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想让丁世平去电报局给伊万诺夫那俩货发个电报,可是想到丁世平不会英语,只得自己去。

    他突然间觉得,自己也许真的需要一个秘书。

    他发了两封同样的电报,只有一句,“a dog catch mice!None of your business!”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打电报的姑娘被李和这句话逗笑了。

    “Japan?”

    “no!”李和摇摇头坚定的道,“Chinese?!?br />
    姑娘不再笑了。

    李和无所谓的耸耸肩,交完钱就走人。只要他是中国人,首富又能怎么样?即使全世界都知道他是首富,他在别人眼里也无非就是一堆穷鬼里面的异类。

    他一个首富,并不能向世界证明什么。

    按别人的想法,蛇鼠一窝,他跟他所有的中国人能有什么区别呢,并不会赢得多大的尊重,顶多看在钱的份上,给他一点颜色。只有呆在狮子窝里,有一大群的狮子为伴,他才能成为真正的狮王。

    老四买了一张旧福特,趁着周日一路从牛津开到伦敦。

    “这车毛病真多?!崩詈褪粤艘幌?,发现变速箱有大毛病,最高就到3档,“扔了,给你重买?!?br />
    老四不服气的道,“要不是变速箱有毛病,我还不好砍价呢,才800磅!跟白捡的没区别了,我可没那么多讲究,明天就去修下?!?br />
    这车一买回来,她就用牙刷和清洁剂把发动机舱里的每一根线和螺丝上的灰尘一颗一颗的擦掉,比新车还亮。这是她人生的第一辆车,自然是喜欢得很。

    “你驾照在这里能用?”李和还是不放心她开这种车。

    “新加坡的在这里通用,我在香港一直就是这样的,你又不是不知道?!?br />
    “保险买了么?”李和想办法找茬。

    “买了?!?br />
    “路税呢?”

    老四白了他一眼,“你真稀奇,没交路税我敢开车吗?”

    这比没驾驶证还严重。

    “那辆车你开走吧?!崩詈椭钢该趴谕5睦退估乘沟?,“好像是新车,我拿钥匙给你试试?!?br />
    他刚要转身回屋,却被老四拉住,“我可没那么骚包,有车开就挺好。再说,那个是你们公司车,我开走算怎么回事?!?br />
    “我去给你修?”李和见她这么坚定,也不再多说什么。

    老四道,“本小姐有手有脚,不劳你费心?!?br />
    她的浑身上下,看哪儿有哪儿,既不娇贵,又没脾气,一年到头,她老笑着,两排牙,齐整洁白,那么的白嫩好玩。

    “后天我就走,有事给我打家里的电话?!崩詈痛诵械娜挝褚丫瓿?,不但收购了ARM ,还搂住了VLSI,不算虚此行,自然也没有再留着的必要。至于诺基亚的消息,这一时半会,他是等不来的?!暗比?,没事,更要往家里打打电话?!?br />
    “我会的?!崩纤奶蹈绺缫?,心里总不能那么自在。

    “要舍得花钱,不差你钱?!崩詈突故遣谎崞浞车慕淮?。

    “我不是小孩子?!?br />
    来的时候是一长串的人,回去的只有李和带着丁世平两个人,郭冬云还在整合收购业务,而沈道如已经买上瘾头,一时歇不下来。他找李和追加资金,被李和拒绝,只能凭着手里那么点有限的现金,精挑细选,再也耍不动阔气。

    在飞机上从上空俯视伦敦,李和对丁世平道,“这才有发达国家的样子?!?br />
    他虽然嫉妒,可是他不得不承认,伦敦的夜景非常漂亮,从高空中俯瞰,它就像一块巨大的奶酪磨碎机,夜晚在灯光装饰下更加夺目。

    每个地方都相隔很近,每个地方的延伸都美得很。

    丁世平也同样感叹,“你说,咱们什么时候也能这么漂亮?”

