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看看时间,就由不得娘俩再磨叽,对王玉兰道,“我说过,寒暑假都让她回来的,又不是看不到人。你们赶紧回去吧?!?br />
    “坐飞机都要13个钟,你说的容易?!蓖跤窭级远诱饣安灰晕?。坐飞机有多难熬,她是清楚的。

    “走了?!崩詈团呐睦纤募绨?,然后又对万良友道,“在家注意着点,有什么事打我电话?!?br />
    李和又看看李兆坤,万良友瞬间会意。他点点头,“有我在你放心,保证不会出问题?!?br />
    机场涌进来越来越多的人,李和示意他们现在就走。

    目前全港只有一座启德机场,香港本身是国际大都市,而且又是作为内地的航空中转站,自然是客流量很大。

    规划中的香港国际机场,因为涉及到要动用香港财政储备和外汇基金,正在和中央政府谈判,不过中央政府最后还是同意了,作为香港97的大礼。

    此时中英双方围绕着香港政制改革、香港基本法、终审法院问题,悄然摆开了对立的阵势。一场旷日持久的外交纷争还在继续。

    飞机起飞的那一瞬间,李和都担心飞机别冲进了海湾了。飞机冲进海里这种事情,可发生过不止一两次。

    令李和感觉奇妙的是,他乘坐的中华航空的飞机,而这家航空公司的创始人是老蒋的亲信,前空军司令。

    经过13个小时到达伦敦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多钟。二月的伦敦,天气微凉,李和有点不习惯,还是把外套穿上了。

    来接机的是郭冬云掌管的香港银岛贸易公司,总共十辆车,基本把机场出口的位置给占了。

    这次来伦敦不止有李和,郭冬云和沈道如也是跟着一起来的,加上她们的团队,浩浩荡荡二十多人。

    李和没急着上车,在出口一个劲的抽自己的烟,在飞机上十几个小时,可憋坏了。他看着郭冬云她们与接机的人员寒暄,没有上去招呼的意思。

    而郭冬云也没有做介绍,她太了解李和,懒得跟人磨叽,恨不得做透明人。

    李和问老四,“要不要带你在伦敦玩两天?”

    从这里到牛津有不仅的距离,想来一趟伦敦可是不容易的。

    “不用,过几天我买张二手车,去哪里也方便,有时间过来的?!崩纤拇耸弊苫沧降钠1?,无心想其它。

    李和把烟蒂王地上一踏,大手一挥,“走吧?!?br />
    众人费一个多小时驱车到达牛津,住宿的酒店是牛津的老银行酒店,一晚上1000多英镑的房费,折合人民币近8000,李和不禁骂骂咧咧,“奶奶个熊,抢钱呢?!?br />
    服务生给他们送完行李,站在门口一个劲的问还需要什么帮助,可谓是笑容满面。

    李和只收拾自己的衣服,没搭理,老四却上前给了五美元的小费,服务员这才离开。

    李和道,“瞧瞧,这就是资本主义国家的尿性,死要钱,一点也不讲感情。腐朽啊,堕落啊,将来有的是他们哭?!?br />
    “哥,那是..”老四刚说一半,就不说了,她哥哥不可能不懂这种小费制度的,只是嘴巴子犯贱而已。

    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收拾行李去了。

    “这收费比香港还黑,提个行李都死要钱?!崩詈偷耐嫘叭幢欢∈榔降弊隽苏?,他滔滔不绝的道,“不过这边确实是漂亮,人穿的也体面,这日不落还真不是虚盖?!?br />
    李和不屑的道,“人家祖宗比咱狠,能抢会夺,又会骗,当然家底殷实。要怪啊,只能怪咱祖宗不争气!”

