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瞬间有点懵,搞不明白状况,媳妇怎么有这么大的火气?

    他刚站起身又被何芳一把推出门外。

    然后嘭嗵一声,房间门被关的严丝合缝。

    李和使劲推也没推开,着急的喊,“你这娘们作死了??!快点开门!”

    他浑身上下就只穿了一条裤衩子,想乱跑也没机会,只能指望着何芳开门。

    “你有本事在外面呆着吧?!焙畏嫉奶群芮坑?,坚决不开门。

    李和把门敲得梆梆响。

    “你再不开门,我跟你说!你这娘们!”

    李和扯着嗓子威胁。

    瞧他这暴脾气,左右喊了十几分钟,屋里没动静,门还是关着的,他这才气消了大半,因为门怎么喊都没开,这样就不必继续浪费力气,省多少时间和口舌呢。

    “风儿风儿你吹个不停

    吹得我眼泪结成了冰

    身上穿的是单薄的衣裳

    怎能防寒挡冷风....”

    李和坐在地上,靠着门,扯着嗓子不知道是唱还是喊,《姑娘抛弃我》从他嘴里出来总之有点凄惨的样子。

    当那首《流浪歌》出来,悲凉的意味就更足了。

    “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

    没有一个家

    冬天的风啊夹着雪花

    把我的泪吹下...”

    万良友悄悄的打开门缝,偷偷朝着李和瞄了一眼,大概明白了什么事情。这一层楼只住了他和李和一家子。

    他决定坚决的不参合,刚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把门从新掩上,却被李和看见。

    李和赶忙喊道,“别关门啊?!?br />
    万良友讪笑道,“你们小两口子的事情,好商量?!?br />
    不等李和反应,迅速扔出一条大裤衩子,也是嘭嗵一声,门关了!

    “哎,我说!老万!你想不想混了??!”

    李和朝着万良友的房间吼,无奈万良友还是不鸟他。

    他只能捡起大裤衩子穿在身上,继续回到自己的房间门边靠着,等着媳妇给他开门。

    而何芳也没有上床,一直紧贴着房门听着外面的动静。

    李和唱歌让她又好气又好笑。

    甚至还偷偷溜开门缝,看李和与王良友说话,直到看到万良友要关门,才趁着对方那边门的响声,悄然关上了自己的门。

    只是好一会儿,她都没听见外面的动静。

    她不放心,急忙拉开门,结果一个人仰躺进来,整个王八四脚朝天,脸皱成了一团。

    她呆了一下,下一秒笑了出来,但是又很快抑制了自己的笑声,手握成拳放在嘴边轻轻咳了一声掩饰自己的笑意,意味深长的拉长语调,“这个姿势不错,要不要继续练练?”

    李和站起身,赌气似得没搭理,直接上床侧身睡了。

    何芳把李览小套房的门关好以后,也上床了,平躺着身子,问,“真生气?”

    “哼?!崩詈突故敲豢?。

    “给你点颜色就开染坊是吧?”何芳强行把他身子掰到自己跟前,搂在怀中,脸对着脸。

    “你道歉?!崩詈捅徽庋砗醯穆ё?,立马态度就下去了,但是嘴上还是不肯服。

    “行,我道歉?!焙畏蓟故呛艹枘缢?,“对不起,行不行?”

    “这还差不多?!崩詈捅涣玫幕肷硌餮?,升起的一股邪气,可是想到她还是在怀孕呢,只得偃旗息鼓。

    何芳说,“你是做爸爸的,能不能有点爸爸的样子,你成天跟他计较个什么劲?”

    “谁跟他较劲了,男孩子不能惯着。从小就得让他明白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崩詈妥匀挥幸环约旱牡览?,不管是李隆,还是李沛和杨淮,他都没怎么顺着他们。要说娇宠一点的,也就老四、老五和李柯,除了老五以外,都没给过脸色。

    何芳没好气的说,“他还那么小,能懂什么?你说你三岁的时候在做什么?别给那么多要求?!?br />
    李和纠正道,“马上四岁了,不小了,我四岁就知道往家里拾柴禾、捡麦穗了!”

    何芳笑着道,“行,就是四岁,你四岁的时候还在干么事?穿开裆裤吧?咱儿子已经知道羞,不穿开裆裤了?!?br />
    李和叹口气道,“那会穷,你知道的,都是捡人家的衣服穿,有的挑吗?”

    “你也知道那会那会的,现在跟那会能一样吗?咱孩子已经算听话了,你看他平常淘气不?都很听话的,现在都会写字了,写的很好看?!焙畏几爬詈偷墓馔?,喃喃道,“当我求你了,对孩子不要那么凶。行不?”

