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女回来,王玉兰晚上杀了一只老母鸡。来到香港之后,她已经不满足于家里的院子,这一片的小树林里都被她开了荒,种上菜了,而且还发展了养殖业,到处都是鸡鸭鹅在乱跑。

    海面上不时的还能看见一长串的大白鹅。

    她很满意于香港的天气,日晒好,雨水多,四季不是那么分明,随地撒下一把种子,都好成活,这令她非常有成就感。而且冬季,让她感觉不到冬季的感觉,做什么事都很利索。

    但是,要问她哪里好,她还是会说老家好。

    那里有她积攒了一辈子的家业,至于老家有什么家业,她也说不上来,无非是几间屋子,一大堆的牲口和家里的那点自留地。

    为了保留她这点单纯的快乐,李和已经指示吴师傅帮着给环境署交了十几万的罚单。

    哪怕王玉兰把山头给平了,李和也不会管,平就平吧,他不差那点???,当然他是肯定不会让王玉兰知道的。

    老母鸡炖的很香,可是老四也没吃几口,没精打采的打了招呼后,就上楼去了。

    李和也紧身跟着上去了,刚准备进屋,门却啪嗒关上了,鼻梁差点被撞上。

    “喂,什么意思啊?!?br />
    “哥,我很心烦的,让我静静的好不好!”老四没有开门的意思。

    李和道,“你确定没事?”

    他不放心老四,这丫头平常都是很稳重的,也基本上没什么脾气,现在怎么会这么浮躁。

    “没事!”老四很肯定的回道。

    晚上睡觉的时候,何芳对李和道,“你越是关注她,她压力越大,就别问她了?!?br />
    李和道,“去英国也不差,她有点小题大做了吧?!?br />
    何芳笑着道,“你以为她是你啊,胸无大志的,她一直就是要强性子,做啥都要成功。何况Ballio的专业是药理学,她的兴趣是哈佛的病理学,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再说,之前这么多人面前夸口说要去美国的,现在这样子,当然觉得丢脸,不乐意了?!?br />
    “哎,随便她吧?!崩詈途龆ú还?,她搞不清楚一个丫头片子怎么能忍受福尔马林刺鼻的味道,然后有胆量穿梭于各式各样的人体骨骼和组织标本之间,而且从哪里来的那么大兴趣,愿意在挤满学生的图书馆里,捧着一斤来重、砖头般的专业书籍,埋头苦读。

    医科是个吃苦的专业,一般人肯定接受不了医学生的生活状态。

    高淘汰率,长学制,五到八年的长途马拉松,能不能拿到医师执照还是看运气,世界医学生一般苦,都是这么熬过来的。

    接近年关,寿山还是没有回去,反而兴冲冲的带着新计划来跟李和商量。

    说完之后,兴奋的道,“我要在花都扎根!我要投三个亿!”

    “住宿酒店?三个亿够做什么?”李和给了他一根烟,笑着道,“广洲的涉外宾馆都有200多家,大小旅馆更是不计其数,大多是80年代初期扎根的,客源丰厚,而且从管理到资金都很强。想在那里立足可不容易?!?br />
    广洲的高端酒店业基本被四大天王垄断,东方宾馆、白天鹅宾馆、中国大酒店、五星级花园大酒店,都是投资过五亿的项目,三亿还真不够看。

    如果只是在深圳开个以餐饮为主题附带住宿的酒店,他是不介意的,所以当初深圳、浦江的四海酒店计划,他没去阻拦。但是在广洲,做以住宿为主的酒店,真不是一般人玩的转的,而且还要扎根,更是难上加难。

    虽然京城同样竞争激烈,可是那里毕竟是寿山的大本营,他经营的早,关系人脉都比较深厚,而且他是以餐饮为主,餐饮和住宿完全是两码事。

    可广洲毕竟是中国酒店业最成熟的地方,从1979年东方宾馆引进外资改造开始,广洲的酒店就一直在沿着这条路走,文化假日酒店是新加坡的资金,华夏大酒店是澳门的资金,华美大凯旋是美国的资金,无疑都是背景强大的外资。

    像白天鹅宾馆、假日连锁这些酒店都跻身于国际酒店组织,建立起电脑预定中心,参加电脑订房网络,客源的流向都是掌握在手里的。

    单纯的拼钱,李和不怕,可是服务业不是拼资金这么简单的事。

    寿山着急道,“你说的这些我都懂,可我这次不是白来的,我都瞧了个遍。广洲的客房出租率,你知道是多少吗?72%!也就比杭洲低那么一点点!你知道每年经香港入境的人数有多少吗?快300万了!而且每年来广洲捞财的,也有好几百万!你总说看长远,那么咱就往长远看,你说这以后人是不是越来越多?广洲那么百十家宾馆够什么!你是不是说过将来广洲肯定超香港?你看看香港,是不是隔个百十米就有个旅馆?那广洲现在那么点宾馆哪里够看?”

