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夜饭吃完,天还没黑,李览却是已经等着放烟火了。

    李和无聊的打开电视,春晚已经开播,令他惊讶的是居然看到了和美电器的广告,无疑是今年的标王,这个他是不曾听任何人汇报过的。

    他看的无聊,把??仄鞫死衔?,自己出门溜达。

    不用说,丁世平是跟在后面的。

    海滩上的大白鹅勾着脖子,见到李和就要给过来咬。

    大黄却是一下子冲进鹅群,把它们给撵的老远。

    李和问,“你和老万他们要不年后回去看看,我这里也没什么大事?!?br />
    丁世平道,“我跟张兵他们商量好了,年后轮流回家,这个你不用操心,我们自己会安排?!?br />
    “孩子年后安排过来了?”

    丁世平道,“黄炳新已经帮我办好手续,有时间我还得请他吃个饭,好好谢谢?!?br />
    当然,事实上他也清楚,要不是他和李和亲近,黄炳新不会这么帮忙的,完全是看李和的面子。

    李和笑着道,“我这地方大,孩子过来,住我这里也行?!?br />
    丁世平摆摆手,“我跟李爱军去做邻居去,那边渔村的房子便宜,这几天已经留意了,准备买个小的,十几万块钱的事情?!?br />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彼低?,李和已经脱了衣服,准备下水??墒茄刈藕L?,走了几百米,也没找到干净地方,这一片算是被那几百只鸭子给祸害完了,不是鸭屎就是鹅屎,水都是浑浊的很,上面还飘着羽毛。

    这些都是王玉兰当做宝贝养的,每天的大部分时间,除了花在孩子身上,就是这些牲口了,每天不但要喂食、换水、还要捡散在海滩上的鸭蛋。

    她是乐意把牲口放养在这里的,这样可以省下不少粮食,要是遇到退潮,鱼虾多,一整天都不需要喂。

    这些全天侯放养的牲口,有事没事就在海滩上溜达溜达,看看海景,晒晒阳光,饿了吃吃小鱼小虾,甚至一些贝类,都能被啄开,倦了累了就到旁边的小树林里休息,喝几口水槽的淡水,完全是把这里当做天堂。

    丁世平道,“要不明天我给围起来?”

    “不用?!崩詈筒幌朐谡獾闶虑樯细夏镞脒?,只是道,“下次我娘要让你帮着买鸭子,你就别再买麻鸭,买那种番鸭就行?”

    “什么番鸭?”丁世平没听过。

    李和解释道,“就是咱们老家说的那种洋鸭,红嘴巴的?!?br />
    番鸭同麻鸭差不多,都有一定的耐盐度,可绝对没有麻鸭这么会闹腾,一般情况下都是安安静静的。

    而且再翻过一个山头,就是公共沙滩和一大片的豪宅,要是走海面直线,就是二里地的事情,鸭子要是跑过去,就不好玩了。他倒是想过买一座私人海岛,然后随便折腾,可是在这香港基本很难实现,至于东南亚地区,他又嫌弃太远。

    丁世平点点头,“这个我知道了?!?br />
    李和只能去木栈桥那边,可是木栈桥上面也蹲满了鸭子,他只能走到底端,然后噗通一下下水。

    李和还没游多长时间,丁世平就朝着他开始喊了。

    丁世平举起手里的手提电话,喊道,“于德华、沈道如他们来了,说给你拜年?!?br />
    李和一个猛子窜到木栈桥边,双手撑在木头上,问,“每年不都是初一来吗?”

    丁世平笑着道,“你家老头老太都在呢,估计是按礼来?!?br />
    李和笑着道,“让他们把炉架子都搬过来,再架个火堆,弄几箱啤酒来,咱们搞个海滩烧烤?!?br />
    “那我去喊他们?!倍∈榔骄吨弊吡?。

    李和继续在海里游得畅快,逐渐感觉到嘴巴涩了,岸上的篝火也亮了之后,他才游上岸。

    潘友林一手拿着罐啤酒,一手拿着毛巾递给李和,“李先生,恭喜发财。你的水性不错?!?br />
    “新年发财?!崩詈筒粮删煌贩?,笑着回道,“反正就是狗刨,从小就是这样游的,想学都改不了了。最近不忙吧?”

    潘友林笑着道,“托你的福,还成。江保健先生已经回内地了,他说年后会来看看你?!?br />
    “成?!崩詈筒缓酶嗪?,过去跟于德华、沈道如、黄炳新等人都招呼了一声。

    因为都是拖家带口来的,一下子来了二十多号人。

    丁世平把家里的小椅子搬完了,也就才十几把。

    李和笑着道,“椅子给女士?!?br />
    他又拿啤酒给每个人分了一罐子,“喝几口?!?br />
    李兆坤做烧烤师傅,得益于经常性的烧烤,他已经熟练的掌握了烧烤手艺,味道还很不错。

    鱿鱼、墨鱼仔、活虾、大闸蟹、鲜贝、鲍鱼等等,应有尽有,不过大部分都是从附近的渔村买回来的,少数的生蚝贝类和大龙虾是钓回来的。

    而王玉兰呢,随着她哦喽哦喽着,成群成群的鸭子和大鹅已经被她换上了岸。

    它们整齐而有次序,老老实实的跟在王玉兰的身后,没一只肯掉队的。

    除了于德华和沈道如已经见怪不怪,其他人都是看呆了,特别是跟着过来的家属,像黄炳新和潘友林家的,更是第一次来,她们这几年随着自家男人水涨船高,各种灯红酒绿,各种豪华的宴会都有参加,豪门巨富自然是没有少见,可是眼前的豪门,已经打破了她们的认知。

