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冬云的香港银岛贸易公司联合财务顾问安本资产管理公司正式向ARM提交了非约束性收购意向书,收购价为每股5.55-5.95英镑,如果ARM分拆旗下爱康电脑业务,收购意向书的报价则为每股4.8-5.1英镑,并要求ARM提供材料以便对其情况和业绩进行了解和评估。

    此时郭冬云已与意大利Olivetti集团达成一致,一旦香港银岛贸易收购ARM成功,将入股Olivetti集团旗下的Omnitel,携手来运营移动通讯。

    这是Olivetti集团最后提出的条件,迅速的全产业链扩展,再加上Omnitel移动通讯这头吞金巨兽,已经使得Olivetti不堪重负。

    同时,香港银岛贸易公司向美国apple公司以900万美金收购了其持有的20%股份。

    至于VLSI这家还处于状态的小公司,郭冬云直接是600万美金全资收购。

    李和听后,以为是出现了幻觉,这意味着他有可能拿到特大规模集成电路的技术。

    所谓的集成电路,粗暴来说,就是想办法在一个半导体单晶片里面塞进几万个甚至几千万个晶体管、二极管器件,使其成为一块拥有特定电路或者系统功能的芯片。

    在没有使用集成电路之前,1946年出现在美国的世界上第一台计算机ENIAC,它的体重达30多吨,占地150多平方,由17468个电子管、6万个电阻器、1万个电容器和6千个开关组成。

    利用利用集成电路技术可以将一个电子分系统乃至整个电子系统“集成”在一块芯片上,完成信息采集、处理、存储等多种功能。

    所以随着技术进步后,各种电子产品的体积也越来越小,重量越来越轻。

    1959年首次将集成电路技术推向商用化的飞兆半导体公司,曾经孵化出包括英特尔、AMD、美国国家半导体、LSI Logic、Intersil、Altera和Xilinx等等业界众多巨擘。

    其中就包括VLSI Technology在内,全世界拥有特大规模集成电路技术的公司不多,而恰恰包括VLSI。

    但是,世上没有常胜的将军。曾经的呼风唤雨,并不代表能成为永久的霸主,之后,半导体行业经过激烈的竞争,除了Intel和memory等厂商活的滋润,大部分都是半死不活,VLSI仅仅是昙花一现,连一直做第一把交椅的nec都被挤出了前十。

    李和很害怕自己的加入给VLSI带来大变动,VLSI死不死他不在乎,早死晚死他也无所谓,他在乎的是VLSI最后还能不能研发出特大规模集成电路技术!

    大股东基本都已经点头同意香港银岛贸易对ARM的收购,ARM管理层只得表示愿意探讨收购,在各方签署了保密协议之后,向银岛贸易提供了相关材料,并由管理层做了公司情况的介绍。

    ARM召开了其常规的年度股东大会,一部分中小股东减持要把报价提高到每股6.2英镑。

    但是ARM的并购财务顾问巴克莱银行在继续召开的董事会上表示,从财务角度而言,每股5.91英镑的现金要约价是一个公平的价格。

    巴克莱银行出具的公允性意见书平息了大部分人的纷争。

    最后并购得以完成的交割条件包括获得股东大会的批准,并且除4500万英镑的股权收购外,银岛贸易还需向ARM提供1.3亿英镑的债务融资。

    与索罗斯的金融大战中,全英国甚至全世界都已经清楚银岛贸易有的是钱,ARM要是不趁机狮子大开口,才叫没天理。

    不出郭冬云等人的意料,李和悉数都同意了,同时他还大方的向创始人和研究员股东,提供了总数不超过10%的期权。

    继续保持ARM基本业务不变,保留现有的管理层,以及对外部芯片设计公司提供授权的商业模式。

    但是对于入股Omnitel,李和持有别样意见。

    他不想只做一个小股东,他要求控股,Olivetti自然是毫不犹豫的拒绝。

    他继而提出,可以给Omnitel提供担保贷款资金,以帮助在欧洲进行大规模的电信并购,并且与Odyssey 、德国电信、法国电信、意大利电信、沃达丰等电信巨头相竞争。

    在他的心目中,最值钱的还是Omnitel的电信运营许可证,而且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当他从移动通讯突然联想到了一家芬兰。

    他后怕不已,差点把这家目前正濒临破产的,后来成为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商诺基亚给忘记了。

    他需要借助Omnitel的壳子去收购诺基亚。

    这么优厚的条件,Olivetti没有不答应的道理,他们以4900万美金,售出了手中70%的股票。而Olivetti董事长贝那蒂提亲自兼任Omnitel的总经理。

    而李和以其旗下的全资企业拉脱维亚Dartz汽车的名义向Omnitel移动通讯提供了9亿美金的担保贷款,资金由瑞银提供。

    从头至尾,都和china没有关系。

    有钱之后,贝那蒂提亲自赶赴了芬兰,他对诺基亚出品的G**手提电话也是非常的感兴趣。

    他此去信心满满,因为郭冬云已经向他保证,只要能够收购到诺基亚,多少钱都不是问题。

    而ARM创始人霍瑟在郭冬云的安排下吞并了VLSI公司,然后与俄罗斯别捷列夫芯片厂签订知识产权交叉许可协议,并商讨代工协议。

    他信心膨胀,胃口大开,被郭冬云安排去美国,没有任何抵触,手里攥着大把的钞票,挥刀霍霍向英伟达!

    他对图形处理器的信心比任何人都要大!

    李和现在的目标就是把芯片和电信业务做到第一!

    芯片业务他不敢保证,毕竟没什么大优势,唯钱多而已。

    可是对于电信和电信设备这一块,他是有点企盼的,Omnitel要是能够收购诺基亚,将是他手里的王牌,而且他还有孙软银这张底牌。

    要是将来他有机会遇到任华为,他也不介意把Omnitel交到任华为手里。

    郭冬云忙着,沈道如也不闲着,他这次来之所以主动要跟着李和来,是因为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买地买楼。他在地产上尝到甜头以后,越发不肯再放下。

    而且这次英镑?;?,对他来说,更是难得的抄底机会。

    他首次出手就通过房地产经纪商从英国最大保险机构劳埃德保险公司手里以1.56亿英镑买下了伦敦金融城标志性建筑劳埃德大厦,除了作为增值所用,还作为远大集团在英国分公司的总部。

    李和笑着问他,“这么大的保险公司,每年的保费应该有三四十十亿美金吧?怎么就把总部卖了?”

    在世界保险行业中名气最大,信誉最隆,资金最厚、历史最久、赚钱最多的要数英国的”劳埃德”保险行了,怎么可能靠卖家当过日子。

    沈道如笑着道,“他们家最近十年都比较倒霉,开始是1983年,他们承保的客机,有28架出事,这就赔了三亿。第二年,他们又给美国三颗通信卫星做承包,这次更倒霉,卫星发射失败,三颗全部失灵,保额18亿!全赔!两伊战争期间,他们又为进出波斯湾的油轮做报!这次也不轻松,前后赔了近6亿!还有一家什么美国电脑公司电脑失灵,他们也照损失赔四亿!”

    “赔钱买信誉,值?!崩詈偷故怯械闱张辶?。

    他从沈道如手里拿了一份资料,好奇心驱使下倒是认真看了一看。

    他最感兴趣的是这家保险公司十分独特的组织架构,因为这家公司它既不属于个人,也不是通常形式的那种股份公司,而是由 430个辛迪加组织组成的,一个遍及全球50多个国家,拥有2.6万多个成员的企业联合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