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包小包的到柜台处结账,李和一摸口袋,一毛钱没装。

    李隆不待李和开口就已经掏出钱包,把钱给付清。

    师专的位置算不得坏,可是路面的情况就不怎么好,都是弹石路面,加上下雪,摩托车骑在上面并不稳当。何招娣的房子在一圈住宅周围算不得出众,只是和李隆及其刘老四家的一样,胜在面积大。

    一个女孩子正在门口生炉子,炉子的封口正对着风向,炉子上的火头扑哧扑哧往上窜。

    她慌忙的拿起火钳子把煤球放进了炉子内,烟立马腾了起来。

    刚听见摩托车的喇叭声,就赶紧的抬起头,然后热情的招呼道,“李隆,进来坐?!?br />
    “这个是来弟是吧?”李和从摩托车后面下来,见这个女孩子和招娣差不多的面相,也能猜出来。他常年在外,年龄跟他相差四五岁的,他只能说面熟,但是不一定能叫出名字。

    “二哥,你回来了啊?!崩詈屯ǔ6际谴蠹铱谥械哪歉觥鹑思业暮⒆印?,一直都是一些父母拿来跟自己家孩子做对比的榜样。来弟当然是认识他的,”进屋坐吧?!?br />
    李隆问,“刘老四来了没有?”

    来弟道,“来了,在院子里帮我劈材呢?!?br />
    李和问,“这天冷,怎么把炉子灭了?”

    来弟说,“煤球买假了,要是平常怎么都能封到早晨的,结果到早上就灭了?!?br />
    李和笑笑,跟着李隆进了屋。

    不光刘老四在,吴驼子和桑老太带着吴悠也在。

    李和笑着道,“都在呢?”

    桑老太道,“这坐月子可不能马虎,女人一辈子呢。来弟自己还是个丫头,有些事肯定不懂。俺就把驼子拱过来,给帮帮忙?!?br />
    “辛苦,辛苦?!崩詈妥匀挥幸还筛屑?。

    吴驼子戳戳吴悠,“咋又不知道喊人了?”

    吴悠笑嘻嘻的喊,“二叔?!?br />
    “哟,小闺女长的真快?!崩詈陀檬指然铝松砀?,“这都到我腰了?!?br />
    吴驼子乐呵呵的道,“翻过年就6岁,准备给送到学?;旎烊兆??!?br />
    李和道,“6岁可以,念书没问题?!?br />
    他不时的往里面屋张望,寄希望于能看到招娣,可是屋里的门是关着的,就想着找个由头,进去看看。

    可是吴驼子拉住他不放,看到吴悠跟着桑老太进厨房去了,才低声道,“大龙媳妇经常堵着她,你说这以后....”

    “美死他们吧,马家以后要是敢来闹,我拿扁担帮你打回去?!崩吹芴嶙怕咏?,顺口接了话。

    李和皱着眉头问,“肯定是马家的?”

    刘老四道,“这个是不会错的,你是没看过大龙媳妇,跟吴悠站一起,人家不用想都知道是娘俩?!?br />
    “那俺也不能给她,谁让她当初扔的?”吴驼子不高兴刘老四提‘娘俩’这个词。

    李和问,“马家有说要要回去?”

    吴驼子道,“倒是没说过这个话,可大龙媳妇三番五次的往这边溜是个什么意思?今天给吴悠一个苹果,明天给个麻花,全让俺给扔了?!?br />
    他正愁着这个,孩子五六岁,正是贪玩的年龄,不可能每天把孩子栓在身上,不让孩子出去玩吧?可是这孩子一出去玩,马家的女人就会趁着他不在,想办法过去和吴悠说话。

    刘老四道,“驼子,听我的,你这多想了。马家已经三个孩子,就是你给送回去,马家敢要吗?前几天,我还看见她家那么个大姑娘,这么鬼冷的天穿着双破单鞋,在公社卖鸡蛋、鹅肠呢,冻得脸都紫。按我说,他们顶多是想看看孩子多个念想?!?br />
    李和拍拍驼子肩膀,“与其挂在心里,还不如去摊开,看看这马家到底是什么想法?!?br />
    吴驼子摇摇头,“马家我不怕,他们要不回俺闺女。就是怕啊,这孩子大后会怎么着,你们知道的,这可是一把屎一把尿扯大的?!?br />
    他说这话的时候都快要哭了。

    李和道,“你养吴悠是图她给你养老?”

    吴驼子道,“那是不能,俺能吃多少?哪里需要她去养,要是真的病不行,家里一趟,衣服自己穿上,就那么回事。眼睛一闭,再麻烦你们把俺往地里一埋,不就齐活嘛?!?br />
    李和笑着道,“那不就得,咱做事无愧于心,孩子总归会长大,长大后随她自己选择。即使她真选择去认亲爹妈,那也是她自己选择,咱们也都能理解,谁人能轻易割舍亲生父母了?”

