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迪加?

    李和很喜欢这个霸气侧漏的词,相对于‘托拉斯’、‘卡特尔’、‘康采恩’,辛迪加逼格挺高的。

    同样是垄断,辛迪加在经过多年电视电影漫画影响之下,被宣传为带有犯罪属性的组织,干的是字面意义上瓜分世界的大事,出现的都是大人物。

    通常都是正派主角们必须怼上去的神秘大反派。

    他很想往脸上贴金说这种架构倒是跟他的企业很相像,但是实际上呢,他不花个十年甚至二十年的时间,是很难做到像劳埃德这样的辛迪加一样精密运转的。

    沈道如道,“保险行业重视的就是信誉,只要信誉在,他们翻身还是很快的?!?br />
    李和问,“你作为外资收购,而且又是这么巨大的款项,没什么限制吧?英国的外资多不多?”

    沈道如笑着道,“撒切尔上台后第一件事就是取消外汇管制,对外国直接投资持欢迎和鼓励态度,除了国防工业,基本各个行业都能投资,目前是欧洲地区吸引外国投资最多的国家,是欧洲最大的资本输入国,光包括卡迪夫、利物浦的自由贸易港口就有六个,外资很多,其中美国人是第一位的,占总数的一半,排二三位的是荷兰和法国,最后是日苯。当然,港资也不少,李超人就在这里有港口投资和大批的物业?!?br />
    “日资多吗?”

    沈道如点点头,“这个当然多,尼桑、佳能、索尼都已经在这里设厂,少说都有130多家,不过主要投资在电视机、视听器材和汽车零部件,规模都非常大,占英国工业产量的15%左右?!?br />
    李和没有想到日资在英国会有这么重的影响力,难怪说人家是发达国家,此时中国与其差距就已经很明显了。

    至于中国人,除了少数开餐馆的华裔,李和尚未在其它行业见到影子。

    哪怕国内想往英国输入日用品陶瓷,也仍然受制于英国对**国家陶瓷配额限制,也就是说你一年只能卖这么多进来,多了就不用想。

    接下来几天,沈道如见李和默认他的投资行为,投资行为更加的疯狂,他从伦敦到曼彻斯特、再到剑桥、利物浦,一口气买下了总价7亿的地块、物业。

    他同时在泰晤士河边的买了一栋原本所属市政的别墅。

    这样一来,李和再一次搬家了。

    别墅位于伦敦西区,一直是伦敦传统的富人区,旁边就是滑铁卢地铁站。

    搬进去之后,除了三个安保,一直都只有李和及其丁世平,至于郭冬云和沈道如,自然是忙得脚不沾地。

    李和整天就窝在家里,除了偶尔接接电话,签个字,倒是哪里也没去,对于参观伦敦的复古翻新建筑,他也是没多大兴趣。想当年,希特勒同志轮番不断的炸了超过76个昼夜,圣保罗大教堂的房顶都被掀掉了,要不是白金汉宫防空炮太密集,英国老佛爷都得去逃难,哪里还有机会跟他的三表哥结婚。

    他早上刚起来,就和丁世平就着花生米喝起来了酒,喝酒是两个人唯一的共同爱好。

    两个人喝酒都是直爽的很,你一杯我一杯,两箱子德国产啤酒,不费力气的给吹完了。

    “这样练也就练个抗击打,脚上有点劲?!倍∈榔娇醋旁鹤永锬强乓丫焕詈吞叻狭擞L沂?,然后拍拍自己胸脯厚实的肌肉道,“武术你学不来,悟性要有,且那是常年功夫,没个十年八载,搞不出门道,不如熬熬力气,学点搏击散打的功夫,你要是认真,三个月腹肌,胳膊肌肉就都能出来,知道怎么扣人,锁人,哪里打人疼,对付几个人跟玩死的?!?br />
    李和不屑的道,“你以为我现在对付不了几个人?”

    关键他现在也没那个耐心去重头学了,练练腿脚的力气,也就凑合那样。

    丁世平嘿嘿笑道,“遇到动刀子的,你这腿脚功夫肯定用得上?!?br />
    喝完酒,他不禁开起了李和的玩笑。

    “不跑才是傻子?!?br />
    李和话音刚落,一个高大的安保进来,说外面有人找

    “谁?”李和很是好奇,除了有数的几个人,根本没人知道他在这里,要是郭沈二人是根本不需要通报的。

    安保道,“说是你们中国大使馆的?!?br />
    “大使馆?”李和更加的疑惑,他在英国这件事,肯定是瞒不住大使馆的,因为他持的是中国护照,可是能找到这边的别墅区就不容易了,不过还是道,“让人进来吧?!?br />
    安保领进来的是一个西装领带的中年人,他一见到李和就伸出手道,“你好,李先生。我姓陈,是总领馆的,如有唐突,请见谅?!?br />
    ‘同志’这个称呼已经作古,大家现在习惯喊先生,要么就喊老板。

    “你好,陈先生!”李和也站起身同他握手,他看着眼前的人感觉非常熟悉,“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中年人笑着道,“李先生,你是贵人多忘事,我们在基辅就见过?!?br />
    丁世平在旁边提醒道,“这是驻乌克兰大使馆的一等秘书,陈秘书?!?br />
    陈秘书冲着丁世平握了下手,笑笑道,“丁先生,好久不见?!?br />
    “你好?!倍∈榔酵帐滞旰?,就开始收拾乱糟糟的桌子。

    “哦,哦!”李和终于想起来,这位是驻乌克兰大使馆的许大使的秘书,“许大使可好?”

    大使秘书的工作就是接电话、记笔记、收发文件、传达信息、做些礼宾安排和接待方面的琐事。

    陈秘书笑着道,“许大使今年刚刚调到伦敦,我是随同他来的?!?br />
    “那替我恭喜一句,这是高升了?!倍源蟛糠止业耐饨蝗嗽崩此?,能派驻伦敦是一种特殊的待遇。见丁世平已经把桌面收拾干净,指着沙发道,“请坐?!?br />
    “谢谢?!背旅厥檎酒鹕斫庸∈榔蕉斯吹牟栊ψ诺懒诵?。

    李和问,“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陈秘书笑着道,“你办护照的时候,许大使还稀罕你怎么来英国了。你一到英国我们就开始从伦敦警察局打听了,后来辛亏你陪你的妹妹去伦敦警察局办理居留证,我们才知道令妹去了牛津。我去牛津打扰了一下她,才知道你现在的地址,真的很不好意思?!?br />
    “哦,难怪?!痹词谴永纤哪抢锏美吹牡刂?,李和笑着道,“不知道有事情没有?”

    陈秘书笑着道,“许大使说,你来英国,他要做地主之谊,要不是不肯定你地址,他今天肯定亲自来的?!?br />
    “客气,客气?!崩詈腿昧艘桓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