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用脚丈量的土地,当视角冲上云霄,一切都变了一副模样。

    从7000多米的高空俯瞰祖国大地,尽显的是960万平方公里的辽阔,心中就会涌起一股自豪感和责任感。

    山的风骨、水的柔美,绝美的风景尽收眼底。

    那养活众多人口的一片片田地,像是一张张棋盘,那些城市和村庄像是棋盘上的棋子,每个城市都有成群的楼房在崛起,许多地方都有成片的工厂在兴建,棋子越来越多。

    “伯,你看,外面有雪?!崩羁乱宦范疾豢纤?,指着炫窗外面惊喜连连。

    飞机一过长江,一片大地逐渐被“银装”所包裹,景色颇为壮观。

    因为下雪天气的原因,飞机还是不可避免的晚点,原本应该下午一点到达省城的,却整整晚点一个小时,二点多钟才到。

    一下飞机,李和就扯着三个孩子,每人都给包裹成一个大粽子,不给他们一点反抗的机会。

    来接机的还是刘老四,他冷的不停的搓着手道,“赶紧上车,外面太冷?!?br />
    雪还在下,风无所顾忌地乱吹,使寒冷变得愈加凛冽,像冰冷的利刃切割着人的肢体。

    李和笑着道,“路上好走吗?”

    刘老四道,“庄里是进不去,全是烂泥窝子,不过你弟他们说今年在县城过年,直接去县里就行?!?br />
    李和一指杨淮,“他还得送回去呢?!?br />
    刘老四笑着道,“糊涂了吧,你大姐早上在县城卖完鱼,连家都没回,一直都在李隆家等着呢,儿子回来,她怎么可能不来接?!?br />
    “我来开车,你在后面给我盯着这三个孩子?!崩詈湍昧肆趵纤牡某翟砍?,径直启动了车子。

    刘老四笑着道,“咱们进荷兰走312国道,再转105从淮滨回去,那边没下雪,路好一点,你路不熟,要不我来不开吧?”

    “你指路就行?!崩詈驮趺纯赡懿皇煜つ?,特别是往新乡去的107省道,简直是闭着眼睛都能走。

    由于路面积雪多,车子只能顺着前车碾出来的两条车道走,走得缓慢。

    车子离省城越来越远,置身于广袤的平原上。

    一路上,令李和不高兴的是,三番五次的公路稽查,令他烦恼不已。

    从省城进入荷兰的这一路上,公安局,主管局,运输管理部门,公路管理部门这几家是轮流来查,他亲眼见着刘老四掏出五六个证件,养路费、运管费是一样没少交。

    “咱们老家现在也这样?”这一路的路卡,李和是见怪不怪,从前几年开始,由于道路管理部门法规不健全,不协调,不统一,并且缺乏权威性,中央干脆把全国道路安全监管工作交给了公安部门。

    道路管理部门这样直接形同虚设,肯定不甘心,总归要插一手,以此交通部门和公安部门并行运行。

    而且路管部门又不是统一的,基本是各自为政,互不往来,养路费、运管费、车辆购置附加费、客票附加费都是不同的部门在收取。

    这还不算什么,勤劳朴实的劳动人民,为了搞创收,大喊一声‘自力更生,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此路过,留下买路财’,通常也把拦路作为改善生活的渠道。

    李和只是心想何军在市里,总归应该有点新气象,虽然只是个副市长。

    刘老四嘿嘿笑道,“李辉前阶段跑川渝的运输,你猜猜要多少证件?十五个!营运车辆的证件,少一本都不行!咱家这次彻底出名了,市委领导以撤减路卡为由,几乎剥了路管规费稽查的权,这事我听说闹的很大,据说咱们是全国第一个这么干的?!?br />
    “哈哈,有出息?!崩詈拖胂胝馐赂尉隙还叵?,因为上辈子市里就是这么干的,直接和交通部门对着干了。全国各地,有样学样的,也不在少数。

    说白了,公路是归地方管理,还是归部门管理,是统一管理还是分散管理,一直没有定论,这也导致公路体制总是多变。

    进入九十年代,虽然后来中央先后取消了十二个跟公路相关的部门,但是乱象依然不少。

    车子进入县里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

    天气又冷又干燥,李和的手插在口袋里,一直懒得出来。

    李梅见着儿子,又搂又亲。

    李和笑着道,“别亲了,口水都快在杨淮脸上结冰了?!?br />
    李梅道,“要不晚上去俺们那吧,回来多过几天?!?br />
    李隆在一旁道,“你晚上也在这吃饭,明早在回去?!?br />
    李梅笑着道,“他老太都不知道急成啥了,还是先回去?!?br />
    李和道,“那你们先回吧,我过几天有时间过去。你们路上开拖拉机也注意着点?!?br />
    李和折腾了一路,现在着实没力气往乡下跑了。

    “那我们先走了?!崩蠲酚梦Ы碛指罨次Я艘徊?。

    杨学文一把把李览抱起,吭哧吭哧道,“乖乖,这么重?!?br />
    两口子有说有笑的走了。

    李隆买的房子是以前机关单位员工的家属院,虽然样式有点陈旧,可是胜在开阔,前后八间屋子,中间圈着一个大院子,石榴树都有些年头了。

    门口是一条曲曲折折的小巷子,李和在门口和刘老四一起抽烟。

    一个女人牵着孩子从隔壁的一道门出来向李和招呼道,“他兄弟,回来了啊?!?br />
    “哟,你家孩子都能跑了,真快?!绷趵纤牡南备?,李和差点没敢认,“你们也在这买的房子?”

    “他跟隆子哥俩处的好,就凑近一起买的?!绷趵纤睦夏锍隼唇恿嘶?,她手里端着一个簸箕,笑着道,“二和,进来坐,喝点水?!?br />
    李和没客气,抬脚就进去了,只是道,“茶千万别倒,你问老四,刚刚才在那边松下?!?br />
    刘老四也埋怨道,“二和不是外人,你们添什么乱呢?!?br />
    他老娘训斥儿子道,“那二和,当然不是外人,可总是客吧,就你整天到晚的心大?!?br />
    李和也在刘老四家转了一圈,笑着道,“你这条件不错?!?br />
    仔细数一下,也有八间屋子,院子比李隆的还宽敞,墙边还围了一圈的牲口笼子,鸡笼里面的鸡个个缩着脖子,没精打采,不光人怕冷。