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次聚会上,于德华等人的电话根本没歇停过,都是来电话拜年的,接的非常频繁。

    而李和放在丁世平手里的电话,从头至尾没有响过。

    他突然觉得,他可能是最清闲的那个,或者说是最没存在感的那个。

    在潘友林的通话中,不经意间听到了softbank的名字,等潘友林通完电话,李和就问,“日苯人的公司?”

    “是的,日苯的一家软件公司,成立的比较早,依靠Hadoson的垄断销售合同成为日苯软件流通领域的第一,其实早期主要是游戏软件。现在主要是美国网威、思科在日苯最大的代理商?!迸擞蚜植幌美詈臀裁椿峁刈⒄饷匆患倚」?。

    李和问,“他怎么会找你?你们应该没业务关系?!?br />
    他实在想不出为什么潘友林会和孙软银搭上交道。

    潘友林笑着道,“他是思科公司介绍过来的,思科也是我们投资的公司之一。众所周知,我们每年在硅谷的投资就有十几亿美金,在风投行业内,我们还是有名气的。他目前正在寻求融资,自然会找到我们,也向我们投了融资计划书。他的企图心很大,想到纳斯达克上市?!?br />
    李和问,“投了没有?”

    潘友林摇摇头,“软银的营业额是也就1亿多美金,按说并不少,可是依然缺乏核心产品,所谓的软件研发,并不值得看重。他们拥有的优势只在代理,目前基本已经垄断了70%的的日苯国内软件销售市场。不过具体,我还是要和他本人约谈之后,才能下结论?!?br />
    李和笑着道,“垄断已经是最大的优势,还要其它优势干嘛?不管什么行业,哪怕再不起眼的行业,能在十年间做到垄断的人,都是非常了不起的人?!?br />
    潘友林知道李和很少关注公司的具体业务,此刻他不得不好奇的问了一句,“李先生,你的意思是?”

    李和没有直接回答,只是问,“什么时候谈?”

    “约定的时间是下周,那时候我们刚好上班,他会亲自来香港?!迸擞蚜只故怯械悴唤?。

    李和笑着道,“他来的时候,我也去见见?!?br />
    “那我会带他来见你?!迸擞蚜止瞬坏镁?,快速的给出了回复,他太了解李和的身家了,起码在商界来说,没有值得李和去接待的人,这个日苯小个子就更不配了。

    于德华等人也是好奇这个日苯人,居然能引起李和的兴趣,要知道李和在生意上向来是能不管就不管的,更何况还去亲自接见客户,这简直是破天荒的记录。

    “那就带到石澳这边来吧,我这阶段没事会在南边钓钓鱼?!崩詈投运锶硪故敲皇裁闯绨葜?,只是对这个互联网界最大的赌徒比较好奇。

    他不可否认,孙软银是个了不起的人,从软银在1981年创立于以来,以资本投资和运作为主,并塑造了大量的成功风险投资案例。

    孙软银从开始涉足电信领域开始,再到互联网领域,在全球数十个领域朝4000多家企业洒下真金白银,一手打造出了一个庞大的资本财团。

    投资触角伸展至计算机软件、网络设备硬件、门户网站、金融证券、电信运营等数十个领域的全球4000多家企业,其中互联网公司就有1000家。

    从Facebook、Sprint到雅虎,从中国的当当、滴滴出行和阿里巴巴到印度的inmobi和Paytm,都留有这个人的传说。

    李和并不在意他在互联网的战绩,只是好奇他是怎么以以220亿美元抢购到Sprint的控股股权,以及是怎么样以230美金鲸吞ARM的。

    一个是世界闻名的美国的电信巨头,S美国第三大无线集团,在电信市场是可以与龙头企业Verizon和AT分庭抗礼的。

    而另一个是默默无闻的位于英国的全球最大的IP授权公司,非常低调的公司,普通消费者很难窥其真容。但在智能终端产业,ARM大名鼎鼎,是苹果、高通、联发科、飞思卡尔等世界级芯片巨头背后的IP核授权公司。

    孙软银收购之后,每一部手机芯片都是日苯人的了。

    当然,思密达也可以说是他们的。

    孙软银是韩裔。

    至于眼前吗,这两家公司还是属于小虾米。

    李和想着想着,突然笑了,笑的很开心,他差点把这两家公司给忘记了。

    “我会尽快安排的,李先生。李先生?”潘友林回完话,见李和没有反应,反而在独自发呆笑,不得不提醒一下。

    “哦,没事?!崩詈筒痪饧洳亮讼驴诮橇粝碌目谒?。

    潘友林继续道,“还有一件事向像你说一声,格尔哈德昨天跟我通电话了?!?br />
    “格尔哈德是谁?”李和一时想不起来这个名字。

    “达美航空的总经理?!迸擞蚜植坏貌辉俅翁嵝?。

    “哦,哦,原来是他们,另外一个叫什么别什么夫的?”李和差点忘记他名下还有一家航空公司,虽然只有三架接近淘汰的客机。

    “别列谢夫?!?br />
    “对,别列谢夫,毛子的名字都挺绕口,他们怎么了?”

    潘友林笑着道,“他们开通了莫斯科至乌克兰利沃夫的航线,正式运营已经有三个月,从目前来看,还是不错?!?br />
    李和点了一根烟,然后问,“亏了多少?”

    新运营的航空公司在客源不足的情况下最烧钱,不赔钱是不可能的。

    潘友林笑着道,“之前的1000万美金,在组建前期就已经花光,6月份的时候我又通过达美银行拨付了1000万,9月份又是200万。这次格尔哈德直接要求5000万,再购进二架旧的里-2、安24这种老式的苏式客机?!?br />
    李和问,“你觉得有盈利的可能吗?”

    “江保健是亲自去看过的,技师和飞行员大部分是空军退下来的,飞行安全可以保证,但是市场行销这一块,可能还缺个领导人,可江保健也说了,一年不破产就是赚?!迸擞蚜中ψ诺?,“我觉得航空市场大有可为,将来说不定可以开通莫斯科到香港甚至深圳的航线?!?br />
    “拨二个亿吧。至少也要买图-154、伊尔86?!崩詈捅慌擞蚜值淖詈笠痪浠按蚨?,要是在香港有自己的飞机,总是方便多的,“告诉他们,如果做得好,直接给他们换波音的大客机?!?br />
    他突然又想起来什么,对于德华道,“再帮我买一艘游艇,带船舱的,最好体型大点,易操控的?!?br />
    两艘快艇已经被李兆坤霸占了,他没了钓鱼工具,自然要重新买一艘,可是既然重新买,就要买好的,起码要有休息的船舱,海面上的日晒,他有时候也受不住。

    于德华刚要应好,喇叭全却突然抢话道,“这点小事不用麻烦于先生了,我去办就可以了?!?br />
    于德华话道,“那就交给你了?!?br />
    “于先生,李先生,你们放心,明天一定把船送过来?!崩热丫底韵露ň鲂?,如果游艇公司需要预定,他就把自己的新游艇送过来。

    虽然电影公司没赚到钱,但是得益于李和给他的建议,他却是在A货上大赚特赚,从于德华的厂子里拿回来高仿的名牌衣服、皮包,通过与各个大小社团合作,充斥着香港许多繁华档口,他不仅有钱赚,手下的小弟也有工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