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能成功收购ARM,加上他和俄罗斯别捷列夫合资的半导体厂,他在芯片行业将有一席之地,这也是中国芯片行业的机会。

    即便中国后来每年在芯片行业投了上千亿美金,与顶级芯片制造商之间仍会存在难以追平的技术差距。

    成不成李和不知道,但是他该做一做的。

    一大早,李和习惯性的像往常一样穿裤衩子,可是刚出门就感受到一股寒风,蜷着身子,麻溜的上楼去换了长裤。

    郭冬云等人看着他狼狈的样子哈哈大笑,等李和上车后,众人一起驱车陪老四一起到学校报道。

    上午9点多商铺大都还没开门。

    “这真是懒得不成样子?!崩詈拖肴ヂ蚱克榷济坏?。

    正是开学的日子,学校里车多,人多,李和一行人的豪华车队并没有引起多大关注,这里可不是平民学校,学生家庭非富即贵,拼爹的话,谁都不怕谁。

    牛津城的建筑古色古香,分属于不同历史年代的不同建筑流派。

    下车之后,郭冬云见李和四处张望,就笑着问道,“有没有感觉到一种庄重?像不像回到了中世纪?”

    随处可见的雕刻、精美细腻的穹顶、典雅绅士的室内装饰,墙壁上随处可见的几近千年的历史中诞生的杰出人士的画像,不同时期的历史痕迹结合的很完美,这种厚重历史堆积起来的美,让人很迷恋。

    “中国人民是从来不信邪的!”

    “什么意思?”李和这么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让郭冬云不得其解。

    李和道,“就是宗教建筑罢了,仪式感比较强,宗教延伸出来的。中国除了在军队里有点这么仪式感,什么都有点混沌的状态,这点中国人不如?!?br />
    他教过科学史,对宗教与科学自然做过深入的研究。

    当然,他这样说,肯定不是否定,这么一个地方,牛人辈出,作为全球顶尖学府,还为中国培养出来不少大神级别的人物,他的佩服之心还是有的。

    郭冬云笑着道,“这倒是真的,牛津的各个场合的仪式感很强,比如考试,它的考试院是一个单独的、空间非??砝慕ㄖ?,从里到外都十分肃穆庄重。而参加考试,男生必须正装,深色短袜,黑鞋,白色领结,白衬衫,黑袍,女生黑色裙子和长袜??季矶际且幻锻房圩?。要不等会可以带你去看看?!?br />
    “哎,相比咱们中国人可以算是无组织无纪律,就是不信邪,自古就有造反的传统。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都要试一试。英国佬不行,奴性太重,就没有过正儿八经的农民起义。好不容易把查理一世送上断头台,还跟农民没啥关系?!崩詈陀址噶俗炱兜拿?,“瞧瞧,现在那英女王什么的,还活的滋润着呢?!?br />
    “别乱说话?!惫聘辖舸蜃?。

    李和不屑的道,“言论自由呗?!?br />
    郭冬云白了他一眼,“言论自由的前提是政治正确?!?br />
    她不再搭理李和,拉着老四去报道。李和及其沈道如等人在身后,一边拖着行李,一边抽烟,不时对过往的妹子指指点点,黑色的,白色的,棕色的,各有千秋。

    沈道如笑着道,“后悔结婚那么早了?”

    “还真有那么点?!崩詈陀治仕?,“你什么学校?我忘了?!?br />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鄙虻廊缤ü恍傅呐?,终于在去年拿到了大律师的资格,虽然他已经没法做律师,可是能成为大律师依然让他高兴不已,为了庆祝,还特意在酒店摆了五六桌。

    两个人坐在台阶还没聊上几分钟,只有郭冬云从里面出来了,笑着道,“一个简单面试,面试完就ok?!?br />
    李和从她手里拿过一张纸看了看,又止不住吐槽道,“一万八,真黑?!?br />
    折合人民币十几万,虽然对于学费之类的东西,他早就清楚,可还是不妨碍他去埋怨一下。

    老四出来的时候,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道,“我们去找宿舍吧?!?br />
    李和问,“不能在外面???”

    他想给老四直接买一套,住宿舍并不是太舒服。

    郭冬云道,“只对本科生有要求,李冰倒是可以在外面住?!?br />
    李和刚要问老四的意思,老四却摇了摇头,“我住宿舍?!?br />
    李和没强求。

    老四的宿舍分配在三楼,那么重的大箱子没法拖地,李和哼哧哼哧的给搬了上去。

    他好久没做这种体力活了。

    老四过去敲门,开门的是个一金发碧眼的姑娘,李和一看,就知道是他喜欢的那种款的。

    只是哎。

    宿舍是非??沓ǖ?,三张床铺。

    里面有各种柜子可供学生合理安排放置各类物品。有专门放衣服的衣柜、可以容纳足够书本的书架、存放个人常用物品的床头柜、存放重要物品的保险柜。

    李和很满意,不是那种上下铺,感觉这二千英镑的住宿费交的还算值。

    哪怕柜子再多,也放不下老四带过来的东西,光是咸货,王玉兰就给塞了一大箱子,这个谁都没拦住。

    两个热心帮助老四收拾东西的姑娘,看到那只还在翻眼珠子的咸鸭子,也忍不住吓了一跳。最后看到一大包的鸡爪子,更是一脸的惊恐。

    老四为难的看着哥哥。

    李和对丁世平道,“扛着回去,咱们晚上找个可以开灶的家庭旅馆,自己炖着吃?!?br />
    一晚上住七八千的宾馆,他都感觉脑子有病,哪怕他可以毫不犹豫的做上亿的投资和捐款。

    老四道,“你们走吧,不用在这里,我收拾收拾东西,再熟悉熟悉这里?!?br />
    “行,有什么事打我电话?!崩詈统美纤牟蛔⒁庥秩怂徽趴?,走出宿舍门口才道,“还是原来的密码,想买什么车,自己去买去?!?br />
    “喂,哥?!崩纤姆从醋烦鋈サ氖焙?,李和等人已经走了很远,只是笑着冲她挥挥手。

    中午的时候,沈道如就在伦敦的郊区找了一户华裔家庭的房子,油盐酱醋,炉灶都齐全,蒸炸煎煮也都没问题。

    一行人立马就从酒店搬了出来,往伦敦而去。

    这两天,李和等人算是委屈了肚子,所以一到地方,第一件事就是忙着吃的,那些咸货必须给消灭掉。

    丁世平下厨,沈道如打下手。

    两个人刚要开灶,李和慌忙打住,指指屋顶类似监视器的东西。

    郭冬云笑着道,“这个是挺烦的,招来火警可不好?!?br />
    李和在这家的抽屉找了一圈,也没找到适合遮挡的东西。

    沈道如很有经验的从冰箱里拿出保鲜膜,“看我的?!?br />
    他扯了一截保鲜膜,直接把烟雾报警器给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