    “你说的轻松?!蔽馔兆蛹峋霾恍欧詈驼饣?。

    突然,孩子响亮的啼哭声从里屋出来。

    李和一阵揪心,假装笑道,“你们先聊,我还没进屋看看呢?!?br />
    李和深吸一口气,终于推开屋门。

    招娣坐在床上正笑盈盈的抱着孩子。

    “二和,关上门,别进风?!蔽馔兆犹嵝颜驹诿趴诜⒋舻睦詈?。

    “中?!崩詈退呈职衙殴厣?,看着在眼前的娘俩,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

    何招娣看到李和,先是愣了愣,随即大笑道,“傻愣着干嘛,过来坐。我就不站起来了,那边有椅子,你搬过来坐?!?br />
    李和没找椅子,直接坐在床边,挨着这娘俩。

    “还好吧?!彼冒肷尾耪页稣庖痪浠?。

    何招娣一边哄着孩子一边道,“他啊,挺乖的,不怎么闹腾,只有换尿片的时候才哼唧几句?!?br />
    她说着还朝着孩子粉嘟嘟的小脸上亲了一口。

    孩子全身的皮肤已经完全展开,白嫩透泽。

    李和低着头道,“对不起?!?br />
    何招娣疑惑的道,“你对不起我什么?少往自己身上揽事,跟你没一毛钱关系,孩子是我的?!?br />
    “可是,我有责任?!崩詈筒换岣愦?,这妥妥的他亲生儿子。

    何招娣道,“李二和,你搞清楚,他姓何?!?br />
    “我知道?!?br />
    何招娣又突然道,“你说叫何大力怎么样?行船要力气?!?br />
    李和道,“他要读书的?!?br />
    何招娣道,“不是每个人都能读大学的,他要是考不上大学,我还能打死他吗?行船简单,只要能吃苦就行,我儿子肯定能吃苦的?!?br />
    “要不换个名字吧?”李和努力争取命名权,何大力这个名字出去,他都不好意思说是他儿子,“何舟怎么样?‘舟’就是船的意思?!?br />
    “谢谢,那就叫何舟,小名就叫大力?!?br />
    李和欣慰的道,“那中?!?br />
    她突然道,“二和,你出去吧,我想睡会?!?br />
    李和看着眨巴着眼睛的孩子道,“我想抱抱他,可以吗?”

    “那你轻着点抱?!彼碜油弦屏艘?,把孩子送到了李和的手里。

    李和小心翼翼的接过,努力的抱着,仿佛这是世界最珍贵的所在。他静静地看着,抬起手轻轻地抚过孩子的头顶,纵使孩子不能喊他一句爸爸,他的心都被融化了。

    李和轻轻的晃着孩子,嘴里不时的哼上几句。

    她道,“估计要睡觉,你放下来吧?!?br />
    李和依依不舍的放下孩子,然后咬牙道,“你放心吧,以后孩子我都会安排好的?!?br />
    既然是他的儿子,他随便割下一刀肉,也够给孩子一辈子了。

    她笑着摇摇头,“他是男人,男人得自己挣家业,得比你出息才行。我儿子,肯定看不上你那点?!?br />
    然后又对着孩子道,“对吧,儿子?”

    好像孩子能听懂似得。

    “对,肯定比老子有出息?!崩詈托Φ暮芸?,每一个父亲都是盼着儿子超越自己,比自己出息的。而父亲也通常把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

    她说,”你有事就去忙你的吧,孩子我能照顾好?!?br />
    李和还要说话,门已经被推开。

    来弟伸出头道,“二哥,吃饭吧?!?br />
    招娣道,“二和,你去吃吧,我刚好歪一会儿?!?br />
    来弟道,“姐,你不知道,二哥带了好多孩子的东西?!?br />
    “应该的?!崩詈托ψ磐顺隽宋葑?,顺手关上门。

    招娣透过越来越窄的门缝看着李和的背影,然后脸贴着孩子,眼泪从眼睛里直滚下来,咽着喉咙。

    李和心不在焉的在这里吃了一顿饭,直到下晚才走。

    他不好天天去看招娣,只是隔了两天带着刘老四一起去看招娣。

    可是招娣在睡觉。

    接连几次,都是这种情况,李和都没有了再和她单独说话的机会。

    他晓得她这是故意躲着他的,可是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在他离开的前一晚,他再次来到了何家的门口,他临走之前必须和她再说上几句话才甘心。

    可是呢,他大老远就看见了坐在门口嗑瓜子的赵春芳,她的小儿子正在一旁抱着红薯啃,满脸都是。

    李和犹豫一下,最后还是没有进去,失望的走了。

    回到香港的时候,离春节也没几天了,全家人都在忙着过年。

    何芳看李和自从从老家回来后就闷闷不乐,问,“出什么事了?和我说说?”

    “没事?!崩詈托ψ庞Ω?。

    何芳道,“下午老四回来,你去接?”

    “好?!崩詈偷阃反鹩?。

    “老四拿到了Oxford的申请,你说要不要庆祝一下,给她送个礼物?”

    李和道,“不是非哈佛不去吗?”

    何芳笑着道,“反正已经确定是Oxford了,回来你具体问她吧,不过你少说两句,电话里听那语气是有点不高兴?!?br />
    老四是拖着两个行李箱,垂头丧气回来的,见到李和的时候,差点哭了。

    “出息?!崩詈湍幽铀?,“多大个事,要是真想进哈佛,找你哥啊,别说哈佛,哭佛都没问题?!?br />
    他不再多问,不过他说的是真的,只要舍得捐钱,就没有进不了的学校。

    老四不知道是哭还是笑,打开他的手,“讨厌!人家不是孩子了!”

    “行了,回家?!闭馐抢詈偷谝淮渭纤纳饷创蟮钠?。

    看来受伤很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