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娘,给哥看看?!崩纤募詈凸?,拾掇老娘把孩子交给哥哥。

    “你们抱,我就不抱乐了,身上都是汗?!崩詈团卵牌恋墓肱?,他高兴的不知道如何是好。此刻他也是有儿有女的人了,开局一把枪,装备全靠打。

    而且她感觉她真的闺女回来了,模子都是一个样子。

    “嘿嘿?!蓖蝗?,他又止不住乐了。

    忧与喜,是一瞬间的事。

    老四看哥哥这样子,已经翻白眼翻得眼睛疼。

    何芳已经醒了,李和赶紧跑到她跟前,“怎么样?”

    “给你肚子上划个口子试试?”何芳刚想打李和一巴掌,却立马止住了,疼的脸扭曲了,大概牵扯了伤口。

    “别生气,来打吧?!崩詈桶蚜炒樟松先?。

    王玉兰和老四有眼色,抱着孩子就出去了。

    “一边去,这么热?!焙畏枷悠亩愎?,其实还是躲不过心里的甜蜜。

    “咱闺女真漂亮?!崩詈吞癫恢艿乃档?,“像你,肯定是个大美人?!?br />
    何芳道,“说个笑话给我听?!?br />
    “干嘛?”李和搞不清楚何芳这冷不丁的是什么劲。

    何芳道,“我以前最喜欢你那种玩世不恭,你好长好长好长时间没有说笑话了?!?br />
    她似乎又怀念起他在校园时期的幽默,开朗,嘴巴一会儿不停的,笑话一个接着一个,甚至算的了话唠。

    “哎,年龄大了,没幽默了?!崩詈臀弈蔚奶究谄?。

    何芳假装不高兴的道,“笑话都不会,那你除了吃,还会干嘛?!?br />
    “我还会饿??!”

    听了李和的话,何芳噗呲笑了,可是牵动住伤口,又是不停的皱眉。

    李和幽幽地说:“你觉得我女儿长得像我么?”

    何芳说:“像?!?br />
    “哎,别胡说,不然真长我这样,我只能让她将来能有钱花??!”李和叹口气。

    何芳道,“这次起名的权利交给你,不过小名我想好了,六斤六两,就叫小六吧。大名你想个吧?!?br />
    李和沉着半天才道,“李怡怎么样?竖心旁,台,怡?!?br />
    说完还小心的看了一眼何芳。

    “李怡,挺不错的,就这个吧?!?br />
    “哎?!崩詈透咝思?。

    两个人正在有说有笑,李览哭着进来了。

    看到妈妈躺着,他刚想扑到床上,却被李和一把抓住,“地上好好站着吧?!?br />
    他怕李览压住何芳的伤口。

    何芳摸摸儿子的头,“去看看爸爸玩去吧?!?br />
    “走吧,老子给你讲狼的故事?!崩詈桶牙罾辣Я顺鋈?,然后又对何芳道,“你休息一会?!?br />
    在医院的走廊里,他给儿子讲起来了狼来了的故事。

    “....农夫们听到他的喊声,以为他又在说谎,大家都不理睬他,没有人去帮他,结果放羊娃的许多羊都被狼咬死了?!崩詈退档拿痪虿?,可是为了糊弄孩子,只能继续说,“儿子,有什么想法没有?”

    李览眨巴下眼睛,道,“羊肉很好吃,大灰狼喜欢吃,我也喜欢吃?!?br />
    李和没笑,旁边的老四和老五笑的前俯后仰。

    “儿子,人才啊?!崩詈臀弈蔚拿罾赖哪怨献?。

    何芳在医院住了一周后,就出院了。为此他错过了与孙软银的会面,不过潘友林还是等李和有时间,重新安排会面。

    李和家自此就没有安宁过了。

    付彪等人也从深圳过来了。

    当李和听付彪说苏明、付霞、冯磊等人要过来的时候,他给拦住了。

    不过李爱军要来,他没拦着,李爱军可能有其它的事情。

    没有几天,令他意想不到的是,他家里收来了各种各样的是贺礼,华润、远洋公司、中国银行、光大集团、中国电子集团、中国化工、中国纺织,包括新华社在内在香港的中资机构都有,当然是少不了柳联想。

    他正要虎着脸找沈道如和于德华的麻烦,却不想李超人、何赌王和包船王的贺礼也送来了,甚至包括他的邻居,九龙仓主席,吴光正的礼物。

    其中必不可少的高盛董事史威廉,波士顿银行总裁杰克马克,之后贝莱德、莱茵资本、苏黎世银行、瑞士银行都送来了礼物,这些都是他的股票托管方。

    剩下的就是各种乱七八糟托关系托送过来的礼物,国内的不少厂家,还有远在东欧的马蒂奇、铁木耳、在美国的伊万诺夫、巴芙拉,还有达美航空的两兄弟。

    但是伴随着不好的消息是,马蒂奇辞去了波罗的海船运的职务,回到了前南斯拉夫地区的萨拉热窝,参与了塞族与波族和克族的战争。

    李和看到了他寄过来的几张照片,或是戴着防毒面具,或是扛着枪、火箭筒,靠在墙上,笑的很是灿烂。

    照片的背后用英语写着,“一个前南斯拉夫人,一个不存在的国家?!?br />
    “他们杀了我的同胞?!?br />
    “我是马其顿人,更是塞族?!?br />
    “sorry?!?br />
    李和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不好说什么,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叹口气,摇摇头,再看着满满一间屋子的礼物,他不得不苦笑,所有人都是清楚着呢,只有他自己在掩耳盗铃。

    他给老四老五交代了任务,拆开每一个礼盒,然后按照上面的地址写邀请函。

    他让于德华包下了维多利亚港的餐厅,准备按照老规矩给闺女办个满月酒,至于香港有没有这个规矩,他是不清楚的,但是人家送礼了,他就得找个理由回礼。

    老四和老五拆礼物,整整拆了两天,每天还有源源不断的送过来的,金链子,金佛,金首饰,两个人已经看得麻木了。

    因为有一些玉器,之后李老头不得不过来帮着整理,一边拆,一边发出滋滋的声音。

    李和其它不知道,只知道,这个地方,他没法再继续住了,他最注重的**没了。

    他摸摸额头上的汗,吩咐潘友林道,“把孙软银带来吧?!?br />
    在石澳礁石纵错的海岸上,李和一边钓鱼,一边接待了这个奇人。

    “李先生,幸会,见到你非常高兴?!币幻琢坏?,早现秃顶的孙软银按照日苯的习惯,向李和鞠了九十度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