    “知道了?!崩詈筒喙?,自己睡去。

    他自己的儿子,他怎么可能不爱呢?

    何芳突然道,“你以前说过的话还算话吗?”

    “什么话?”李和不解。

    “说养我啊?!?br />
    李和不在意的道,“那当然?!?br />
    他好歹是全球第一大土豪,别说养一个,要是有胆量,想千个万个都没问题。

    何芳叹口气道,“李二和,我离职了?!?br />
    “什么?”李和一下子惊得做起来,“怎么这样?”

    何芳不在意的抚摸着肚子,“我不能装作看不见,总有人议论的,我还是离职的好。反正你说过养我的?!?br />
    她紧紧的搂着李和的腰。

    “必须的?!崩詈透障氲阊?,又丧气的放下。

    这个有着强烈事业企图心的女人,居然为了他放弃了工作。

    李和勉强笑着道,“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br />
    他还想继续说什么,何芳已经趴在他的腿上睡着了。

    他怕惊醒她,靠坐在床杆上,一动不敢动,静静地看着她依然精致端庄的脸庞。

    一直到那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进屋子。

    潇洒的阳光,也透彻的照耀着整个国度。

    1992年,对中国和中国人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非常伟大的一个转折点。

    中国与中亚五国及其独联体国家建交;

    小平同志南巡;

    **十四大提出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并且确立了第三代领导集体;

    这一年,美国人有喜有忧,喜的是他们是前苏联地区最大的赢家。

    忧的是洛杉矶大暴动,不堪遭受长期失业、贫穷折磨的黑叔叔们,集体造反了!

    5天时间内,2000多人受伤,超过60人在此暴动中丧生,其中10人被执法机关枪杀,还有44人死于与暴动有关的谋杀或意外。

    近6000人因涉嫌抢劫和纵火遭到警方逮捕,包括洛杉矶市警局、国民警卫队、海军陆战队在内的1万多名执法人员被部署镇压这场暴动。

    李和也有喜也有忧。

    喜其实不算喜,因为他对钱已经麻木了。

    卢布疯狂贬值,他的布局有效,至于赚了多少,他懒得理会。

    在英镑上面,索罗斯跌下神坛,丢盔弃甲,损失55亿美金。

    他的狙击成功,他大赚特赚!

    当郭冬云说出251亿美金的时候,他已经没有感觉了。

    这一年他真正的做到富可敌国,至此,他的个人财富仅次于以1080亿美金国民生产总值居全球GDP排名第三十一位的芬兰,位列香港之前。

    这还不包括托管在全球各大投行的债券和股票。

    钱再多,他也没地方花。

    忧的是他不敢跟何芳说他想回老家,也许只是想去看看而已,或者说想散散心??墒悄?,何芳的肚子,也是他的牵挂。

    赵青要走,虽然已经接近春节,可是她必须在春节前到京城报到,得益于蒋爱国的协调,她顺利的进入北工执教。

    赵青走后,李和就把何芳娘俩送进香港。

    老俩口对于李览的到来,高兴的坏了,都是围着他转。当然,王玉兰对于何芳肚子里的更在意,对大媳妇的关照更是无微不至。

    李兆坤高兴归高兴,可是他还是要忙于他的发家大业。

    他不需要经过儿子的同意,和张老头一起,把家里的两艘游艇租给游客使用,每天都是千把块的港币进账,自然是喜笑开颜。

    短短的几个月,存款蹭蹭的上涨。

    李和见他没有出大乱子,也就由着他折腾了。

    李沛三个孩子放假以后,每天都嚷着回家。

    李和为难,王玉兰也为难,何芳要接近生产,哪里能随意走开人。

    “要回你们回?!崩钫桌な蔷黾撇豢匣厝サ?,接近春节,正是生意火爆的时候,游艇一刻都不会空闲的。

    何芳善解人意的对李和道,“你送三个孩子回去吧,这都来这么长时间了,怎么可能不想家,大姐和段梅不知道着急成什么样呢?!?br />
    “那我送回去尽快回来?!崩詈托ψ琶挥芯芫?。

    回去的这一天,老五凑热闹,也要跟着回去,李和不同意。万良友要跟着他一同回皖北,他都没同意。只有他一个人,带着三个孩子先去广洲,然后坐上了回省城的飞机。

    ps:。求票。。求正版订阅...有些读者说老帽散漫之类,但是大家看见的。。。真的是工作太忙,不得已最近都是凌晨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