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的记忆中,一切都是甜蜜的,总是让他想起他在外国语学院教室窗外郁郁的风景,在万物寂灭的冬季里呼啦啦迎风拔高,却因为天空相似或者相异,最终走上了各自的道路。

    有那么一些人,他的青春被卑微与贫困囚禁,残酷的社会现实雕磨人心,逼迫出各式各样的抉择,最终将自己迷失在了灰暗的钢铁深林之中。

    他将永远记住,曾经踮起脚尖仰望幸福的时光。甚至连她的一句话都不肯放过。

    只要遇见过,不管当时是莽撞也好,笨拙也好,那个人就一直存在于记忆里。所有的故事奔跑、旋转,如野草般生生不息。是谁说过,青春,是一道明媚的忧伤。

    而那一段最纯真的时光,你记住了谁?

    “李二和,你是我一辈子的依靠?!?br />
    “求你不要离开我!”

    “李二和,你的脾气真贱!”

    “李老二,你忒烦人!”

    “二孩,你的心,我清楚着?!?br />
    “除了你,这世上再没有在乎我的人了?!?br />
    一切的一切,历历在目。

    他还是记得他和她的最后一句话,“不是弱点。弱点足以使人生厌,可也能使人怜悯。你是个坚强的人,我不怜悯你,李二和,好好过?!?br />
    他不用看她脸的全部,而单看她的眼,鼻子,或是嘴,他就能猜到她想说什么。

    他狠心道,“我已经有一儿一女?!?br />
    决然不提他和她曾经也有一儿一女。

    他此刻没法管束自己了,他要惩罚她,哪怕此刻眼眶里的水已经憋不住了,但是他依然需要一张体面的脸。

    他嘴里嘟囔着,“我走了,你开心就好?!?br />
    像极了叫花子被狗追咬,迫不及待的要逃跑。

    “你看吧,二和,你还是这样子,这样的性子,你真正的从来没有在乎过我!”她喊的有点大声。

    李和背过身,“你不了解我?!?br />
    “那我恭喜你,你很幸福?!彼且ё叛浪档?,“可是你不该再来找我,你为什么还要来找我?不要再耍小孩子性子了?!?br />
    李和惨笑道,“是的?!?br />
    误会就是误会好了,他不在乎。

    “对不起,我只希望你好好的?!闭馐抢詈头⒆阅谛牡恼婊?,只要她好好的,没有他不乐意的。

    他不希望她在男权主义下委曲求全。

    总说现在社会男女平等,其实在女方背叛之后,发生了这种事上永远不会平等。

    男人女人的生理结构本就不同,生长环境下更是促进了不同的教育文化,简单说,各有各的使命,发挥得好了算是个完整的人,如果没有发挥好,性别特质会给你带来毁灭性的标识。

    他倒是在这一方面挺佩服西方人的,在双方感情上,很少有因爱成恨的例子,只是寄希望于各自安好。自卑心有多重,恨就有多大。

    因爱成恨报复对方,那根本不是真爱对方,而是一己私欲,只是自己的付出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也不想看到希望对方离开自己过得幸福,一开始在一起多少是相爱的,没有能够一直在一起也是我们无法预测的,为什么缘分尽了还不肯放开彼此,其实僵持的感情最痛苦也最磨人。

    总说时间宝贵,其实女人的时间更为宝贵,20岁到30岁女人一生中最好的时光,这些是多少钱也换不回的青春,珍惜她陪在他身边的时间,未来他们不可预测,当下才是最好的时光。

    若说怨恨,总是一开始存在欺骗的成分,但是恨只会让他自己更放不下,变得更狭隘。他不想恨,也不想回忆,只希望那个曾经对他好的人过得幸福,对他不好的人上天自会有它安排,根本不值得他去执念和嫉恨。

    “我很好,谢谢你的关心?!贝邮贾林?,她都是笑着的。

    “嗯?!彼蝗痪筒幌胨迪氯チ?,他不想讲他的故事,不想炫耀什么,他只想好好的喜欢她,单纯的希望她幸福,虽然最后站在她旁边的那个人不是他…

    愿她一直安好。

    他对她上辈子的亏欠,他弥补不了。

    “你永远都是这样子?!彼?,“一不满意,就是这种小性子,我不能永远这么宠着你,你要慢慢学会长大?!?br />
    话落下来,眼泪水也出来了。

    “对不起?!崩詈筒蝗炭此?。狠下心道,“我走,照顾好自己?!?br />
    他已经是仨个孩子的爸爸。

    他不想再走回人生的旧辙。

    “你已经有自己的家庭?!彼?,“你开心就好?!?br />
    “你呢?”他终于还是憋不住问了。人家的世界都是热热闹闹的混,他的世界为啥非硬拐硬碰不可呢?可是他是普通人,普通人只能软,没有真力量支撑他心硬,想办法安置他自己。

    她笑着道,“看着吧?!?br />
    “是时候找个照顾你的人了?!彼低暾饩浠?,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他怕她看见她哭。

    刚出几步,丁世平的车子已经过来。说是先回去,可是还是不敢走的毕竟已经有了前车之鉴。

    丁世平下车给他拉开车门,看着泪流满面的李和,又看了一眼那个女孩子。

    李和上车后,回过头,看着她越来越远的身影,终于嚎啕大哭。死了也就死了,省吃倒是真的。

    他和她的世界连一点友谊都没了,他既不认识自己,他不能维持一个有次序的家庭,只有瞎走乱撞还舒服一些。

    丁世平一句话也没说,只是一个劲的给他捶背。

    李和呜咽着道,“麻烦你明天帮我送一张支票给她?!?br />
    “晓得了?!倍∈榔揭坏阋膊辉敢馕プ爬詈偷男乃?。他大概也猜到了什么,他从来没见过李和这样子。

    可是哭完也归哭完,回到家之后,李和又喝开了,他总是睡不着,刚躺下,脑子就要冒出一个影子。

    那个影子总是骚扰着他,莫如忍着吧。

    他尽管是首富,可是有什么排场呢?

    他知道他那些排场是打哪儿来的:电视上,网络上,那些媒体人的人说的,和大赢家过上几句话,媒体就开始正儿八经的吹几句,显得自己有派头。

    他就琢磨这么回事,世界上不应当有穷有富。

    可是穷人要是攀着富人,往高处爬,比什么也坏。

    李和喝了又吐,吐了又喝。

    丁世平给他熬了一碗粥,顺着他的背道,“睡觉吧?!?br />
    “让我们敲希望的钟呀

    多少祈祷在心中

    让大家看不到失败

    叫成功永远在

    让地球忘记了转动呀

    四季少了夏秋冬

    让宇宙关不了天窗

    叫太阳不西冲

    让欢喜代替了哀愁呀.....”李和刚哼出几句,再也接不下去了。

    丁世平没办法,只得和安保一起,想办法把他拖进了卧室,“听我的,睡一觉就好?!?br />
    不知不觉,受了感染,跟着心酸,心痛。

    ps:大爷们,每一章都是发自肺腑的在努力,不要扎老帽的心。有正版订阅,老帽爆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