,“歇息?从哪里来歇息?给儿子留了,他不能不给闺女吧?闺女也是他心头肉,他想给闺女留一份,想把闺女接到身边?!?br />
    “那也是应该的?!崩詈屠斫饫罾贤?,欠着儿子和闺女的,自然想办法用余生来弥补。

    于老太太去找王玉兰唠闲嗑去,李和躺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的睡着。

    可是没有睡多大会,就被人给戳醒。

    “有事不会烧纸?不会托梦?吵老子干嘛!”

    李和很是生气的看着喇叭全,真想揍他一顿。

    “是我弄醒你的,怎么的吧?”何芳给李和递上毛巾,“人家都等了一个多小时了,你也好意思?!?br />
    待李和擦好脸,便收起毛巾,忙自己的去了。

    喇叭全很委屈,一声不吭。

    李和清醒了一下,尴尬的给喇叭全塞上烟,又给自己点着,“有事?”

    喇叭全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影碟,“刚刚收购黄百鸣的东方电影,只花了一百万,占七成,刚好有剧本,只用十三天就拍出一条片子,你要不看看?”

    他的电影公司做好几年,没盈利,对着李和说话都有点心虚。

    “黄百鸣?”李和自然对这个名字不陌生,很有兴趣的接过盘子放入影碟机。

    第一句台词响起之前,片头先声夺人,周星星、吴阿达,黄百鸣、张曼玉、吴君如、张国荣,抱着胳膊,用着笑眯眯的眼神对着镜头。

    继而《家有喜事》四个大字,让李和感觉更加的熟悉。

    李和继续认真的看,剧情跟他的记忆稍微有点出入,但是还是没有太大的变化。影片讲述了常家三兄弟:老大常满、老二常舒、老三?;冻渎槿ざ秩饶址欠驳募彝ド?。

    黄百鸣、张国荣、周星星分别饰演常家三兄弟,演技都非常到位。

    而吴君如的演技更是爆炸,虽然不用刻意表现,但是通过平时生活中的琐事就把程大嫂这种精打细算心地善良的家庭主妇形象表现的淋漓尽致。

    “还行?!崩詈透艘痪渲锌系钠兰?。

    “我也觉得还行?!崩热牧成闲Τ龌?。

    “什么时候上映?”李和都有点不耐烦,因为他的介入,周星星同学的《赌圣》、《逃学威龙》都没了影子,这让他有点自感罪孽深重,喜剧之王不能断在他手里。

    “只要你同意,明天就可以上映!”

    “那就赶紧的?!崩詈筒幌牒退嗨捣匣?。

    “一定,一定?!崩热佑暗顺銎?,转身就走了。

    李和又开始琢磨怎么给闺女办满月,一切也都不能指望郭冬云,比如酒水这一块,按照规矩,招待宴会通常是红酒,他就得自己办。他当即给伊万诺夫甩过去电话,要求他从名下的马桑德拉酒厂空运一批葡萄酒过来。

    他的地下室是从来不缺红酒的,甚至世界顶级的名酒,陈酿酒都是有的,可是想找到那么大用量的同批次、同品牌、同年限的红酒,就很困难。

    总不能一个宴会用五六种酒吧。

    酒店至少也是不能差酒的,可是想找出克里米亚马桑德拉葡萄酒厂那种品质的酒,全世界都是不可多得的。

    为了闺女,他李老二总归要争一回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