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被郭冬云说动了心思,收购一家也是收,还不如多收两家。

    这样一想,他便算睡不着觉,拿出纸和笔,习惯性的写写画画,把他所知道的跟芯片相关的厂商全部列在了纸上。

    从半导体厂商到晶体管厂商,再到芯片厂商,整整龙飞凤舞的写了两页。

    可是能让他下手的却是没有几家。

    Intel列在他纸上的第一行,可是也是第一个被否定的。涉及到真正的核心利益和与国防相关的核心机密,美国佬可不会和他玩民主、自由、公平这一套,一句话,没门,思想有多远就滚多远。

    哪怕是千年老二哥AMD也不是他能轻易打主意的。

    至于三星、Hynix 、东芝、夏普的半导体业务,同样道理,也是没有可能。

    而台积电呢,哪怕现在再不入流,因为两岸的政治关系,也是不用想。

    剩下的企业,他一家家琢磨,要么不了解公司历史,要么不清楚发展现状,唯一能理出头绪的是图形芯片制造商英伟达。

    他之所以过多关注这家企业,是因为它的创始人是华人黄仁勋,而且只用了九年时间就走完了intel三十年的路程。

    如果他没记错,这家公司才刚成立,正适合他下手。

    他甚至觉得应该在ARM收购成功后,用ARM的名义去收购英伟达。如果条件允许,包括ATI在内,他也肯定不会放过!

    越想他越觉得有点得意,一个人不自觉的咧开嘴笑了。

    中国人不是老鼠,但是却是人人喊打的,他就得藏着掖着,不得露头。

    号称多元化的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是绝对无法容忍一个不拿他们马首是瞻的政体的,他们骨子里是绝不肯承认这是一个二元甚至多元政体的世界,他们认可的价值便是普世价值,要求中国走美国设定的“普世价值”道路,顺他者昌,逆他者亡。

    早上九点钟的时候,丁世平见李和还没起床,轻轻的敲了敲李和卧室的门,等了几分钟没有反应,他不禁握拳,加点力道,还是没人开门。

    他心里一慌,好像感觉到不对,拉开窗帘,见外面的安保一个都不在,打了一个激灵,毫不犹豫的立马后退几步,然后借势往前冲抬起脚,就把门踹开。

    一直趴在桌上的李和,一下子被惊醒,猛回头道,“你干嘛?”

    他的嘴上还流着哈喇子。

    “没事?!倍∈榔郊詈臀揄?,终于松口气,转身带上门出了屋子。

    沈道如追过来问丁世平,“吓我一跳,没事吧?”

    “没事?!币怀簧咭?,十年怕井绳,丁世平也是因为上次莫斯科的事情吓怕了?!肮〗闱氲陌脖?梢曰蝗肆??!?br />
    休息归休息,可是应该轮休的,不至于外面一个人都没有。

    沈道如听到这样说,往门口方向过去,刚拉开门,一个人直挺挺的躺了进来。

    那个人爬起身,迷迷糊糊的揉了下眼睛,一脸的迷糊不解。

    郭冬云穿着一身短裤和睡裙出来,也大概猜到了什么。

    她对着那个高个子白人安保说,“去通知你的老板,我们的合约到此为止?!?br />
    “sorry?!卑脖C欢嗨凳裁?,踢醒草棵里睡着的几个人,大手一挥,一行人径直开车走人。

    李和从浴室出来,一边刷牙一边道,“不用那么紧张,好的人选是需要慢慢挑的?!?br />
    他其实是不以为意的,他的马甲那么多,国内了解他的也就仅限于上层,何况在鸡不拉屎鸟不生蛋的大不列颠。

    话是这样说,当天中午,沈道如还是重新安排了一拨人过来。

    李和趁着有时间,把自己昨晚的构想,一股脑的向郭冬云和沈道如说了一遍。

    对于英伟达这样从来没有听过的公司,郭沈二人,也是无所谓,左右花不了几千钱,只要能满足李和的这股执着劲,他们就算交差。

    李和说的兴趣盎然,见这两人的态度,气不打一处来,“尽快忙,尽快回家?!?br />
    一连几天,李和都没甚事,许多事情他插不上手。中途只有老四过来一趟。李和陪着她去伦敦警察局,凭着学??叩难偶?,登记办理外国人居住登记证。

    郭冬云提议给老四办理移民,李和无所谓,只得征询老四的意见,老四想了大半天还是拒绝,她将来是肯定要回国的。

    郭冬云又问李和,“你为什么不移民,我认为移民后对你的事业发展有利?!?br />
    改革开放已经有十三年,伴随着经济的发展,不少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腰包鼓起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移民。选择更好的生活环境,是每一个个体再正常不过的选择。

    李和笑着道,“我缺钱吗?”

    沈道如在旁边道,“自然不能?!?br />
    简直开玩笑!

    像李和这样的隐形富豪,全世界屈指可数!

    最不差的就是钱。

    李和淡淡的道,“你们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郭冬云道,“自然是真话?!?br />
    李和道,“其实也没有为什么,资本无国界,但是商人是有国界的。当我发现地大集团、通商金融、宝马汽车,甚至四海酒店将成为中国未来商业的代名词,我就不能再移民,中国需要一批500强企业做支撑。因此移民不是大人物做的,是小人物做的,大人物真正有抱负,不能移民?!?br />
    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拥有了庞大的产业,涉及到国计民生的各个方面。

    作为一个在中国商业有影响力的人物,就算是中国再不好,他也不会撤离。他是一个中国人,带了一个这样的坏头,很多中国企业家都跟着他跑了……

    这个坏榜样他不做,很坚决的不做。

    所以,他相信,当他发现自己在别人眼中,竟然和那些只顾一己私利的人成了“一丘之貉”时,一定极难接受。

    当然,从另一方面说,这是发自内心的情感也好,是某种策略性的表达也好,关系其实不大——有几个人的“爱国情怀”能经得起那么仔细的审视呢?

    郭沈二人沉默了,她们想不到平常嘻哈哈的李和,会有这么重的心思。

    ps:又不争气。。。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