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吃饭的时候,刘老四一直不停的劝着喝酒,生怕李和一个不小心就要当场教训李隆,要不然他可就里外没法做人,怎么样都要落一个嘴碎的名声。

    何况,这以后更没法和李隆处。

    不过,自始至终,李和都没说,只是和几个人聊了一些家里的事情。

    这样,刘老四才松了一口气。

    李和大概是心里藏着心思,总归想喝点闷酒,不需要刘老四和李隆举杯子,他一个人一杯接一杯,一斤白酒就那样下去了。

    睡觉的时候,从炉子上提了一壶热水,自己泡脚去了。喝的再多,他也没糊涂到让弟媳去给他打洗脚水。

    洗完脚,在一间早就铺好的侧卧里,麻溜的睡去。

    一起早,见李隆要去废品站,就提议一起去看看。

    李隆道,“我就去对对帐,一会就回来?!?br />
    他的规模做大以后,和刘老四一样,废品站里面都雇了四个人,专门做垃圾分拣,打包,每天都不一定需要亲自去,只要管好账目和省城来往调度运输就可以。

    废塑料、废铜、废铁、都有不同的回收厂家,这些厂家都是必须亲自联系和调度的,他和刘老四两个人都没傻到把客户资源交给别人的道理。

    李和没搭理他,直接上了摩托车后座,催促道,“主要是为了顺路买点东西,晚点去何家看看?!?br />
    “那坐好了?!崩盥∠胂?,还真是这么回事,昨晚几个人已经商量好要去何家的。

    “骑慢点?!背底右幌伦哟艹鋈?,把李和吓了一跳,“路滑,稳当点?!?br />
    离多远,李和就闻着了废品站出来的那股异味,这还是冬季呢。

    这个附近的荒地都被李隆给租了,整个一大片,看起来像突兀的小山,杂乱的废品堆积在铺满煤渣灰的地面上。

    废品站单从分类来说就非常的广,有专门的废铁站,有色金属站,废纸站,废旧塑料站,或者家用电器站。

    但是李隆这里,倒是什么都齐全,废纸、塑料、铁块,乱七八糟的都有。

    李和里外转了一圈,没有特意往右边拐角那边去,只是很随意的把雨布掀开,这里看看,那里敲敲。

    倒是很稀罕的发现了一台旧电视机,这年头,可没人会舍得扔家电,即使有坏的,也会修理一下,转成二手。

    他对李隆道,“以后遇到冰箱、洗衣机这类东西,都要拆开卖,拆了卖才有钱赚?!?br />
    李隆笑李和不懂行,“这种东西一百年都遇不到几台,还拆什么拆,有人送,也就顺手收,多攒上几台,找人去修理下,当二手卖?!?br />
    “我是说以后?!庇貌簧霞改?,随着经济的大发展,家电自然面临大淘汰,那才是废品行业的真正保利所在,里面的零部件要是拆开卖,就值钱太多了。

    哪怕家电不懂,就是最不起眼的废塑料瓶都能大赚,一个废旧矿泉水瓶利润确实不高,也就几分钱,但是这个量大,一年净赚十几万元并不新鲜,要是规模大的,一年净赚几百万,简直跟玩似得。

    李和只是给李隆提个醒,真正赚钱不赚钱,他不甚在意。

    最终他还是走到了右边的拐角,不经意的掀开上面的雨布,正如刘老四所说,铜包线缆、铁轨、窨井盖这些都有,甚至还有变压器,整个拐角堆的满满当当。

    “这些哪来的?”李和还是忍不住问上了。

    李隆毫不在意的道,“收来的呗?!?br />
    “收来的?”李和还是憋住了性子,要是搁李隆十五六岁那会,他大耳刮子早就上去了,“你知不知道你在销赃?”

    窨井盖不翼而飞;

    停放在家门口的三轮车、自行车一觉醒来不知去向;

    电力、通讯设施频频被盗……

    这些井盖、车子、电线、电缆都上哪儿去了?

    都被勤快的劳动人民给搬走啦!

    搬到哪里去啦?

    当然是废品站。

    废铜都在五块多钱一斤,当然值得许多人铤而走险了!

    李隆见李和脸色不对,稍微犹豫了一下,才道,“哥,就是收个废品,别说的那么吓人?!?br />
    李和叹气道,“不懂法是吧?要不要我给你普及下?窝藏、转移、收购,够叛你三年的!谁给你的胆子,让你这么干的?”

