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把最后一罐啤酒喝完,看了看周边的人,笑着道,“赶紧回吧,孩子都打哈欠了?!?br />
    “那我们先走了?!庇诘禄氛泻敉?,一拨人开始散去。

    各自的司机、保姆、保镖,纷纷挤过来,拿衣服的,抱孩子的,原本闹哄哄的海滩更加的热闹了。

    “娘希匹,全都**了?!崩詈筒痪醯奶玖艘豢谄?,发现自己的生活档次还不如他们。

    他不是神仙,万虑皆空,用不着寄托。

    晚上睡觉的时候,他还特意站在镜子跟前念叨了一遍,“大爷,你这一年辛苦了,俺给你鞠个躬!”

    这一腰真的鞠了下去。

    何芳噗呲笑道,“你发什么疯,哪有自己给自己鞠躬的?!?br />
    李和道,“你老公俺一年辛苦到头,也没人说句安慰话,这不,只能自己安慰自己?!?br />
    何芳鼻子一酸,拖着沉重的身子,搂着他的身子道,“辛苦了?!?br />
    “不苦,不苦?!崩詈头炊匏蚀恿?。他发现岁月依然在她的脸上留下了痕迹,鱼尾纹已经在慢慢扩散,但是依然还是那么漂亮,那么迷人,完全是少女的皮肤,甚至还有一种愈加动人的成熟气质。

    他的全身躁动,可是呢,媳妇怀孕呢,他只能忍着。

    何芳搂着他,低声问,“你是不是想去英国?”

    “谁说的?”李和心里一惊。

    何芳把他搂的更紧了,“老四考上牛津的时候,你很高兴?!?br />
    李和训斥道,“什么话呢,咱俩算老夫老妻了,你整天说些没头没脑的话?!?br />
    “她在英国,我知道的?!?br />
    “没有的事,孩子都多大了,你还说这些有意思吗?”李和知道何芳说的‘她’是谁。

    何芳笑着摇摇头,“去吧,我不拦你。真的,我只想看见你开开心心的样子。我想你开心,你知道吗?李二和?!?br />
    “我很开心啊,你哪知眼睛看我不开心了?想多了吧,睡觉?!崩詈筒嗤匪?。

    他一直没睡着。

    他只考虑一个问题,他到底开心不开心?

    可是眼角不一会儿却湿润了。

    他从来并且永远是一个人。

    他的期望,他的理想,他的规划,一文不值。突然,他觉得何芳的身子蜷缩了起来,然后又听见了一阵痛哼声。

    他赶忙拉开灯,急忙问,“怎么了?对不起,对不起,我认错,你不要生气?!?br />
    他以为是他气的。

    汗珠子已经顺着何芳的额头下来,她痛苦的道,“可能要生了?!?br />
    “啊,你等着,等下啊?!崩詈图泵μ咨洗罂泷米?,拉开窗户,冲着对面的楼喊,“有活人没有,起来,快起来,开车!”

    对面的楼里面的灯刷的一下亮了。

    李和继续大神的道,“老丁,开车?!?br />
    不等对面的回复,立马把何芳抱了起来。

    怀孕以后,何芳至少增加30多斤,那么大个子在那放着呢,李和抱起来很吃力。

    刚下来,王玉兰就急匆匆的出来,“怎么了,这是?”

    儿子的叫嚷声,也把她吵醒了。

    “生了,现在赶紧去医院?!崩詈兔皇奔涠嘟馐?。

    “预产期不是这个日子啊?!蓖跤窭几乓簿醯貌豢伤家?。

    至少还有十天呢!

    依据她生过五个孩子的经验,她给媳妇算的准准的呢。

    丁世平和吴师傅的车都第一时间停在了堂屋门口。

    “快点,快点?!崩詈椭苯影押畏挤旁诹硕∈榔降某瞪?,不停的用衬衫的衣摆给何芳擦汗,然后脑袋伸出车窗对吴师傅道,“等我阿娘,你们一起。老丁,我们先走?!?br />
    不需要李和交代,丁世平已经把车速发挥到了极限。

    李和见何芳的汗珠子越来越多,拉开车窗,气里有股子尘土味儿,干燥的大地渴望雨雪的滋润。

    顺着盘山公路,一切的一切远远甩在后面,他的车往上飞升,心却一点点下沉。

    因为他已经听不见何芳的声音了。

    “媳妇,媳妇?!崩詈统遄哦∈榔酱蠛?,“快点??!你没吃饭??!”

    他直到摸到她的呼吸,才忍住没有放声大哭。

    她的脖子依然如天鹅般修长,小巧的耳廓从黑发中露出,好似松树林里雨后萌发的小蘑菇,娇嫩得不敢去触碰。

    可是此刻她却静静的闭着眼睛。

    车子终于到了医院门口,丁世平先冲进医院,喊了值班护士。

    李和把何芳抱进了病房。

    不一会儿,急诊的医生过来。

    医生刚放下听诊器,李和就急忙问,“医生,怎么样?”

    放下听诊器之后,才对李和道,“李先生,外面等着?!?br />
    李和被两个护士推出门外,大门也被关上。

    李和记得在走廊里乱窜,老四过来一把抓住他的手,“哥,你别乱晃啊,头晕知道不?”

    “你嫂子,她,她,昏了?!崩詈屯蝗患溆刑焖吕吹母芯?。

    老四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每次来医院检查,都是我陪她来的,报告我都看过,没啥问题?!?br />
    “可....怎么昏了呢?”李和抖着手,点着了烟。

    “供血不足,血压偏低,常见的事,你有常识没有了?”老四训完之后,赶忙把李和拉到椅子上,“坐一会吧,我才是医生,信我好吧?!?br />
    “对,对,俺怀你的时候,也是憋不过气?!蓖跤窭家哺诤竺娓胶?,然后现身说法。

    李和总感觉哪里不对,又慌忙问,“这不是早产吧?“

    老四一把把要站起来的哥哥按下,“这都40周了,算哪门子早产!”

    “那就好,那就好?!崩詈痛罂诖罂诘陌蜒坛橥?,刚要再点着一支,却发现已经被抽走了。

    “别抽了,一股味?!崩纤陌蜒讨苯尤搅俗约旱目诖?。

    等着大概又十几分钟,病房的门终于打开了。

    李和没敢上前,只是侧耳听着老四和医生说话。

    医生走后,老四过来对李和道,“让嫂子睡一会吧?!?br />
    不等李和回话,她已经带着老娘和老五进了病房。

    看着正在打着点滴,呼吸均匀的何芳,所有人都跟着松了一口气。

    李和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在那一刻,他才发现,他决然再也离不开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