    要不是来之前家里的老公左右交代不得乱说话,她们就差点忍不住笑了。

    再重新看一眼身后的大宅,水面上豪华的快艇,门口的豪华轿车,以及他们老公满脸堆出来的笑脸,她们才能肯定,这是真正的土豪之家。

    李和一个劲的劝大家多喝酒,没有和他们谈工作上的事情。

    只有于德华趁机埋汰了一下喇叭全,“你那电影公司还在亏钱?不行就关掉,真留着过年啊?!?br />
    “晓得了,于先生?!崩热吕詈?,但是更怕于德华。李和要是生气,不会怎么的他,但是要是惹毛了于德华,那就不好了,于德华是真小人,从来不留隔夜仇。

    而且这些年,于德华的声势越发大,与港督、议员、警司都是谈笑风生。喇叭全是决然惹不起的。

    所以哪怕现在他已经不需要依靠于德华,可是依然不敢惹,照样子恭恭敬敬。

    不提这茬子还好,一提这个,李和都忍不住跟着叹气,要钱有钱,要人有人的电影公司,居然不赚钱!

    “你什么想法?拍电影你不行,那咱转战院线?”

    他也不懂电影,要不然他就亲自上了。

    喇叭全慌忙摇头,“于先生,做院线更难,更何况现在香港地理位置上佳的影院,基本都已经被亚洲影业、新艺城和嘉禾三大院线拉入旗下。何况,香港影业的发行权都在这三家手里,我们没片库,建起来也没用。而且现在录像带那么畅销,既然可以舒舒服服的坐在家中看电影,其实没几个人愿意进电影院看电影的。新院线即使组建起来,也没钱赚?!?br />
    “那你现在是什么意思?”李和很清楚,喇叭全这个人一点都不糊涂,甚至算的精明,要不然早就在社团林立的香港被人砍死了。电影公司做不起来,不是因为喇叭全有多笨,而是隔行如隔山,在影业竞争激烈的香港想活下去,简直是很难的。

    电影行业从导演到制片人、再到演员不乏有功成名就、星光闪耀的,但是更多的是默默无闻,或者混个温饱,或者扑街到死。

    于德华冷哼一声道,“要是不聪明,林百欣那老头子也不会让他掌管家业?!?br />
    他一个拍咸湿片的,能撑到现在已经是不容易。

    喇叭全见大家的目光都盯在自己身上,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道,“我全听李先生的?!?br />
    李和气的白了他一眼,“我要是懂,我还能用得上你?”

    大家哈哈大笑,刚才紧张的气氛,突然没了。

    潘友林突然开腔对喇叭全道,“齐先生,其实我有个建议?!?br />
    “潘总,你尽管说,洗耳恭听?!崩热永疵坏霉饷创蟮淖鹬?,一般人就直喊他喇叭全,从来就没人称呼过他的姓!

    还这么规矩的称呼‘齐先生’。

    他高兴的很。

    潘友林笑着道,“你可以让黄总给你贷款,收购一家资历雄厚的电影公司??上Ш榻鸨Φ牡卤Φ缬耙丫赝?,要不然你可以收购他们。现在吗,其实有东方电影,老板是黄百鸣,据说这阶段资金困难。当然,你也可以找人加盟,杜琪峰和韦家辉、还有那个叫什么庄澄,都在找投资人,准备开新的电影公司,也找我们交过方案,不过我对电影市场不懂,已经拒绝了。他们转而去找了林建岳,他倒是比较有兴趣?!?br />
    “林建岳?”于德华皱皱眉头,然后问,“林百欣二儿子?”

    林百欣是香港十大豪门之一,旗下的丽新制衣,早就跟于德华产生了不止一次冲突。

    潘友林点点头,“是的,酒会上说过几句话,很聪明的一个人?!?br />
    于德华冷哼一声道,“要是不聪明,林百欣那老头子也不会选他出来掌家业。喇叭全,我告诉你,千万不能输给他,他看上的人,你想办法给我挖过来?!?br />
    黄炳新看了一眼李和,见他是默认了,才爽气的笑着道,“我贷给你三个亿?!?br />
    喇叭全高兴的站起来举起杯子道,“谢谢黄先生,我敬你一杯?!?br />
    之后,大家又谈起了香港的一些花边新闻,无非是哪个港姐漂亮,哪个明星容易上手。

    李和没兴趣听,只是单独把何芳拉过来,“每个孩子包个大包?!?br />
    来的小孩子也不少。

    “不需要你交代,已经包过了,每个三万?!崩罾烂磕甓寄苁盏胶眉甘虻暮彀?,从礼尚往来来说,何芳再心疼钱,都不会小气。

    其实又不禁叹口气,何龙的两个孩子,她每年也才包一百块钱。

    给外人却包了这么大的包。

    李兆坤把烟花搬了出来,要是再不放,李览缠着他没完。

    在把整个天空都遮蔽掉的璀璨烟花里,迎来了1993年的猴年。

    历史的河流继续向前,奔腾不息。

    活在当下,这是一个坚硬无比的现实世界,充满残忍和野蛮的竞争。

    ps:骂归骂,票不能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