    李隆壮着胆子道,“没你说的那么严重,能有多大个事,这附近又不止我一家收,有的做了十几年,不都好好的嘛。再说,派出所都我朋友,没事的,你别操心?!?br />
    他是快三十岁的人了,哪里还能这么被人戳脸,亲哥都不行。

    “要是还拿我当你哥,赶紧的给我处理了,以后也不准再收。我是你哥,我还能害你?”李和已经好长时间没和人这么耐心的说过话了,这要不是他亲兄弟,他就直接用脚踹了?!霸偎?,你做这些,还不是为了一点钱?你要是真缺钱用,我立马就能拿钱给你。行不行?”

    “行了,你坐会吧?!崩盥』匚?,喊出一个工人,拿出账本,两个人开始对账。

    对完账,对着几个工人指着拐角那堆,然后几个工人就开始忙了起来,都开始收拾打包,压捆。

    李和这才知道李隆终究是听了进去。

    要是真的听不进劝,在他打不得骂不得的情况下,只能砸钱断了李隆废品站的路子,让李隆安心守着钱当土财主去。

    兄弟俩,一起骑车去了县百货公司。

    如今的县百货公司已经不是原来的县百货公司,已经改姓边了,彻底的成了私人的。

    边梅过来把李和迎进了办公室,给他泡了一杯茶,笑着道,“李二和,不错吗,这是回来过春节的?”

    要是别人她不会这么问,可是她知道,李和的父母、老婆孩子都没带回来,回来过节的可能性不大。

    李和笑着道,“看情况吧,你这里生意不错???”

    “凑合吧。借了一屁股债盘过来的?!北呙芬恢咐盥?,“不信你问你兄弟,他还是我债主呢,还欠着他二十多万呢,哎,这压力可真大?!?br />
    李和笑着道,“我可不是来听你哭穷的?!?br />
    边梅笑盈盈的道,“我听大壮还有刘老四他们说你在深圳搞什么地产,有没有合适的工程介绍介绍,立马就能拉出一铺子人,指哪打哪!”

    李和笑着道,“手头是有几个工程,有大有小,你是接大的还是小的?”

    边梅道,“得,瞧不起我,姐要做事肯定是做大的,你说吧,什么工程?!?br />
    李和清了清嗓子道,“大的有几个,一是给喜马拉雅山安装个电梯,二是给太平洋做个护栏,三是给大西洋装个顶棚,你接哪个?”

    边梅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气的捶了李和一拳,“好啊,我跟你认真的,你居然敢开玩笑!”

    “哎,饶命!饶命!”李和侧着身子躲了一下,才笑着道,“认真的,年后我兄弟送孩子去深圳,有机会你跟他一起去,我给你介绍人,不差活?!?br />
    李沛他们开学后,李和准备让李隆送过去,他不打算再亲自回来接。

    “没骗我?”边梅不信。

    李和道,“哪敢骗你,这次肯定认真的?!?br />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肯定能拉起一铺子人,这你信不信?”

    “必须信??!”本地是全国最大的五个民工来源地之一,最不差的就是人。所以李和一点也不怀疑边梅能拉到人。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到时候去找你,你可不能放我鸽子?!北呙酚中ψ诺?,“反正你尽管给我介绍,能不能谈成是我自己事,还照样你欠你人情。哦,对了,中午别走,咱们去喝一杯?!?br />
    李和摆摆手,“这次不行,下次吧,过几天我请你吃饭。我这会就是来买点东西,去看个人?!?br />
    边梅不再强求,笑着道,“你要什么,我让人给你送过来?!?br />
    李和站起身道,“有手有脚的,我自己去选,你忙你自己的吧?!?br />
    说完和李隆一起,直接去了商场买东西。

    他不管李隆买什么,他只管选了一些婴幼儿用品,从奶粉到衣服,他是见到了就往篮子里扔。不过奶粉他只认一种,就是辉山,在他的强烈要求下,老李家孩子包括李览从小到大的奶粉都是这家厂子的。

    李隆只买了一些麦片和营养品,对于哥哥装了几袋子的婴幼儿用品表示不解,因为他不止听他嫂子埋怨他哥,没给孩子买过一袋奶粉,甚至一块尿片都没,简直是三不管。

    怎么现在会这么热心的买这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