    他这些话也是有感而发,他做餐饮已经有十年间,从来没想到这十年间的社会形势会变得这么快,也从来没有想过他的四海酒店会变成全国连锁。

    所以他现在胆子都比李和大了,学会了赶超先机。

    “想法不错,可你做高档酒店的话,三个亿是差劲了?!崩詈兔幌氲绞偕交嵊盟倒幕袄椿鼗魉?。

    寿山疑惑的道,“我什么时候说过一定要做高档酒店了?既然有人肯花钱在香格里拉一顿饭花个几千块,那就肯定有人愿意花几块钱吃路边摊。这做住宿也是一个道理,我准备用这三个亿在广洲最好的地段开上三十几家有六十几间客房的便宜旅馆,稳钻不赔的生意?!?br />
    “那就是经济型的连锁酒店了?”李和一琢磨,倒是真的可行,不禁多看了寿山两眼,想不到会有这样的脑子。

    “经济型酒店?”寿山一拍手,“嘿,这个词不错,对,就叫经济型酒店?!?br />
    李和笑着道,“那既然准备干了,那就别再来我了,干吧?!?br />
    至于连锁的管理模式,根本就不需要他交代,寿山已经总结出自己的套路了,他要是说了,反而是献丑。

    “那成,我先回去过年,闺女一天一个电话催。年后我再来?!笔偕礁吒咝诵说淖吡?。

    在年三十这一天,李兆坤依依不舍的收了游艇生意的摊子,很是阔气大方的给了张老头一千块钱,然后破天荒的给王玉兰买了一个金链子。

    王玉兰激动的不知如何是好,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正式的收到她男人的礼物,以前给的不是头绳就是雪花膏,可从来没给过这么贵重的东西。

    也是李兆坤运气,自从存款被王玉兰收走,卖酒又失败之后,他一直无事可做,儿子给的一万块钱他又舍不得用。没事只得拉着张老头和大黄,组成基友队伍,每天不是抓鱼摸虾,就是海边烧烤,这日子无聊的有点透顶,一度想着回老家算了,反正小儿子和大闺女还在老家,回去后不怕没人管没人问,照样小日子过着,小酒眯着,但是绝对不会像在这里一样糟心。

    他偶然看着儿子、闺女开游艇挺好玩,就央着小闺女学会了开游艇,这一会不要紧,他便多了许多去处。

    一日和张老头等人开到一处沙滩上,有过来游玩的人,看着两个人和一条狗,还有旁边的一艘快艇,只是好奇的问租不租。

    这不是废话吗!

    这么来钱的事情,李兆坤没有不乐意的理由!

    100块一个小时!

    要是一天干上十个小时就是一千块??!

    绝对是大生意!

    至于人家能不能把快艇送还回来!油钱够不够!他是完全没有考虑到的。

    不过最后人家是把游艇送回来了,不过油箱却是空了。

    只能用备用柴油加满,然后回家。

    回到家,他决定继续做这个生意,可是家里没多少柴油,于是带着司机吴师傅去买柴油。

    可是买完之后这令李兆坤意识到,他这个生意做亏了!

    快艇油箱加满,至少要500块!重柴比普通柴油贵一倍呢!

    而且这500块不够快艇烧一个小时!

    但是生意还得做,他就在游客多的地方,天天等着机会。不过价格确是不一样了,变成了500港币半小时。

    但是依然有人愿意租的。

    他负责收钱,张老头负责用粤语讲价,两个人搭配的天衣无缝。

    生意稳定下来以后,他每天都有上千港币的进账。

    这几个月下来,他已经赚的不少,但是离扩大业务,还差着一截。因此此刻他向儿子建议,再添够几艘快艇,赚了钱对半分。

    “最近生意忙,钱周转困难,以后再说吧?!崩詈秃敛挥淘サ木芫?,他没跟李兆坤说,喇叭全为了给他办快艇的营运证,已经花了四百多万。

    另一方面,他亲爹前科太多,还没有取得他百分之一的信任。他的要求很简单,只要能守着他老娘就好。他才不会让李兆坤乱折腾。

    李兆坤被儿子拒绝,倒是没有太大失望,反正每天千把块进账,已经使他很满足了。

    在年夜饭上,他依然给李览和两个闺女,每人包了500块的大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