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及其刘老四在聊天。刘老四婆媳俩抱着孩子去帮着段梅烧饭,顺手还从笼子里抓了一只鸡。

    李和笑着道,“你这小日子不错啊?!?br />
    “没法跟你比?!辈还趵纤恼饣八低?,又觉得不对,立马改口道,“是不配跟你比,要是没你帮衬,我算个棒槌哦!”

    想想自己,再想想李和在深圳的排场,他根本就没得比。偶尔,他不经意间听李同和别人说话,张口几千万,闭口几个亿,他要是不了解李和,还以为是做秀呢,但是,他是了解李和的,招人喜欢的原因就是因为踏实。

    他还是个破落户兼职光棍的时候,人家李和也没在他面前骚包过,何况是现在呢?

    唯一的可能就是李和真有钱,谈论几个亿,几千万的架势,和谈论几块钱、几毛钱没多大区别。

    他是从来没见过李和有一点的骄傲。

    这也是他不得不佩服的地方,他现在有个几百万的身家,和李隆两个人在县里都是鼻孔朝天。

    他们俩都决计做不到李和这么淡定的。

    他和李隆哥俩恨不得横着走路,大概是以往压抑的很,一朝得志,总要显摆显摆,让那些以往瞧不起他们的那些人,去后悔死去吧。

    他,刘老四,每次路过那些拒绝和他开亲的姑娘的家门口,总要不自觉得的把车子开慢,喇叭按到最响,让他们后悔去吧!

    他享受完那些人羡慕的目光之后,才得意的把油门轰起来,绝尘而去。

    要知道,有一辆摩托车或者拖拉机就可以引得许多人的惊叹了!

    何况他的还是四个轮子的汽车,别拿面包车不当汽车!

    虽然他有时认为自己的想法很丢人,可是他毕竟受了好多年的委屈,人家大姑娘就曾差点指着他的鼻子骂他,癞蛤蟆想吃天鹅!

    甚至更有难听的,让他自己撒泡尿照照!

    可是如今风水轮流转,他总要显摆一下,让大家瞧瞧,是不是那些姑娘都瞎了眼?

    “别说这些没劲的?!崩詈湍睦锬芟氲搅趵纤男睦锏南敕?。

    刘老四讪讪笑道,“还有个事能跟你商量一下?”

    李和浑然不在意的点着一根烟,笑着道,“什么事,还需要跟我商量?”

    “招娣的事呗?!?br />
    “招娣?”李和心里一凉,稳住性子问,“她怎么了?”

    刘老四好奇的道,“你不知道?”

    “我一直在外面,我知道什么?”李和见刘老四这样吞吐吐,恨不得上前打他一拳。

    刘老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可能没人跟你说吧?!?br />
    李和勉强撑起笑脸道,“那你说吧?!?br />
    刘老四道,“招娣生了?!?br />
    “什么时候的事?”李和确实是不知道。

    “月初的事,离这时间也不算短了呢?!绷趵纤募绦?,“还真让希捷给说对了,是个男孩?!?br />
    “哦?!崩詈头⒘撕贸な奔涞你?,才问,“就这事?这跟我商量什么?”

    刘老四道,“这要是满月了,你说咱们是去还是不去?按说这生孩子是喜事,咱们跟招娣处的都挺好,她是个敞亮人,咱们应该去的??伤馇榭?,咱们去合适吗?”

    “何老西的意思呢?”李和明白了刘老四等人顾忌着什么,生孩子是喜事,正常都要去??墒钦庹墟废衷诿幻环?,孩子也是没名没份,他们这些人哪怕是抱着诚心的贺喜的态度去的,可是也总会让招娣和何家更加的难堪,总有上门打脸的意思。

    “何老西能怎么办,那是她闺女,他说不管,可怎么能不管?从住院到出院都一直忙前忙后,不过现在已经回乡里去了,只有来弟在那给她伺候月子呢?!绷趵纤耐蝗挥直癖褡斓?,“要说赵春芳那娘们真叫狠,从头至尾就没露过一个面?!?br />
    “看来对闺女气急了?!崩詈偷男睦锸撬挡怀龅淖涛?。

    刘老四道,“哼,那赵春芳就那熊样,从来就没拿闺女当过一回事?!?br />
    李和想了想道,“知道住哪里吧,明天去看看?!?br />
    他是必须去看看,不管是为了招娣,还是为了那个新鲜出炉让他措不及防的儿子,他都得过去。

    “为了领弟和念弟念书方便,她在师专旁边买的房子?!?br />
    “师专?”李和这才想起来这么个地方,想当年阜南师专是多少学生梦寐以求的地方,出来以后意味着铁饭碗的教师岗位。

    能抱住铁饭碗,那是多么了不起的能耐!

    他曾经就很没出息的想进考进去。

    只是这么一个学生向往的“圣地”,在九十年代末期改成了本地的实验中学。

    只能说教育发展的太快了!

    “他买房子跟我就是前后脚的事情,这房子还是我带她去看的呢?!绷趵纤暮么踉谙爻歉惴掀范嗄?,对县城自然熟悉的不得了。

    李和很肯定的道,“那明天一起过去吧?!?br />
    “那成?!绷趵纤耐蝗挥钟械阌杂种?,“有件事不知道当说不当说?!?br />
    李和心情烦躁的又点起来一根烟,吐了个大大的烟圈,才道,“说吧?!?br />
    刘老四犹豫了一下,才道,“不过你不能跟李隆说,不让他以为我这是做小人呢?!?br />
    李和道,“他能有什么事情?你跟我说,我不说是你说的?!?br />
    刘老四道,“具体什么事,我不好说,你明天自己去废品站,往他右边的场堆去看,雨布蒙着呢,掀开了瞧得一清二楚?!?br />
    “那我明天自己去看?!崩詈筒晃蚜趵纤?。

    刘老四却又忍不住道,“二和,你知道我没兄弟,我就拿隆子当亲兄弟,可有些事我说了他也不听,还得你自己去说。我都是为了他好,咱这做废品看着简单,可里面的道道复杂着呢。要是有心人给他下绊子,他想跑都跑不了?!?br />
    李和突然笑了,道,“是不是收了什么贼赃?”

    他光看刘老四的表情也猜到了,废品站最容易出事情和受牵连的就是贼赃。

    “嘿嘿...”刘老四无奈的摇摇头,“我可没说啊,我还是想他好。不能为了一点钱,把自己搭进去,不划算。再说,咱们现在也不差那点钱?!?br />
    “主要收了什么东西?”

    刘老四朝门口张望了一下,低声道,“主要是备用铁轨还有一些线缆,线缆人家前脚埋上,后脚就有人偷挖,要是量少,我倒是不会跟你说,主要是量太大了,好几万斤呢。而且许多外地的知道他这边的口子了,还不停地往这送呢?!?br />
    “谢谢了?;赝肺医萄邓??!崩詈偷故遣簧盥∽稣庵质?,只是生气李隆有点膨胀,涨着县里和市里有点关系,就开始肆无忌惮。

    ps:前后文错别字已经在第一时间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