    “亚洲四小龙你知道的,有三个是华人社会,都是供着一个祖宗,脑子都差不多,他们都能发展的很好,我们自然也是一样能发展的好?!逼涫挡豢湔诺乃?,这三个华人社会的物质成功,倒是一定程度刺激了后来中国大陆的经济增长,后来中国经济崛起,更使华人社会中文化自觉空前高涨起来,与“五四”前后中国人强烈的民族自卑感形成鲜明的对照。

    一个历史长存的民族不可能没有自己的民族精神,一个国家与民族的振兴,必须发扬优秀的传统文化与民族精神。

    中国以其高速发展的经济、雄厚的军事实力、举世闻名的智力资源和科技潜力,以及由包括“四小龙”在内的华人社会,用实力证明,儒家文化并不是需要淘汰的文化,是值得骄傲和自豪的。

    飞机降落在香港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钟。

    “李先生,辛苦?!敝挥形馐Ω狄桓鋈死唇踊?。

    “家里可好?!崩詈妥诤笞?,累的不想再开车。

    “很好?!蔽馐Ω敌ψ呕亓?。

    “老吴,你来我家有四年了吧?”李和揉揉眼睛,突然想起来问道。

    吴师傅边开车边道,“四年三个月零五天?!?br />
    “目前工资是远大开?还是金鹿?”李和只记得他原来是于德华的司机。

    “原来是在金鹿归吴淑屏小姐管的,吴小姐走后,我和姜姐的工资归为中基路桥发,好像是一家上市公司?!?br />
    姜姐是家里的阿姨,也是吴淑屏找过来的。

    吴师傅自己都纳闷,因为他从来都没和这家公司打过交道。

    但是呢,有工资领,他是不拒绝的,怎么来都一样。

    “这个老于?!崩詈鸵彩强嘈?,这点钱都要省,不占便宜,真不是他性格,不过这种小事他懒得管,只是问道,“平常你有事,你都找谁?”

    吴师傅道,“平常也没什么事?!?br />
    他突然发现,雇主虽然在,可是直接领导人没了。

    李和对丁世平道,“等会给老于,不,给老于秘书打电话,问下他们的合约归哪里,薪资涨40%?!?br />
    他对这个司机还是比较认同的,人实在,又不多活,做事也踏实,这么多年,接送老五上下学,也没出过什么纰漏。

    “谢谢,李先生,谢谢李先生?!蔽馐Ω得Σ坏牡牡佬?,“我一定会努力的?!?br />
    “回去就办?!倍∈榔阶匀挥?。

    “姜姐还有那几个女安保也别忘记了?!崩詈投哉馕磺谇诳铱业陌⒁痰挠∠笠膊淮?,虽然王玉兰来以后,她在厨房的位置降低了,可是却成了王玉兰的好向导。王玉兰去哪里,总是少不了她的。

    李和回到家的时候,抱着小闺女刚想亲一口,又止住了,朝身上嗅嗅身上,除了烟味就是汗味。他赶忙上楼好好的洗了一个澡,换了衣服。

    浑身清爽以后才从何芳手里接了闺女,朝着那滑嫩嫩的小脸上又亲又啃,“宝贝,想老子没有?!?br />
    “妹妹不能说话?!崩罾谰醯美献佑械愣?,他提心吊胆的看着他老子单手抱着妹妹,深怕给摔下来。

    “要你说?!崩詈臀?,“作业写完没有?”

    何芳没好气的道,“他幼儿园能有什么作业?!?br />
    “哦?!崩詈筒畔肫鹄炊踊故怯锥?,就又问,“能不能从一数到一百?”

    “去找你爷吧?!焙畏季龆ú蝗枚釉儆Ω独詈驼庵治耆枞酥巧痰幕疤?,她儿子都可以做一百以内的加减法了!

    然后去厨房给李和端过来一碗米饭,一盘红烧肉,从他怀里接过孩子,“你吃点东西,再睡一觉。老丁已经吃好去睡觉了?!?br />
    “还是媳妇了解我?!崩詈托ξ目?,他吃饭只要一盘红烧肉就足矣。他边吃扁边道,“过几天咱们盖个猪圈,养猪,就是那种黑猪和花猪,肉好?!?br />
    “又发的哪门子神经?!焙畏荚缇拖肮吡死詈退狄怀鍪且怀?。

    “我是说真的,你以为我开玩笑呢?“李和道,“就在后山那边盖,咱们家里的剩菜剩饭够养几头的?!?br />
    何芳笑着道,“咱们家可没剩菜剩饭?!?br />
    “那就煮猪食?!崩詈拖胂?,现在王玉兰管厨房,有剩菜饭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ps:偶尔看到一些莫名其妙的评论,老帽保证你们一定看了假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