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坐?!崩詈陀糜⒂锸疽馑谂员叩纳程惨紊?。

    他仔细打量了一遍这个小个子,任谁也想不到这是一个以后会搅动风云的人物。

    不过这家伙,挺令人羡慕的,富二代出身,老爹那不是一般的富,拥有几十家弹子房呢,真土豪。

    虽然是富二代,可是不影响人家牛逼。

    美国名校毕业后,靠卖“翻译机”给夏普,赚了第一桶金,然后又在美国成立公司,进口日苯游戏机到美国卖,也是没少赚。

    “谢谢?!彼锶硪挥凶谏程惨紊?,他把公文包交给了旁边的助手之后,不经意间左右张望一下,既然没找到屁股垫,只得和李和一样坐在海面的石头上,从尊重的角度说,他不好坐的比李和高。

    李和冲身后摆摆手,潘友林和丁世平把孙软银的助手也请了下去。

    钓矶上只剩下李和与孙软银二人。

    孙软银本来想先说话,可是见李和一杆接着一杆的乌鱼、石班鱼等海鱼,正在兴致勃勃的劲头上,不便出声。

    他解开了胸前的一粒衣扣,朝着四周仔细打量了一遍。

    绿草青山,碧海粼粼,三面环山。

    鱼儿成群结队在海面畅游,一点也不怕人。

    该地海浪不大,倒像个内陆的湖泊一般水面很平静。

    再细瞧之下,还有一艘游艇停泊在崖壁附近海面上,海风阵阵,飘杂着淡淡的海水和鱼腥味。

    远处的渔民的房舍幢幢,依山而建,掩映在绿山脚下,房舍前就是大海,颇有一番诗情画意般的美妙境地。

    “这个渔村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年岁还挺久远的,里面有酒楼,排挡,有时间请你吃海鲜?!?br />
    “嗨!”孙软银见李和开口,慌忙点头应是。

    李和看他这姿态,笑着问,“你已经加入了日苯籍?”

    孙软银很快明白了李和的意思,迅速点头道,“是的。从小在日苯长大,和一般日苯人无区别?!?br />
    不过他却挺直了身子,倾向于更加西化的商务姿态。

    李和把鱼线收了后,掏出烟递过去,“来一个?”

    “抱歉,我不会?!彼锶硪芫?,道,“请自便?!?br />
    李和用手挡住风,点着了烟后问,“你跟潘友林潘先生谈的怎么样?”

    “我们谈的很是愉快,非常佩服潘先生的远见卓识。远大投资集团在美国的投资非常成功?!彼锶硪诿拦韫茸艘蝗?,发现怎么样都避开不了潘友林的影子。

    最为有名的例子是当年的思科,没有人看好的一家企业,如今成长为百亿市值的企业。

    剩下的许多例子更是不胜枚举。

    潘友林似乎已经成为美国高科技产业的传奇。他已经把潘视为学习的偶像。

    可是,当他费劲精力从日苯来到香港之后,他的偶像却是告诉他,有真正的大老板会跟他面谈。

    那么,眼前的这位大老板却是比他还要年轻。

    他做过各种原因的踹测,李却不是他原以为的李家。

    他坚持的认为,香港的李家控制不了潘友林。

    他闭口不谈李和提出的问题,因为潘友林没有给他任何结果。

    李和继续问,“听说你正在和迪士尼谈?”

    孙软银点点头,不置可否的道,“李先生,你知道的,对于一家成长型的公司来说,我们有强烈的扩张**。我们目前占有日苯软件市场70%的通路,也是思科在日苯的最大代理,拥有调制解调器市场的四成,我们代理的网威系统已经成为区域网路主要标准之一,年营业额达一亿三千万美元。我们计划从软件领域,扩展到计算机的硬件领域,李先生,计算机市场大有可为?!?br />
    “这些可以使你成为富豪?!崩詈托ψ琶挥蟹床邓暮晖即笾?,也没有再继续追问他与迪士尼的合作,只是道,“但是也只是一个富豪,或者说叫中转商?还是贸易商?”

    “李先生,我认为……”

    李和摆摆手,打断他的话,“我这么说吧,如果你的目标只是十几亿美金,或者二三十美金,我一点都不会开心,甚至我认为我们的谈话可以到此为止。我给你三分钟?!?br />
    孙正义又解开了衣领的一颗扣子,不慌不忙的道,“我的人生一直是按照我的计划在走,我一直不断地对自己重复,最重要是精神。我要成为在日本甚至全球非常成功的人,提供新技术,给人们提供新的生活方式,我希望通过电脑以及因特网的力量,来实现我的梦想。电脑时代……”

    “ok!I!”李和打了一个响指,再次打断他的话,“你要多少钱?”

    “李先生?”孙软银被李和的这个转折弄得有点蒙,套路不对??!不过还是道,“5000万美金!”

    “就这么点?”李和有点不敢相信,但是一想到收入和利润完全是两码事,亏损都未可知,就心里有解了,而且,软银上市之后也才筹集到了一个多亿。

    “我给你五亿!”李和在孙软银不敢置信的眼神中伸出一个巴掌,“五千万什么都不做了!”

    “谢谢你,李先生?!彼锶硪换骋衫詈退档挠屑?,远处站着的沈道如和潘友林这两个香港大亨?!拔逡谔嗔??!?br />
    唯一让他忧心的就是股权问题。

    “五亿,不多,不多,才五个亿而已?!崩詈驼酒鹄瓷焐炖裂?。

    孙软银看到李和那不在乎的神情,还要说话,李和却是已经提着鱼桶走人,而张兵已经过来收鱼竿。

    李和刚走几步,又突然回头对孙软银说,“记住,你是第一个用三十秒时间说服我投资的创业人?!?br />
    说完,大笑而去。

    至于之后的股权比例,投资协议将是潘友林擅长的事情。

    登上游艇后,沈道如不禁咋舌,又回头望了一眼仍然站在礁石上和潘友林谈话的小个子。

    “就凭这一米五?”

    李和白了他一眼,“你长的高?可也长长脑子啊?!?br />
    他最忌讳拿个子说事的。

    他的个子在何芳面前一直都是硬伤。

    再看看鱼桶里今天的收获,思量回家可以给媳妇炖个鱼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