    从维多利亚时期,英国佬就发现了海盗这一非常有前途的事业。海盗是国家允许的,也就是说随便一个人,如果有能耐做海盗,都+以很好的抢到东西,“奉旨打劫“,一本万利。

    依靠工业革命的坚船炮利,做人贩子,抢劫,这门生意一直做到二战结束。

    祖宗底子好,子孙当然有理由坐享其成,衣冠楚楚,装腔作势的做文明人。

    好吧。

    他纯属嫉妒。

    李和一直睡到下午五六点,刚睡醒,门就被敲开。

    郭冬云和老四提着大包小包站在门口,郭冬云笑着道,“你洗洗,咱们去吃点东西?!?br />
    李和诧异的道,“你们没睡觉?这是去逛街了?”

    郭冬云笑着道,“这里我熟,我就带她到处转转,再买点应季的衣服?!?br />
    “谢谢。你们等我会?!崩詈途吨比ハ戳橙?。

    大家下楼的时候,沈道如已经等在门口,手里拿着一个大雪茄,不停的换气吐烟圈。

    他递给李和一支,“试试,丘吉尔就抽的这个牌子,我在这读书的时候,那会没钱,抽不起,现在可得好好抽抽?!?br />
    “你自己抽吧,我自己有?!崩詈秃敛挥淘サ木芫?。

    走在大街小巷,对着老房子的各种墙壁,李和不时的这里拍拍,那里摸摸,还不停的感叹可惜。

    老四好奇的问,“什么可惜了?!?br />
    李和重重的叹口气,“希特勒不争气啊?!?br />
    怎么就不给炸个精光呢!

    光炸个伦敦算怎么回事!

    郭冬云咳嗽了一下,无奈的道,“这是全人类文明的瑰宝?!?br />
    李和瘪瘪嘴,“没你那么大气,他是资本主义,我可没那种国际**精神。又不是中国的瑰宝,管我毛事?!?br />
    对于他这种阴暗心理,郭冬云和老四几人,对视一眼,一时无语。

    走到一家餐厅门口,郭冬云道,“就这家吧,我以前经??道闯??!?br />
    点菜的时候,李和与丁世平一样只要了土豆牛肉、羊排、煎鸡蛋,对于像什么培根香肠、煎蘑菇、番茄焗豆、炸鳕鱼这种黑暗料理,都是敬而远之。

    至于老四和郭冬云几人对着着奶酪吃的津津有味。

    李和看的一阵腻歪,大概是他不耐甜的缘故。

    老四切了一片鳕鱼给李和,“哥,试试吧,挺不错的?!?br />
    “别,自己吃?!崩詈椭苯佑每曜拥沧?,他现在学聪明了,去哪里都会随身带一副竹筷子。

    快吃完的时候,一对日苯团和韩国旅游团进来餐馆后,原本死气沉沉的餐馆,才有了点人气。两个队伍,乱糟糟,闹哄哄,嗓门又大,让许多老外侧目,一副嫌弃的样子。

    李和一乐,终于感觉自在了起来。

    老四和郭冬云两个人也松了一口气。

    要不然这餐厅只能听见李和和丁世平的大嗓门,而老外就一直把眼睛盯在他们这一桌上,两个女人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素质!

    说好的素质呢!

    李和拍拍丁世平的肩膀,“娘们,头发长见识短!”

    桌子上还剩下最后一杯啤酒,李和站起来,朝着旁边的日苯团和韩国团举杯,大声的道,“cheers!”

    韩国团以为他是韩国人,日苯团以为他是日苯人。

    也纷纷站起来,大声的喊,“cheers!”

    餐厅的顶棚差点震下来。

    有人正要上李和这一桌攀谈的时候,李和冲他们笑笑挥挥手,已经出了门。

    郭冬云提议道,“咱们去酒吧吧,氛围不错?!?br />
    心里嘀咕,特别适合李和这种大嗓门的。

    李和摆摆手,“不用,你们要玩就去玩。我回去好好睡一觉,等老四开学,咱们办自己事?!?br />
    郭冬云正色道,“我已经约好了ARM的人,随时可以谈?!?br />
    “那就好?!笔展篈RM,这是李和此行英国最重要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