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下楼后,见李览又在欺侮大黄,大黄现在瘦骨嶙峋,任由李览拾掇,没有一点躲开的意思。

    李和看着大黄心疼,他把李览拎过来,“去跟小姑姑玩去,别一天到晚瞎折腾?!?br />
    李览看了一眼正在看电视的小姑姑,一脸嫌弃,然后跑到后院找爷爷去了。

    老五最喜欢捏他脸和鼻子,他深恶痛绝,他又不是傻的,当然要躲得远远的,眼不见心不烦。

    李和过去拍拍正在沙发上看书的老四的肩膀,道,“开学我送你。省的你一个人没头苍蝇?!?br />
    老四把书放下,没有合上,只是把刚好看到的那一页岔开到腿上,道,“不用,又不是小孩子。嫂子在做月子,你陪着她吧,我自己可以的?!?br />
    她好歹在外面这么多年,精通英语,口袋里又富裕,自认为去哪里都没问题。

    她嫂子还需要人照顾,她不好占用她哥,再说,去英国读书,并不是值得她骄傲的事情。她似乎自己都没觉得她的眼界已经、她的期望都在慢慢拔高。

    她忘记了第一次去县城的兴奋,忘记了第一次去首都读书的激动,忘记了要去新加坡之后,度过的多个不眠之夜。她已经不是当年的小姑娘了。

    “就这么说定,先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崩詈鸵淮付ㄒ?,然后吩咐黄炳新给丁世平等人办签证。

    王玉兰听说四闺女还要出去读书,心里有点不乐意,可是她知道和二儿子聊也是白搭。

    她跟李兆坤道,“这老四咋还要读啊,这都多大了?你不要管管?”

    她有点生气儿子的自作主张,怎么可以不和她商量一下,还由着四闺女乱跑?

    李兆坤把李览抱在怀里,一边戳弄他,一边道,“要你出钱了?”

    王玉兰道,“当然没有?!?br />
    李兆坤疑惑的道,“那你操个什么心?”

    “那是不是你闺女了!”王玉兰很气愤于和李兆坤说不通,“你想想,她跟希捷一般大的,人家孩子都顺地跑了,咱家的连影子都没呢,你说这着急不着急?!?br />
    “还真是?!崩钫桌ぴ野上伦?,掐指一算,他家闺女,还真是不小,“咋就这么快呢。哎!”

    他重重的叹气,不知道是感慨于自己年龄大了,还是闺女已经长大。

    “你以为呢?”王玉兰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你说这怎么办吧?还能乱疯跑不,二和不是说她大学毕业证都拿到手了吗?还想继续念什么更高一级的,有什么用处哦?!?br />
    她不反对读书,实在反对的是在这个年龄还读书。

    “下去玩去,让爷抽根烟?!崩钫桌ぐ牙罾劳瓶?,待李览跑了,他才独自点燃了烟,他现在已经很自觉的不在孩子面前抽烟。吐了一个圈后,他才道,“你这娘们懂个啥,老四读出来就是医生,小览她妈住院的时候,你也瞧见了,瞧瞧人家这里医生的气派,可不是咱县里医院能比的。再说,你不让她继续读书,你还能找到人给她嫁了?”

    “哎?!蓖跤窭家卜赋?,“这丫头现在的心气可高的很,眼睛都不在脑门上?!?br />
    她明白,一般人她闺女肯定瞧不上,要是真瞧上了,她自己都不一定乐意。她虽然不全清楚他儿子的生意有多大,可是闺女的对象总不能比他儿子差太多吧,她闺女现在也是娇生惯养的了。

    她决然也不能让四闺女受苦的,她一辈子就是在苦坛子里呕着呢,要不是儿子有出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头,所以现在,她绝对不会让四闺女走她的老路。

    她在香港一切依靠着儿子,她也把儿子当做顶梁柱,倒是问过儿子关于老四以后的问题。想不到她儿子会跟她说,让老四自己找。

    哪有姑娘自己找男人的!

    这个王玉兰是坚决不同意的,女孩子一步错步步错。

    至此,她不再和儿子谈这个问题。

    想完四姑娘,她又想老闺女,这个比四姑娘还难缠。

    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

    “赶紧把筐打好,晚上就要用?!蓖跤窭际岸蘩钫桌び弥耋痈黾?,至于老四的问题,她也就不再继续想。

    “等会给你弄?!崩钫桌ひ桓蔽匏降奶?,他这个人懒归懒,却是会不少手艺,特别是扎筐的本事,在十里八乡都是数得着的。偶尔之前日子真的过不下去,除了卖点针头线脑之外,他还会用竹子或者柳条扎几个筐,拿到公社集上换点零钱。

    老四要走的这天,李和最后向何芳征求了意见,“你一个人在家真的可以?”

    “去吧,快去吧?!痹伦踊姑蛔鐾?,伤口还没有愈合,何芳已经不顾王玉兰的反对,每天开始散步,她笑着对李和道,“你越来越娘们了?!?br />
    至始至终,对她来说,李和的开心,比她自己的心情更重要。

    李和笑着点头,6张车组成的车队向机场驶去。

    在车上他看了看一早从内地送过来的报纸,看到了美的集团上市的消息,当即对潘友林道,“能卖多少算多少!”

    位于顺德的美的厂的何大亨,李和曾经和他有过业务关系,对他的人品和处世,李和比较欣赏。这也是他这辈子遇到的唯一一个跟上辈子有关系的大佬。

    潘友林接过李和的报纸道,“这只是一家做电风扇和空调的企业,李先生,你也知道,目前内地所有家电企业,包括冰箱、洗衣机的压缩机全部是进口,毕竟是受制于人,潜力有限,对于这个行业的发展,我们一直是持续谨慎态度的?!?br />
    “听我的没错?!倍杂谘顾趸幸?,李和却是不是太懂,但是他据他了解的,在大排量压缩机这一块,三菱、东芝确实很牛逼的,可是至于中低端压缩机这一块,日韩连渣都不剩下了。而且国产白色家电确实是依靠白菜价玩死了全世界的白色家电企业,夏普、松下、西门子、东芝、飞利浦的家电业务,没有一家是活下来的。

    大象固然可怕,可是也架不住蚂蚁多,啃啊,啃啊,啃的只剩下渣。

    所以李和一直坚信,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在机场,王玉兰搂着比她高一个头的四闺女依依不舍,在她观念里,只要是需要坐飞机的,路途肯定都是不远的。

    她咬咬牙,把来港之后儿子给她的钱都放在了包里,递给老四,“这你拿着,剩下的留给琴子和大姐了?!?br />
    二个儿子一个比一个潇洒,让她放不下的,只有三个闺女了,她存这么多钱,不给闺女还能给谁呢?

    老四肯定不想要,一推辞,老娘就哭。

    可是她敷衍了,哪怕真要,也过不了关啊,这么多港币现钞,绝对是没法过安检的。

    她为难的看看哥哥,李和上前道,“有我这,你还怕她没钱花,你跟阿爹回去吧?!?br />
    李兆坤也站在安检口,不知不觉中他不知道为什么眼睛也进了东西,一个劲的擦。

    大骂了一声,“草!”

    骨子里的东西,他晓得,那是他亲闺女,闺女出生的时候,他也是欢喜到天上的。

    老四

    对着李兆坤笑了笑,李兆坤吓得赶紧躲过了头,然后又躲得远远的了。

    ps“老帽也恨自己不争气。抱歉,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