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社长,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签协议?!钡迸擞蚜痔詈退蹈逡诿澜鸬氖焙?,心里也是忍不住的诧异,可是不管怎么样,他还是需要执行。他此时站在孙软银的面前,他绝对不会认为孙软银会拒绝,任何一家企业都没能力拒绝这五亿美金!哪怕创始人敢拒绝,也会被股东打死!所以他很笃定的道,“孙社长,我们李先生,对你是非常的欣赏?!?br />
    “嗨!非常感谢!”孙软银向潘友林鞠躬,“感谢李先生的赏识!”

    直到现在他都感觉在梦中一样,他不敢置信他能用三十秒不到的陈述拉到五亿美金的融资!

    而且,那位年轻人可以很随性的拿出五亿美金!

    并且未对软银做任何实地性的考察。哪怕,他现在逐渐声名鹊起,有一定影响力,可是想在日苯拿到资金,也是何其艰难!

    在此时的日苯,哀鸿遍野,各家财团资金紧张,五千万都不会给他!何况是五亿美金!

    哪怕是如日中天,傲视群雄的任天堂都不可能!

    潘友林朝着逐渐远去的游艇望了望,才笑着继续道,“我们不但可以成为你的财务投资人,还可以有一些战略资源上的合作?!?br />
    “那么,潘先生,请提出你的要求!”孙软银很是激动,但是表面没有显现,他了解潘友林在美国风投界的地位,一旦潘友林给他提供战略资源的帮助,比本身的财务帮助更加大。

    但是对方提出这么优厚的资源,肯定带有严苛的条件,他此时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潘友林背着手道,“我们只要一个要求,拿了我们的钱,就要在一年内花干净,要在未来16个月里面有爆发式的增长才可以?!?br />
    这个条件是李和提出来的,潘友林只是原话复述。

    更别说此时的孙软银了,“那么就是花钱?”

    他更是一脸懵逼。

    “你的投资报告中,我看过你对宽频业务的兴趣?!迸擞蚜峙ΥР饫詈偷囊馑?,表述道,“如果从零开始,如果光自己来搞基站建设,光这项工程就要5年时间。把时间都耗在这上面值得吗?企业成熟期,借助其他资源最为常用的办法是收购??焖僬剂旌诵淖试?,垄断一些核心业务,这是非常重要的。所以融资千万别说融了钱放在银行里面很开心,这完全是错误的。因为我要把钱给你,就是因为你钱的效率比资本更高。所以说你融完钱要迅速把钱花掉,花的时候要达到你预期的目标,取得高速的成长,所以融资是来花的?!?br />
    “嗨!”孙软银瞬间遇到知音的感觉。他英语流利,满怀激情,但是也没有多说。

    潘友林继续道,“选择将来会成为主流的行业是关键。要第一个觉察发展趋势,及时调整营业情况,选择枝叶或者夹缝可能获得一时的成功,但终归成不了气候,不能获得巨大的成功。这是李先生的原话?!?br />
    “谢谢李先生的关心?!?br />
    他不知道的是,李和对他的期望很高。李和希望通过他,间接的进入日苯市场。据李和知道的,全球范围先不说,只说日苯,孙软银在之后掌握了日苯近70%的互联网经济。

    而软银几乎能提供所有基于互联网的服务,包括最受欢迎的搜索引擎、电子商务网站、最大的门户,最快的移动电信运营商、最大的宽带网络……

    也正因此,他又被冠以“互联网大帝”、“搅局者”的称号。

    “努力成为所在行业的第一。细则,过几天你带着律师,我们详谈?!迸擞蚜峙呐乃绨?,带着秘书直接走人了。

    所在领域,成为行业第一,不单单是潘友林给孙软银的目标,也是李和给他们的目标。

    纺织行业,要成为纺织的第一。

    风投要成为风投行业的第一。

    金融要成为金融产业的第一。

    汽车要成为汽车产业的第一。

    船运要成为船运业的第一。

    鞋厂要成为鞋履第一。

    包括饭馆、酒店、电器连锁、商场、印刷、家具,地产,都是李和定下的目标。

    李和突然发现,他的路途很遥远。

    大而不强,甚至一些产业属于尾大不掉,这些都是突出问题。

    他让郭冬云传出了指示,给各自十年的时间,如果达不到要求,他只有放弃或者撤股。

    听说李和要举办宴会,郭冬云特意从内地赶过来。不管从资历还是人脉,甚至是交际场合的规矩,都不是于德华和沈道如这种土暴发户能比的。

    关机时刻还是要依靠她。

    她来到李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老四和老五辛辛苦苦写的请柬给作废了。

    然后拿着参加宴会的名单,让秘书重新制作。

    老五要埋怨几句,却被老四堵住了嘴。

    “你看着办?!崩詈捅ё殴肱?,满心知足,他对郭冬云道,“你看着办吧,我不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找老于他们?!?br />
    香港这边的规矩,他是一窍不通。

    对于借闺女满月酒的名义办宴会,他是拒绝的,他最怕的就是繁琐的礼节和人情往来,可是人家送礼来了,他又不能装作不知道。

    老四开学的日子进了,西方人可不管你春节不春节的,照样开学不误。

    何芳对李和道,“你去送吧,一个小姑娘,你去帮帮?!?br />
    李和笑着道,“没事,去新加坡还不是她一个人,让她自己去吧?!?br />
    何芳摇摇头,“当初是她和秋红一起去的,好歹有一起照应,郭小姐也没少帮忙。何况,新加坡是华人社会,和英国是两样,你还是要送的。你放心,我都不放心吧?!?br />
    她和这个小姑子的感情一直是很好的。

    李和看着媳妇的表情,一时捉摸不透这话里的真情实意。很坚定的道,“她不小了,到英国会有人接机的?!?br />
    不管是远大还是金鹿,在英国都有分公司。

    “李老二!”何芳恼了,“在你心里我就是那么小气的人!”

    李和慌忙哄道,“那当然不能,我媳妇最是通情达理?!?br />
    何芳大气的挥挥手,“那就去吧,回来还能赶得上闺女满月酒?!?br />
    “真不生气?”李和必须确定好了才敢去。

    “一边去?!焙畏贾苯影牙钼哪蚱詈蜕砩显夜?。

    李和笑嘻嘻的一把接过,朝着小闺女亲了一口,“老爸去给你洗尿片去,以后记得给老子买酒喝?!?br />
    “抽烟就别亲闺女?!焙畏及牙詈屯瓶?。

    “哈哈...”李和朝着何芳伸过头,“你闻闻,今一整天抱着酒坛子,愣是没敢抽?!?br />
    然后就出了卧室,说是他洗尿片,可是刚出去,就被阿姨接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